購買比例不足的會顯示該防盜章哦

    周思楊笑笑,“這大閘蟹不是青陽的特色嗎?過來嘗嘗。”

    孟然輕點了下頭, 很自然地笑了笑, 回周思楊:“確實, 還蠻好吃的。”

    時音的嘴巴咀嚼著, 不緊不慢地抬起頭來,她把東西咽下去,這才開口說話,只不過對象不是周思楊。

    時音擦了下嘴巴, 歪頭沖夏凌霜淺笑,嗓音軟軟甜甜的,聽起來格外乖巧:“凌霜姐, 好久不見啦!”

    一直瞅著時音的夏凌霜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來, 她的臉上帶著驚喜的神色:“音音?”

    時音輕點頭,“凌霜姐居然還記得我, 我好開心。”

    夏凌霜笑著說:“我當然記得你啦!一直跟在思楊身后跑的小妹妹嘛!”

    時音不明情緒地輕笑,故意模棱兩可地說:“現在, 不是他的小妹妹了呢。”

    夏凌霜的心里一咯噔, 結果下一秒, 周思楊過激的反應, 更讓她心沉。

    只見周思楊神色有些慌亂地低聲喊了時音一下,“音音!”

    時音無趣地聳了聳肩,很是委屈,“怎么了嘛?我說什么都沒說啊!”

    夏凌霜沉吟了下,忽而問時音:“音音介意我們一起坐下來吃嗎?”

    時音的眼睛骨碌碌地轉, 看了看她,又瞧了瞧周思楊然后笑瞇瞇道:“我怕我們三個電燈泡會打擾你們敘舊。”

    周思楊聽到時音這樣說,眉心擰起來,明顯的是不高興了。

    夏凌霜卻笑呵呵的,“怎么會,敘舊什么時候不能敘,但和音音一起吃飯卻不是說能約上就能約上的。”

    “音音現在也是個明星了,以后想約你一起吃飯肯定更難,所以我得好好地把握住機會。”夏凌霜笑的無害,話說的明揚暗諷。

    嘖。

    時音在心里已經翻了無數個白眼。

    別以為她猜不出來夏凌霜心里想的什么。

    不就是覺得從周思楊那里不好下手,想從時音這邊套話嘛!

    時音眉眼彎彎的,十分大度道:“既然凌霜姐都這樣說了,那就坐下來一起吃吧。”

    她說著,還故意看了眼周思楊。

    嘁!這男人,還在糾結。

    看來是又想坐下來一起吃,又怕時音會說些什么到時候不給他面子讓他難堪。

    不過,到最后周思楊還是坐了下來。

    因為他心里本來就是想過來找時音一起吃的,不然也不會忽然要吃什么大閘蟹。

    他平常又不是吃不到。

    本來周思楊是離時音更近一些的,可就在要落座的時候,夏凌霜拉扯了他一下,她態度得體,嘴角掛著一抹笑,對周思楊說:“思楊,你坐那邊吧,我想挨著音音坐,好久都沒和她說話了,一會兒我還要和音音合照,你別忘了給我們拍。”

    時音瞇了瞇眼,心機哦。

    怕不是把他們都當成了傻子,誰看不出來她的意圖啊!

    于是,夏凌霜就坐在了中間,把時音和周思楊給隔開了。

    這種情況,孟然和曉夢是不可能多說話的,周思楊仿佛有心事,也沒怎么說話,大多數還是夏凌霜和時音在說。

    兩個人表面上看起來像是一對好久未見甚是想念的姐妹花兒,其實心里還不知道把對方臭罵了多少遍。

    夏凌霜旁敲側擊地問時音有沒有交男朋友,時音回的十分坦然,她搖搖頭,一本正經地對夏凌霜說:“沒有呢。”

    我省略了交男朋友那一步,直接領了個老公呢。

    時音說完就假裝關心夏凌霜,問她:“凌霜姐呢?這幾年的婚姻生活一定過的很幸福吧?”

    夏凌霜面色一僵,臉色有那么一瞬間變得很難看。

    周思楊把處理好的螃蟹放到時音面前,冷著臉沒好氣地說:“吃飯堵不住你的嘴?”

