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最強男秘 > 第276章 打回娘胎里

第276章 打回娘胎里

    楊宇看著這個異常囂張的黑男人,慢慢走到他面前,笑著說道:“你有種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商量你……”

    “咚”楊宇一記寸拳搗在大漢滿是肌肉的xiong前。

    “啊……”大漢立即把話咽到嘴里,整個人都跟個蝦米一樣,弓著身子。

    要不是旁邊的人眼明手快將他扶住,少不了要疼得倒在地上。

    雖然楊宇這算是偷襲,但那一瞬間的爆發力還是把旁邊的幾個人鎮在當場。

    基建部的這幫人看起兇狠異常,但說到底他們也不過是一普通的小職員。如果不是這個大漢說話太難聽,楊宇都懶得出手收拾他。

    “其他的事先放在一邊,要不然咱們先打一架?”楊宇伸手指了一圈,大有“我要打十個”的架勢。

    眾人一時被楊宇的氣場震懾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該怎么搭腔才好。

    石宏遠沒好氣地瞪了自己這些膿包手下一眼,語氣又重新變得客氣起來:“楊宇,咱們有事好好商量……”

    楊宇指了指自己前面的五六個人說道:“石科長,你打算商量,你下面的這些兄弟可不是這么想的啊。”

    “都給我出去!”石宏遠立即配合的說道。

    他算是看出來了,在楊宇面前,這些平時牛筆吹得震天響的手下,一個能拿得出手的都沒有。

    “哦。”

    “哦。”

    這些手下討了個沒趣,扶著黑大漢走了出去。

    剛才進來的時候,就數這個黑大漢最是勇猛。結果前后不到三分鐘,全身就軟得跟個面條似的,還得讓人扶著走。

    “楊兄弟……”等手下的人一走,石宏遠終于意識到自己現在是受制于人,連表情也變得有些諂媚起來。

    “啪”回答他的是楊宇給的一記耳光。

    “誰跟你是兄弟!”

    都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楊宇雖然是打了,但終究也沒有用太多力氣。

    “不是不是。”石宏遠被打的沒了脾氣,依舊恬著臉說道,“楊助理,這事兒咱們都好商量,要不然你開個價吧……”

    楊宇沒搭理他,眼睛盯在更衣櫥前的衣服上。

    要說楊宇現在恨不得一拳把石宏遠打死在這兒。朋友無端被人猥褻,就算是脾氣再好的男人也會忍不住暴怒。

    可是自己偏偏不能真的把這件事鬧大。

    畢竟這件事一旦真的傳出去,石宏遠會不會被開除還是小事,到時候公司里肯定會傳出一些不利于陳露露的謠言。

    對于謠言,楊宇是深有體會的。

    知情的人明白,無非就是石宏遠這猥瑣男趁人不在的時候,偷偷躲在人家的更衣櫥里拿衣服自-瀆,陳露露只是個受害者而已。可一旦謠言四起,最后到底會傳成什么樣,楊宇隨便想想也能知道。

    不管怎么說,這勢必會影響陳露露在淑女苑的聲譽。

    而楊宇最擔心的就是這個。

    石宏遠見楊宇半天沒說話,眼睛一個勁兒地盯著地上的衣服。

    “呵呵”訕笑了兩聲,石宏遠走上前把地上的衣服一一撿起來,重新掛到衣櫥里。

    至于他“用”過的幾件內-衣,石宏遠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揉成一團,丟在垃圾桶里。

    楊宇臉色稍霽。

    要是石宏遠真敢把這些被他污染了的衣服放回去,楊宇也不介意把他打進他娘胎里去。

    “楊助理,你看這些衣服我收拾好了,那幾件……那幾件我回頭買新的還回來……”石宏遠搓著手說道,“然后我再給你5000塊錢,這件事咱們就算是這么過去了好不好?”

    楊宇皺著眉頭,一言不發。

    石宏遠拍了拍腦袋說道:“哦,你的辦公室!我馬上讓我的人拆了重新裝修,這次咱們換最好的材料最好的膠……”

    “滾。”楊宇揉了揉不時鼓起青筋的太陽穴。

    “嗯?”石宏遠不明白楊宇的意思。

    “馬上給我滾。”楊宇指了指門口。

    “好好,我馬上滾。”石宏遠終于意識到楊宇是打算放他一馬,當即欣喜異常地說道。

    石宏遠從辦公桌上抽幾張紙巾,狠狠地擦一把臉,又重新整理了一下衣服,感覺沒什么異常了這才向辦公室門口走去。

    可是還沒等他把手放在把手上,門卻猛地被推開。

    石宏遠下意識地以為是自己手下又來攪局,臉色一變開口就要罵:“不是說了都給我滾……啊……陳部長……”

    楊宇也被嚇了一跳,抬頭一看門口站著的,赫然是原本應該在二樓會議室辦公的陳露露。

    今天的陳露露穿著藍色的制服襯衣,黑色的短窄裙,黑色的制服套裙緊裹著豐滿勻稱的曼妙身材,如云秀發披散在肩頭,羊脂白玉般的肌膚,領口處顯露出白色的襯衫花邊,一截白嫩的脖頸看起來格外的光滑細膩。脖頸下面是一抹耀眼的雪白。制服裙下露出穿著灰色絲襪的一對筆直渾圓的小腿,一雙黑色高跟鞋搭配得也十分完美,將她的身材襯托地淋漓盡致。

    不過,此時的陳露露臉色卻是異常的難看。

    陳露露左手掩住鼻子,皺著眉頭問道:“這是怎么回事?”

    石宏遠一臉難堪地說道:“我同事剛才用錯了白乳膠,這種是室外用的,讓他用到這里了……”

    “我是說你的臉!”陳露露打斷石宏遠的辯解,右手指了指對方。

    雖然石宏遠把臉上的血跡擦干凈了,但那青一塊紫一塊的痕跡卻是擦不掉的,被陳露露一眼便看了出來。

    “哦……剛才干活的時候不小心碰了一下……”石宏遠囁嚅說道。

    陳露露看了看在椅子上端坐著的楊宇,淡淡地揮了揮手,不再追問。

    干活能在臉上印上一個通紅的五指印?就算是傻子也不會相信吧。

    很明顯是石宏遠在楊宇這里吃了虧。雖然不明白楊宇和石宏遠之間發生了什么沖突,但既然“受害”的一方不計較,自己也沒上趕著給他做主的道理。

    石宏遠忙不迭地跑出辦公室。

    陳露露面色鐵青地看著楊宇說道:“你又打架了?!”

    楊宇扯了扯嘴角,沒有給自己辯解。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