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星際逆襲指南 > 第三三六章 空降任命

第三三六章 空降任命

    安瑟在讓城新置的私宅仍位于西外區,距原住址不到兩公里。她特別喜歡這一片區域,遠離鬧市,寬廣、安靜、豪奢,亦足夠安全。

    回來后將莫小莉打包送回學院,她便埋首打造自己的大計劃。

    從模糊念頭到具體實施,有許多細節需要一一理順。

    以她現在掌握的信息資源人力,可以辦成許多事情,但再多,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仍是虛無的,因為在某種要緊時刻,像以往一樣可以被強迫放棄。是以,給的所謂新身份、地位再高,她打心底并沒有特別欣喜的感覺。

    直到諾亞在她面前提起權力制衡,便覺得自己犯蠢了。

    現在的她,完全可以主動將這種虛無變成真實。她可以讓任何人再無法處置她的性命,在任何需要選擇的時候再無法替她決定生死。

    達成這一效果,需要處在比任何一人更重要的位置,需要獨一無二的最高影響力。

    她真能做到。

    只需要,一些大膽的想法,再加一些特別的行動。

    閉門折騰了三天,再休息一天,第五天一早,她神采奕奕地聯系上父親,笑瞇瞇地道早問好。

    杜蘭德被她的好心情感染,一貫儒雅中透著嚴肅的臉孔帶上些許笑意,“有什么好事”

    “嗯,有啊。”安瑟點頭,“想到好玩的事兒。”

    她說著話鋒一轉,“父親,你給我安排一個明面上的實職唄。”

    “說說想法”杜蘭德既沒答應,也沒拒絕,問道。

    “方便跟別人打交道啊,不然我一無業游民出去不好自我介紹是不是,不能每次嘴邊掛上我父親是誰吧。”

    “你有具體意向”

    “父親你真聰明。”安瑟一臉真誠,“我覺得不能太丟你面子,就隨便在聯艦來個少將吧,嗯,順便可以兼任特殊安全局副處,最后再在議會掛個議員吧,父親你說怎么樣”

    杜蘭德“”

    他應該,沒聽錯

    透過屏幕看著她那雙閃著清澈光芒的明亮瞳孔,杜蘭德有些頭疼,“你掛那么多職位干什么他們全部人加起來,也沒有你現在手底下的人能干,再說,你有什么想法,完全可以繞開所有部門直接實行。”

    “對呀,父親你看,我現在正在做的事情,分分秒秒影響著全星際人族的未來命運,相比起來,任何職位都算不得什么對不對。”

    道理聽起來挺像一回事兒,但“你是不是在計劃著什么”

    “嗯,父親你要知道,我的終極目標只有一個,就是重新抓幾只討人厭的東西回來給你玩兒。”安瑟一本正經地回著。

    杜蘭德“”

    他再頓了幾秒,回,“空降任職會惹人爭議,于名聲不利。”

    安瑟甚是輕松,“不要緊,我是實干家,不在乎這個。”名聲這玩意,對從前的她重要,但對現在的她,分文不值。

    對于一個有著大局觀、能在關鍵時刻勇于自我奉獻,多次用行動證明自己的孩子來說,杜蘭德心底里是不怕她會闖出什么禍的。

    就算有,也肯定是迫不得已。

    是以,見她一副堅持的模樣,杜蘭德回道,“我要跟奎勒談談。”

    那就是應了。去年是查普曼,現在在讓城留守當值的是奎勒,首領指定某個人空降任職,不過是件極小的事情。安瑟笑,“謝謝父親。”

    “嗯。”

    達到目的的安瑟,掛掉通信后,便半躺下沙發打開全息面板,繼續勾劃著下一步事兒。

    “為什么你要打造全新系統。”諾亞在一旁憋悶地問。這人將自己關在房里三天,還屏蔽了所有信息,加之再死死睡了一天,弄得它也是現在才知其大概想法動作,更為關鍵的是,她向聯艦科技部提出全新智能輔助戰略系統,“你不相信我”

    “心虛了”安瑟瞥它一眼,沒回,倒是悠悠問。

    怎么可能。諾亞不滿,“我在根據事實提出合理疑問。”

    “哦。我也是在根據反應提出合理分析。”

    “”

    “行了。我不過是需要不會廢話的助手。”安瑟再道,“你能什么廢話也不說,每分每秒時刻待命,只按命令行事嗎。”

    “想得美。”

    “那不就行了。”

    諾亞憋郁半晌,只“嗯哼”地回了一句。

    “新的身份標識什么時候能在全星際覆蓋完畢”安瑟連帶想著全新系統的事,順便問。

    這所謂的全新系統,其實就是整合目前所有的信息渠道,包括面對她全開放的資料庫、星際衛星網、已鋪設的黑域信息網絡,乃至最新的身份標識上附帶的納米智能機械等,然后她可以通過隨身攜帶的人工智能裝置,進行隨時查詢和命令。

    這樣的結果可以使她不經由任何人,全面獲得信息,掌控局面。

    當然,不會廢話的輔助型人工智能,比智能生命更合適這任勞任怨的工作。

    “三個月。”

    聽著問題,諾亞本想裝死不搭理來著,然面對直勾注視來的眼神,最后仍悶聲道。

    “這么慢。”安瑟眉心微擰。

    “最快了。你是閑看著,說得輕松。”

    “好吧。”安瑟計算著全部大概需要準備時間,輕輕點頭。

    杜蘭德的戰力是杠杠的,只等第二天,安瑟便收到了來自星盟的不同部門的任命信息。這種信息,自是同時在相關部門對內公布的,由此引起的反響,不小。

    一是由于身份特殊,二是由于空降本身。

    特別對于聯合艦隊這種講求實力、講求戰功的地方,突然冒出一位未曾聽聞、履歷空白、實力三階的權貴子女,直接跨越數級成為少將,就算她是首領的女兒,也是不可能服的。別提聽聞以前還是病秧子能打嗎不會嬌嬌弱弱的吧。

    真是,明晃晃的特權上位。

    不要臉啊。

    眾人對首領是不可能有什么意見的,但對名為杜安瑟的本人,則羨慕嫉妒恨鄙視不屑兼而有之了。

    而偏偏的,她率先到了聯艦軍事基地報道,然后檢閱調派過來的名下的編制艦隊。作為少將,有下轄軍官有專屬編艦是必須的。

    于是,暗暗交流的近千不同司職的人,便見著了僅穿著休閑服,身后跟著十來親衛,緩緩從廣場中央步來的女子。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