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我欲斷天 > 第七十一章 店鋪

第七十一章 店鋪

    第七十一章

    店鋪

    二毛望著躺在門洞中睡覺的大風,滿臉都是羨慕之色,兩人都是乞兒,但大風比他大了六歲。

    如果不是大風,二毛在七年前已經死了,這七年,一直是大風照顧他。他所修練的靈術,都是大風花了大代價,替他找來的。

    七年前,一只幼狼就差點要了他的小命,現在,他能與野狼廝殺,并且要了一頭成年野狼的命。

    雖然,二毛還年幼,今年才十二歲,但修為已經達到了后天九層巔峰。

    大風曾贊他是修練天才,如果他出生在四大家族的話,此刻,他的修為至少達到先天練氣三層。

    時也!命也!都不能強求。

    就說前天,他央求大風,帶他去珠郎峰靈礦去殺妖獸,立馬就遭到大風的拒絕。

    “瞧你的胸脯,就幾根肋骨,塞妖獸的牙縫都塞不滿,還殺妖獸,看到哥這身體沒,那才叫玉樹臨風。”

    大風左手摸著二毛的胸口,搖晃著腦袋。

    “狗屁的玉樹臨風,樹干子而矣,僅比本大爺身高多二尺。”二毛反駁。

    “你去不了。”大風用堅定不移的口氣回答。

    “哥!”二毛強忍著流淚,喊了一聲。

    “叫親哥也不行,留在郡城,在青紅會里養好身子骨再說。”大風說得斬釘截鐵,但語氣有點緩和。

    “哥,你也留在郡城。”二毛央求道。

    “你沒發現,哥的修為有了變化。”大風小聲說道。

    “看到了,你的修為從后天九層巔峰,跌落到后天九層。”二毛說道,他不明白,大風去了青紅會祖師堂,二天后出來,修為不進反退,跌落到后天九層。

    大風四下張望,見周圍沒有人后,將嘴巴靠近二毛的耳邊,小聲說道:“哥給你說一件事,你不能告訴任何人。”

    二毛點點頭。

    “哥,已經突破到先天。”

    “不會吧!”二毛尖叫。

    “哥,不會騙你,在青紅會好好修練,哥在靈礦等你,殺妖獸,報血仇。”大風說道。

    “好,勤修練,殺妖獸,報血仇。”二毛左手指天發誓。

    大風用他的右手,拍了拍二毛的肩膀。

    “哥!你什么時候出發。”二毛問道。

    “一個月之內吧!會主讓我們先穩定修為,等勇士招齊了就出發。”大風說完,帶著二毛,又回到曾經生活的地方。

    三天來,二毛天天吃著肉食,**慢慢的在調整,不再是面黃肌瘦。

    當然,大風還是會帶著二毛去乞討,不過,方式就有了改變。

    過去,二毛的瘦胳膊,會死死地纏繞客人的大腿,不見銅子不撒手。

    現在,他席地而坐,拿著那個破飯碗,飯碗中放著幾枚銅板。

    見到客人也不吆喝,二毛雙手拿著飯碗搖晃幾下,銅板在碗中跳動,“叮叮當當”,發出一陣悅耳的響聲。

    大風卻是躲在大門洞中睡覺,沒有其他的乞兒來侵占地盤,過界乞討,他無須出手保護二毛,保衛自己的領地。

    忽然,二毛聽到大風停止了鼾聲,并且快速地從門洞中爬起來,此時,二毛才知道,大風一直在裝睡。

    遠處,有兩個人向這邊走來,其中一人穿著錦袍,卻用頭巾蒙面。另外一個是一個大漢,一雙眼睛,迸發著精明。

    大風來到二毛身邊坐好,雙眼緊盯著二毛碗中的銅幣。

    兩人來到二毛身邊,那精明漢子彎下腰,從身上摸出一枚銅板,放進二毛的破碗中,銅幣入碗,“叮叮當當”響了幾聲。

    二毛看到大風從身上掏出幾張普通的獸皮,快速遞給了精明漢子。

    精明漢子快速收藏好獸皮,然后在二毛肩膀上拍了拍,說道:“小兄弟,還不錯。”

    這時,蒙面人開口說話:“不錯,就留在身邊。”

    大風立馬跪倒在地,小聲說道:“謝謝少爺,謝謝少爺。”

    “兄弟情深,你的要求,本少爺答應了。”蒙面人掏出一個銅幣,扔進碗中,說道;“本少爺差一個跑腿的,怎么樣。”

    大風朝二毛說道:“還不謝謝少爺!”