    時音瞪著眼睛,十分委屈地看著他,格外無辜地說:“我關心凌霜姐呢!又沒和你說話!你發什么脾氣,有病!你說的這句話你是不是該送給你自己啊!”

    周思楊抿起唇,沉默不語,神情有一瞬的后悔。

    剛才他只是下意識地覺得時音這話問的不是時候,卻忘記了只有他知道夏凌霜離婚了,時音并不知情。

    話說出口后他才自知對時音來說很過分。

    在她看來,他這明顯的就是在偏袒夏凌霜,但他的本意并不是這樣。

    夏凌霜很快就恢復了笑臉,她若無其事地打圓場,嗔怪周思楊:“好了,思楊,你干嘛說音音,音音是關心我才問的。”

    “我不太會弄這個,思楊能不能幫我也處理一下螃蟹,我想嘗嘗正宗青陽大閘蟹的味道。”她溫婉地笑著說。

    時音低下頭,暗自挑了挑眉,無聲冷笑了下,只一瞬間,又恢復成了傻白甜模樣。

    她把周思楊放在她面前的螃蟹推給夏凌霜,“凌霜姐你吃吧,我剛才吃了不少了,現在只想吃點菜。”

    周思楊看了時音一眼,臉色更加冷沉,他沒說話,只是端過旁邊的小酒盅來,一口悶了里面的白酒。

    時音吃了飯后就回到了節目組的錄制現場,第一期錄制在今晚就要開始了,來參加這次比賽的一共有88位學員,最后會選前八名來成團。

    第一期主要是拍攝學員們進入《明日之星》,讓觀眾大體的認識一下這些女孩子。

    這一期節目組會給她們發制服,讓她們整理自己的行李,然后去自己相應的宿舍里找自己的床鋪。

    時音拎著行李很順利地找到了自己的宿舍,很快和她在同一個宿舍的單清、聶雙雙以及其他五個舍友就都陸陸續續走了進來。

    節目組這次安排八個人一個宿舍,一共有十一個宿舍,相比于去年的第一季《明日之星》來說,已經很好了。

    第一季的《明日之星》學員全都是男孩子,節目組十分的慘無人道,120名學員,只安排了兩個大宿舍,60個人住在同一個宿舍里。

    而且宿舍的床鋪是最簡單的那種用鐵棍搭建焊接成的上下鋪。

    每個人的鋪上只有一塊木板,上鋪高個子的男生根本不可能站起來,因為會跟下鋪一樣磕到腦袋。

    而這次女生版的《明日之星》,雖然是八個人一個宿舍,但宿舍的空間很大,每個人獨占一個木制的床,上面睡覺,下面是書桌,用來放個人的物品。

    不僅這樣,每個宿舍還自帶獨立的衛生間。

    比起去年男生要跑出宿舍去公用水房和廁所來說,今年的節目組可以說是非常的有人性了。

    時音的床鋪是最靠近門的一個,她把自己的東西放到床上,就進了衛生間換衣服。

    等她從衛生間出來時,正好看到聶雙雙把衣服脫下來。

    時音盯著她那波濤洶涌的部位瞅了一秒,不得不自愧不如。

    之前只是在書上看到作者描寫這位姐的胸大,并沒親眼看到,現在看到了,終于體會到了什么叫波霸。

    就是用這樣的胸去誘惑周思楊去了?

