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家養甜妻 > 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不希望你來救我

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不希望你來救我

    顧榮嘉呆愣愣地聽完顧北涼這一段話,只覺得耳邊嗡嗡嗡如同落雷,一記一記的悶錘擊打在他的胸口。

    他想起來了……

    【你傻啊……你為什么要逃離我身邊,我會保護你的啊,保護你不被這頭惡狼傷害。】

    在賓館房間內,他曾拉著被顧北涼糾纏的巫停云,大義凜然地說出了這樣的話。

    可現在,他被顧北涼這樣一說,真的沒法面對他說過的這種話了……

    如果說顧北涼是一頭惡狼,那他呢,他算什么呢……

    顧北涼不屑地看著一臉崩潰的顧榮嘉,對海杰弘使了個眼神:“把他帶走!”

    “是!”海杰弘噌地站起身,扯起顧榮嘉就往電梯口拽。

    顧榮嘉一下子活過來,不,他不甘心就這樣在顧北涼面前失了男人的尊嚴……

    他著急地開口辯解,謊言脫口而出:“我不是不去救她!我下水了啊!當時我是第一個下河的!不信你可以問現場的任何人!我只是游到一半太緊張,腳抽筋了!不然我早就救到她了!我很擔心她的好嗎!”

    “呵。”顧北涼露出一個冷笑,顯然一眼就看透顧榮嘉是在說謊。

    顧榮嘉激動地指著顧北涼:“二哥,你這樣歪曲事實詆毀我!就是為了把巫停云搶回去!你怕她愛上我!因為,她已經不愛你了,她根本不想見到你,她——”

    顧榮嘉話沒說完,顧北涼猛地起身,一拳就向他揍過去。

    顧榮嘉也算運動天賦良好,反應靈敏的男人了,可奈何對方是顧北涼,出拳速度如同閃電,他根本連對方的手都沒看清,只覺得嘴上一記重擊,臉一歪,身體往后踉蹌倒退了一大步,然后嘴上傳來一陣麻痹的劇痛。

    顧榮嘉頓時疼得眼前一黑,快要暈倒過去,根本無力反擊,他哆嗦地伸手捂向自己的嘴,只覺得摸到了很多黏糊糊的血。

    小李子在旁邊驚叫了一聲,長大了嘴:“別!住手!”

    她連忙沖上去,想拉住顧北涼的手,生怕顧北涼繼續打顧榮嘉,顧榮嘉的這張臉可是搖錢樹,臉打壞了,那虧損就大了……

    顧北涼輕巧地避開小李子的手,聲音竟然十分冷靜:“帶你的老板回去,管好他的嘴,否則,下次就不是一顆牙齒那么簡單了。”

    小李子睜大了眼睛,這才發現,顧榮嘉血肉模糊的嘴里,好像缺了一顆牙,牙齒斷的地方,正是冒血的源泉。

    再往四周一看,旁邊的地上,躺著一枚帶血的斷齒,正是剛從顧榮嘉的嘴里被活生生揍出來的。

    完蛋了,竟然打斷牙齒了……嘉哥還怎么拍戲……把劇本臺詞都改成不露齒的嗎?

    這男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這么恐怖……

    顧榮嘉一聽顧北涼的話,驚慌地叫道:“什么?我的牙齒?”

    小李子趕緊撿起那枚斷牙,扶起顧榮嘉就走,生怕旁邊這個恐怖的美男子再對顧榮嘉出手,幸好顧榮嘉被揍得暈乎乎的,沒有反抗地被她扶走了。

    顧北涼重新坐下,薄唇緊抿,等待片刻,急救室的門終于開了。

    一臉嚴肅的中年醫生走了出來:“你們誰是病人家屬?”

    “我。”顧北涼沉聲道,“她情況怎么樣?”

    “嗯,咬傷有點嚴重,不過都處理好了,好好休養觀察兩天,沒有發炎感染就好,還有病人在水里呆太久了,受了凍,有點低燒……是被鱷魚咬的對吧?”

    “是的。”海杰弘給醫生看他們捉住鱷魚之后拍的小視頻,“是這只鱷魚。”

    醫生仔細看了看:“嗯,鱷魚是沒有毒的,不過我們市區從來沒有出過鱷魚……”

    “跟我講講照顧她的注意事項吧。”顧北涼打斷醫生的疑惑,淡淡道。

    ……

    昏迷中的巫停云被推了出來,手臂上纏著厚厚的紗布,被推進了病房。

    顧北涼仔細聽完醫生的囑咐,回到病房照顧巫停云。

    她一張小臉慘白,嘴唇發青,不知道之前在河里被凍得有多難受……顧北涼心里一陣發疼,十分懊悔,他是沒想到,水婉晴那個女人竟然這么大膽。

    她陷害巫停云被全網黑,還叫人來扔臭雞蛋的事情,他還沒教訓她,不過遲了一天,沒想到,水婉晴還膽敢做出這種事情……

    他撥開被子,檢查巫停云身上有沒有其他傷痕,手碰了碰她的額頭,微燙。

    她迷糊地動了動嘴唇,忽地睜開了眼睛,醒了過來。

    巫停云睜大眼睛,看了看天花板,然后微微轉過頭,視線斜過來,看到了顧北涼。

    她睜大眼睛,眨了眨眼,頭腦漸漸清醒,視線也越來越清晰。

    不是夢,是真的,顧北涼來了。

    她回顧著自己昏迷之前的記憶,喃喃開口:“你怎么在這里……”

    她現在這副懵懵懂懂的迷糊模樣,看起來就像個脆弱的娃娃。

    顧北涼心里仿佛被什么一拉扯,驀地出手握住她的手,掌心溫暖著她冰涼的手背,溫和地說:“你有事,我當然在,你怪我來晚了嗎?”

    巫停云蹙起眉心,努力把手從他的手里抽出來,慢吞吞地說:“不……你……你沒必要來的……”

    顧北涼好看的眉峰皺起來:“停云,這么嚴重的事情,那些劇組的人,竟然沒有一個出手救你,我沒必要來?我沒必要來?你……”

    巫停云明白了過來,那個最后跳進河里,把她撈起來的魁梧男人,肯定是顧北涼的人……難怪……

    她更來精神了,努力坐起來,直起身體,臉上再無柔弱的神色。

    嚴肅地看向顧北涼,一字一頓地清楚地說:“不用你的人來救我,我是自己從鱷魚嘴里脫身的,不是嗎?我記得我打贏那只鱷魚了,不行,我要去找導演看看視頻……”

    顧北涼微微一怔,沉默兩秒,忍不住笑了出來:“你……我沒想到你會說這樣的話。”

    “對,顧北涼,我是真的不希望你來救我,不希望你來幫我……你……”

    巫停云看著他,眼神復雜,最終嘆了一口氣,“可你在心里嘲笑我沒有那么強大,對不對?那又怎么樣呢,沒有你的人幫忙,我今天就算多在河里泡一會兒,也會自己爬上岸,我也會好好地活下去。”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