    “謝謝少爺。”二毛不明所以,根本沒弄清楚狀況,他還是復述了大風的話。

    蒙面人說完,帶著精明漢子走進了店鋪,大風松了一口氣,又退回門洞中,酣然入睡,留下一臉懵逼的二毛,繼續盤坐在地上。

    二毛沒有向大風追問是什么情況,但他相信大風,大風決不會害他。

    蒙面人便是慕容林致的第四分身唋季祥,他回郡城,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二十天。

    慕容家族對他的監視,已經沒有過去勤密,他外出時,已沒有明顯的尾巴。

    唋季祥已經三次派人去靈礦,從本尊那兒帶來的血契,就高達一千份,可是,慕容家族各子弟手中的筑基丹,差不多被他換盡了。

    慕容家族的子弟,差不多都在修習無瑕劍術,大街上溜鳥溜狗的少爺,已經不見蹤影,有了無瑕劍術,三年后的獸潮中,又多了生存的機會。

    唋季祥便多出了許多時間,他的目光又盯上了自己的三家店鋪。

    可他對那三家店鋪一無所知,于是,他派大風和二毛,對三家店鋪調查一下情況,摸一摸底,做到心中有數。

    三家店鋪分布在三條街道上,最近的兩家店鋪,相距都有十里路程。

    三家店鋪都是雜貨鋪,丹藥,兵器,陣法藥草,野獸肉食,都是銷售后天修士修練資源。

    唋季祥和安大海一前一后,走進第一家店鋪,店中并沒有想象中的熱鬧,只能用四個字來形容:“門可羅雀。”

    店中沒有看到多少商品,幾個貨架橫七豎八,擺放在正中央,其中有兩個還斷胳膊少腿,歪歪斜斜地佇立,上面沒有貨物,只有灰塵。

    進門好一會兒,兩人既不見伙計,也沒有看到掌柜。

    唋季祥找來一張條凳,擦去上面的灰塵,坐了下來。

    安大海從身上拿出一張獸皮,認真閱讀了一遍,然后交給唋季祥。

    唋季祥將獸皮拿在手中,展開一看,上面寫得一清二楚:

    興盛貨棧,一年已無客人上門交易,三年中貨物交易一共兩筆。

    一筆為中年壯漢,用七只兔子,換了一枚療傷丹,一筆為一紅衣少女,用一頭犀牛獸角,換了一支發簪利器。

    三月前,最后一名伙計自動離職,唯剩一修為全無的掌柜,四十多歲,每日按時開關門。

    看到這里,唋季祥搖一搖頭,這個店鋪名存實亡,要不是這房子屬于慕容家族,只怕早已關門大吉,轉讓他人。

    唋季祥的目光又回到獸皮上,上面寫道:掌柜,慕容云逸,慕容家族某少爺的追隨者,少爺死于上次獸潮后,慕容云逸便失去所有修為,成為凡人,被家族委派,看護興盛貨棧。

    慕容云逸其妻,子均死于上次獸潮,現獨自一人,整日以酒澆愁。

    “原來如此。”唋季祥將獸皮卷好,收起來放入納物袋,隨后向安大海使了一個眼色。

    安大海會意,向店鋪后院喊道:“云逸掌柜,云逸掌柜。”

    安大海喊了數十聲,終于有人跌跌撞撞,出現在店鋪中。

    “什……什么……事!”人未至,一股酒氣彌漫在整個店鋪中。

    “你是云逸掌柜。”唋季祥問道。

    “你找老夫……什么事?”慕容云逸循聲,瞇著雙眼看向唋季祥,問道。

    唋季祥望著慕容云逸,四十來歲的樣子,發現他人未老,心已老。

    “這家店鋪已屬于本少爺了。”唋季祥說道。

    “你說什么?”

    “這家店鋪,已經是我們公子的。”安大海朝慕容云逸大聲喊道。

    “哦!”慕容云逸晃了晃頭,人好象清醒了不少,眼睛比先前睜開了許多。

    “東西呢。”慕容云逸問了一句。

    安大海從身上掏出三張地契,看到上面標有興盛貨棧字樣,便抽出來,遞給了慕容云逸。

    慕容云逸接過地契,睜大眼睛,仔細地看了一遍,汗,不由自主地從臉上流下來,拿著地契的手開始抖動。

    好一會兒,慕容云逸將地契還給了安大海,唋季祥發現,慕容云逸的臉已經蒼白,而兩只眼睛已經變成死灰色,空洞且無精打采。

    “來了就好,我也可以退休了。”慕容云逸說道。

    酒氣忽然消失,人變得清醒,只是心哀如死。

    慕容云逸一步一挪,向門外走去,他走得很慢,仿佛有一座高山壓在他肩上一般。

    “云逸掌柜,留下吧!興盛還需要人照看。”唋季祥說道。

    慕容云逸沒有回頭,仍舊向門口踱步前行。

    “慕容云逸,你不想殺妖獸,替妻兒報仇雪恨么?”唋季祥吼道。

    慕容云逸全身一顫,他轉過身體,盯著唋季祥,苦笑道:“我這身體,還能報仇雪恨么?”

    “慕容云逸,給本少爺一個機會,也給自己留一個機會。”唋季祥說道“三個月的時間,咱們一起努力,恢復修為。”

    慕容云逸跪倒,施了一禮,說道:“我知道恢復修為,希望非常渺茫,但少爺說得對,給少爺一個機會,給自己留一個機會,三個月,小人等得起。”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