    時音可是記得原書描述的那場景可是……很香艷。

    只不過作者讓男主忍住了。

    時音等單清換好衣服就拉著單清離開了宿舍,兩個人一起去了舞臺兩側的座位區,這次不是隨便坐了,每個座位上貼了她們的名字,時音和單清各自找到自己的位置后就坐了下來。

    沒多久,大家都按名字對號入座,然后主持人登場。

    這位男主持人是節目組請來的當下最火的流量小生,叫封信,長得很帥也很有梗,所以很受大眾喜歡。

    封信先是說了幾句開場白,然后就自然地過渡了下,請出了這次比賽的三位評委。

    這三位評委一位是國民男神顧亦州,不僅是影帝,還是樂壇的大咖,在娛樂圈的地位是頂級的高。

    第二位是十多年前以歌手出道的音樂人葉倫,這些年來一直在專心做音樂,是大家公認的最優秀的華語樂壇歌手。

    最后一位是近幾年才出道的鬼才歌手吳嘉凱,最擅長自己作詞作曲,然后由自己演繹,一出道就受無數人追捧,現在大街小巷播放的幾乎都是他的歌。

    既然能當評委,那肯定是有這個能力。

    在三位評委各自展示了自己的才藝后,在座的八十幾個女生都要花癡的從座位上跳起來了。

    當然也包括時音。

    誰會跟帥哥過不去啊,雖然不屬于自己,但花癡一下也沒什么,畢竟在舞臺上唱跳的男人真的太帥太耀眼了!

    時音并不知道,鏡頭并沒有一直切在評委身上,還穿插著拍到了她們這些成員的表情和反應。

    時音更不會知道,一周之后,她家的醋缸翻了個徹徹底底……

    這晚時音錄制完第一期后已經是晚上十點多,她出來后就上了自己的房車回酒店。

    雖然節目組給她們準備了宿舍,但只有在錄制的時候他們才會在那里面活動,其他時候都是各自回酒店的。

    明天的拍攝在下午,所以時音沒必要在節目組睡。

    回到酒店的房間后時音就癱在了床上,過了會兒,她想拿手機玩會兒,這才想起來剛才在回來的路上她累的閉著眼睛假寐,忘記給孟然要手機了。

    時音從床上爬起來,打開門打算去對門找孟然拿手機,結果一開門就用眼角的余光瞥到了旁邊門口有一對男女在拉拉扯扯。

    時音扭頭,發現……是周思楊和夏凌霜。

    她挑了挑眉,恰好對上周思楊的視線。

    本來想推開夏凌霜的周思楊在看到時音后卻抬起了手來,回抱住了夏凌霜。

    哦喲喲,不得了。

    她還是非禮勿視吧。

    時音眨巴眨巴眼,淡然地收回視線,敲響了孟然的門,在孟然打開門后,時音就走了進去,把門關好。

    時音在孟然的屋里坐了好一會兒,孟然說起今晚飯桌上的事情來,拍著時音的肩膀夸贊她最近這小嘴很厲害,甚至調侃時音說:“音音,你這是結了婚人都變剛了嗎?”

    “是不是因為有周承淵給你撐腰,所以你才敢對周思楊這么放肆啊?”孟然摸了摸下巴,“我記得你之前可是從來不敢和他嗆嘴,對他唯命是從的。”

    時音摁著手機,抬眼看向孟然,說:“那能一樣嗎?之前頂多也就是他的青梅妹妹,現在我是她小嬸嬸,我怕他干嘛。”

    孟然搖搖頭,“嘖嘖嘖,音音你飄了。”

    “既然說起來了,我很好奇,”孟然不解地問時音:“你之前不是一直追著周思楊跑的嗎?怎么一扭臉就嫁給他叔叔了?”

    “我說是喜歡你信嗎?”時音眨巴著眼問。

    “喜歡?”孟然像是聽到了莫大的玩笑,“你喜歡的不是周思楊嗎?”

    時音勾起嘴角來,堅定地否認:“不是,我不喜歡周思楊。”

    “我這些年來接近他只是想借助他離小叔叔近一點。”

    “然哥,”時音一本正經地胡說八道:“你難道不懂,真的暗戀喜歡一個人是會畏縮害怕的嗎?因為怕他不喜歡我,所以我才一直假裝喜歡周思楊,用這種方式來偷偷地喜歡他,哪怕能離他近一點,被他多看一眼,我都覺得生活充滿了陽光。”

    孟然聽的目瞪口呆。

    “那后來呢?怎么就突然結婚了?”孟然問。

    時音聳了聳肩,笑道:“被他發現了呀,結果他告訴我,他也喜歡我。”

    “我等不及,就直接和他偷偷扯證了。”

    孟然:“……”

    太瘋狂了。

    你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小丫頭有什么等不及的?

    時音和孟然胡扯了會兒,估量著那倆人應該進房間恩愛去了,這才拿著手機起身,和孟然說了個晚安就開門走出去了。

    然而,時音在自己的房間門口看到了周思楊。

    嘖。

    時音在心里輕嘖了下,面無表情地問他:“大侄子有事?”

