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冷艷總裁的貼身狂兵 > 第708章、即刻起,終生為乞!

第708章、即刻起,終生為乞!

    在君泰良強硬的嚴令下,君豪山莊上下幾十號人,上到君泰良君媛媛等君家骨干,下到君豪山莊的工作人員,統統聚集到山莊外的停車場,朝著山下方向跪下。

    跪的虔誠。

    跪的心慌。

    也跪的郁悶。

    很多人不明所以,好端端的,說好了今晚要舉辦盛宴,怎么突然間就改成集體下跪了?

    這是要迎接誰?

    就是迎接再大的人物,也不必這般大動場面吧?

    只是君泰良嚴令強硬,眾人也只能聽從他的指示辦事,不敢在這種雅雀無聲的氛圍中開口詢問。

    郁悶中,山下傳來的轟鳴聲愈發刺耳靠近。

    終于。

    轟!一輛談不上多奢侈的瑪莎拉蒂豪車,帶著滾滾風塵,極為高調的沖到了眾人面前,甩尾漂移,一系列操作都是高難度,最后穩穩的停了下來。

    塵埃還在肆虐,宛若風暴。

    驚心漂移后的突然安靜,讓現場眾人紛紛面容呆滯,一道道目光不由自主的匯聚,等待著車中的人下來。

    車門被打開。

    一個穿著一身便裝的年輕男人,從駕駛座中走了出來。

    “秦風!”

    看見這道身影,無一人不為之震驚。

    君豪山莊,還有誰能不認識秦風這號人物?

    前段時間在這山莊里頭,以一己之力過關斬將,碾壓了山廬精心準備的近百位高手,還將當時如日中天的山廬嚇得屁滾尿流,這個年輕人,早已成了他們的噩夢!對于君家的眾人而言,更是如此!“這……”一眾君家人面面相覷,臉色凝重。

    到現在還沒有看到任何一位受邀的來賓,反而出現了秦風,哪怕是個傻子,恐怕都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一場毀滅性的災難,正在朝著君家靠近!油然而生的恐懼,讓他們很快便低下了頭,不敢出聲,也不敢直視對面的年輕男人,只覺靈魂顫栗,很是煎熬。

    啪!極致的安靜中,秦風點了一支煙。

    深深的吸了一口,秦風嘴角露出邪魅的冷笑:“還真是有意思啊,我人還沒來,就給我準備好這么一份大禮了?

    你們這樣玩,我還怎么好意思和你們講道理?”

    為首的君泰良早已滿頭冷汗,雙膝跪地,雙手撐地,彎著腰身卑微至極,當下硬著頭皮出聲:“君家后輩不識天高地厚,貿然做了罪不可恕的錯事,還望秦爺海涵,給君家一次機會!”

    “機會?

    我沒有給過你們機會?”

    秦風嗤笑:“放眼羊城,就屬君家和山廬關系最為親近,不久前,你們還在幫他設宴,妄想讓我夭折在此地。

    我不計前嫌,給了你們機會,讓秦薇和云清榮來參加你們的盛宴,再看你們表現決定其他。

    結果呢?

    你們做了什么?”

    “犬女無知,犯下滔天大罪,罪該萬死!”

    君泰良咬著牙道:“但子不教,父之過,歸根究底,還是小人看管不周,才讓那山廬有機會蠱惑犬女,還望秦爺寬宏大量,再給君家一次機會,小人愿替犬女受過,以死謝罪!”

    “以死謝罪?

    家主,不可啊!”

    “萬萬不可,萬萬不可啊!”

    “家主,君家不能沒有你啊!”

    “……”聽到君泰良說出這番話,在場的諸多君家人紛紛臉色驚變,連連勸阻挽留。

    君泰良一揮手,制止了眾人的喧嘩,雙眼死死的望著秦風,態度堅決,父愛如山。

    “代女受過,以死謝罪?”

    秦風見狀也是不由愣了愣,隨即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你這家伙,倒還有幾分意思。”

    “倘若小人一死,能夠平息秦爺的怒火,避免君家一場災難,小人死不足惜!”

    君泰良沉聲道。

    秦風笑著搖了搖頭,踩滅手中丟棄的煙蒂,抬腳徑直的走到了君媛媛面前。

    居高臨下,宛若帝君視螻蟻!而那跪在地上的君媛媛,覺察到秦風的到來,則是不禁感到窒息難受,臉色煞白,一股從未有過的冰冷寒意,悄然無息的自腳底蔓延,頃刻間席卷了全身上下。

    這是畏懼,源自本能的恐懼!秦風上下掃量了君媛媛兩眼,瞇著眼睛笑道:“你有個好父親,你犯了錯,他想為你受過,你……有何感想?”

    “我……”君媛媛舌頭打顫,滿頭冷汗的仰望著秦風:“我……我想問,山廬大少,現在還活著嗎?”

    秦風劍眉輕皺。

    周圍跪著的諸多君家人,紛紛炸開了鍋。

    “君媛媛,你這個孽障,犯下滔天大罪,禍及君家,這種時候居然還死不悔改念著山廬那小子?

    你……”“家主要為你受過,甘愿以死謝罪,你竟然還念著一個和你沒有任何關系的野男人?

    你還是人嗎?”

    “狼心狗肺的東西,君家出現你這樣的后代,簡直是千百年來最大的不幸!”

    “……”就是那君泰良,見君媛媛在這時候還是一心掛念著山廬,也是忍不住露出一抹悲戚的苦笑。

    身為人父,他情愿付出一切彌補女兒的過錯,可他的這個女兒,卻分毫不在意他的死活,更在意的,是一個和她沒有任何關系的虛偽男人!人世間最大的悲哀,也莫過于此了吧?

    君泰良仰天長嘯,隨后趴在地上泣不成聲。

    心傷欲絕!而秦風聽到這中年男人悲慘的哭聲,也是逐漸回過神來,望著君媛媛的眼神愈發冷冽。

    “協助山廬做錯事,我可以當你是被感情沖昏頭的傻女人,但此時此刻,你對君泰良的生死這般不在意,如此不孝,罪不可恕!”

    秦風平生最看不起的,便是不孝之人。

    不論男人還是女人,不孝,便有罪!話落。

    砰!悶聲響徹,君媛媛那嬌小的身軀,頓時就如炮彈一般倒飛而去,最后落在幾十米開外,喋血不止,重傷難治。

    “今日之事,到此為止。”

    “即刻起,君家君媛媛,終生為乞,誰若是想要憐憫她幫助她,盡管試試看!”

    當秦風這冰冷決絕的聲音響徹,整個君豪山莊鴉雀無聲,沒有一個人敢發出半點聲音。

    這就好像帝王之令,死死注定了君媛媛今后的悲慘余生!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