    周思楊本來還算和緩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起來,有種受了別人惹了他可他卻完全沒有辦法還擊的憋屈感涌上頭來。

    他沉著嗓音問:“你非要這樣叫我才開心?”

    時音見把他惹怒了,開始笑嘻嘻,點頭說:“對啊!”

    “怎么?跟你的老情人敘完舊了?”時音諷刺著就面露不解,“那也沒理由大晚上過來找你小嬸嬸聊天啊。”

    周思楊:“……”

    他本來是想過來和她道個歉,因為今晚在飯桌上對她說話的語氣不太好,他心里一直過意不去。

    還生怕她介意,覺得他在護著夏凌霜,會覺得委屈。

    呵,現在看來,是他多此一舉。

    這臭丫頭不知道怎么的,變成了現在這副樣子,只要一和她對上,他就恨的牙癢癢。

    就在這時,時音捏在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她看了眼,是周承淵發過來的視頻請求。

    時音的嘴角翹起來,她笑的格外開心地沖他晃著手機,“小叔叔要給我開視頻啦,我要回房間和小叔叔聊天去了,你沒事就趕緊回去吧,別杵在我房間門口,讓人誤會了多不好。”

    時音說著就飛快地打開房間的門,又干脆利索的“咣嘰”一下,關上。

    還站在她房間門口的周思楊,氣的直磨后槽牙。

    為什么會想過來給她道歉!周思楊你他媽的腦袋被驢踢了嗎?

    被這個臭丫頭片子甩了還不行,你還跟著她跑?

    周思楊煩躁地扯了下領帶,冷著臉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時音,老子再他媽的關注你,老子直播吃屎!

    2.

    時音想都沒想,脫口而出:“我不后悔,非你不嫁!”

    那語氣,那神情,把她這個傻白甜人設給發揮的淋漓盡致。

    周承淵靜靜地看了她片刻,蒼白的臉上忽而露出一抹淺淡的笑意。

    還別說,這樣總是板著臉的英俊男人,笑起來時才是最能殺死人的。

    因為太他媽的好看了!

    時音不禁對著他的笑顏花癡了一番。

    就這個神仙般的顏值和高大上的身份地位,完全可以當一部霸總里的高富帥男主了啊!

    哦,她忘了他活不長。

    唉,如果他不是短命鬼的話,或許真的可以。

    周承淵往后一靠,姿態有些隨性,他側了點頭對周錦峰說:“我沒意見。”

    盡管他現在不知道她抱有什么目的,但既然主動送上來了,他哪有拒絕的道理。

    周錦峰略微驚訝。

    幾年前他就和小兒子談過成家的事情,可他的態度很堅定,就是不想考慮這些事。

    現在這是……

    不管是因為什么,如果真的能給周承淵娶上媳婦兒,周錦峰心里是非常開心的,況且還是知根知底的時家。

    但時家就不一樣了。

    周錦峰樂呵呵地扭頭看向時明遠,問道:“明遠,你和語琳的意思呢?”

    時明遠雖然心有不甘,卻也無可奈何。

    因為現在時音嫁入周家,是對他唯一有利的幫助。

    可是,要搭進去的,畢竟是自己女兒的終身大事,萬一幾個月后周承淵真的沒了,那他女兒豈不是要二十多歲就得守寡?這讓他在良心上怎么過得去!

    時明遠沉吟了會兒才謹慎地開口道:“周老爺子,雖說我們向來尊重音音自己的決定,但這件事畢竟有些事發突然,不如……我們商量商量,再做決定。”

    周錦峰自然懂時明遠的意思,他心里其實也有點疑慮,便很隨和道:“是該好好考慮。”

    作者有話要說:  音音:我和小蛋清是清白的!我心里眼里腦子里都只有小叔叔你一個人!

    小叔叔:我不能輕易相信你的話,我需要檢驗一下。

    音音:你想怎么檢驗?

    小叔叔:看你的身體是不是誠實。

    音音:……???

    小劇場里的音音依舊斗不過小叔叔也是很委屈了。

    二更get,大家看文愉快!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