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絕世傾城之尊主歸來 > 第三百零八章 怨念之深,可震天地!

第三百零八章 怨念之深,可震天地!

    丞相府一日之間被接連下了兩道圣旨之事,不出片刻京都的街頭巷尾,人們便紛紛在談論此事。因才子佳人會有幸見過舞傾城的不少權貴公子哥,他們剛一回府里與家人將此事一提,紛紛家中派出不少人在丞相府外打聽她。

    馮學良領著一隊侍衛,一箱箱皇上的賞賜隨車隊而行,遠遠看上去好不氣派。一路上人們交頭接耳,紛紛猜測這是哪家府上得了皇上的恩典。

    當馬車停在丞相府大門前時,眾人恍然大悟,原來是舞丞相府上得了皇上的青睞,可那一個個箱子看著著實沉得慌,裝的會是些什么呢

    于是,丞相府門前圍滿了瞧熱鬧的百姓,各個皆伸長脖子使勁往里瞧。

    人群中悄悄退出去幾道身影,腳步邁得飛快,向不同的方向疾馳而去,眨眼間便失去了他們的身影。

    馮學良奉旨到丞相府里宣旨一事,雖然給舞耀宗夫婦一個措手不及,可圣旨一下等于昭告天下,心中即便不虞,卻也只能無奈接受。

    經過舞浩清和舞傾城這么一鬧,舞耀宗的心情也緩和了不少,臉色也不似剛才那么難看,也漸漸接受了女兒被賜婚一事。

    他忽然覺得姻緣這東西是誰想擋也擋不住的,想當初身為皇上的納蘭睿智,說要將城兒指婚給他的兒子,讓她從中挑選一個中意的,被他當場斷然拒絕,誰曾想

    結果,兜兜轉轉納蘭如墨的玉佩卻送于舞傾城,看來緣分到了真真是擋都擋不住啊

    可是,城兒才十二歲,是否能夠勝任王妃的角色

    這一點才是令舞耀宗最為擔心的,畢竟他的女兒,自小被他小心呵護寵慣了,捧在嘴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真舍不得這么早就將她嫁出去,可是圣旨已下,且昭告天下,他就連想要反悔的余地都沒有,真心無奈

    嗨

    “城兒,當真是瑾王殿下將這玉佩心甘情愿的送于你沒有絲毫強迫”

    謝芷蘭忍不住再次尋問舞傾城,著重強調玉佩是不是納蘭如墨真心誠意的送給她,沒有強取豪奪的情況存在

    若是

    她自己的女兒還不了解,這段時日調皮搗蛋慣了,興許是她一時心喜強搶瑾王殿下的玉佩,更擔心他是礙于夫君及幾個孩子的情面,不好拒絕無奈之下才給的她。

    “娘啊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舞傾城嘴巴一撇,然后嘟著嘴,鼓著腮幫子,幾乎可以掛上二兩豬肉,一副被冤枉的憋屈樣。

    娘也真是的,腦袋里盡想些什么啥

    當她是強盜嗎

    專門做些坑蒙拐騙偷搶的事

    哼

    也太小看她這女兒了,好似沒人要似地,不是姐自夸,若是她愿意此刻出府去振臂一呼,年輕公子哥什么立馬蜂擁而至,信是不信

    再者,她又不是沒見過那些金銀財寶,如今身負五行之力的她,只消動動手指頭施展一絲金靈力,藏在那些埋在地里的財寶,還不乖乖的破土而出呀

    對了

    上回她還帶了許多金銀珠寶回來,全被她一股腦兒塞進床底下,還沒仔細瞧上一瞧,改天絕對要好好清數清數,看看里邊有多少值錢的

    嗯

    等會兒回房之后,讓曦堯將東西全給她收到空間里藏好

    有隨身空間半神器不用,豈不是忒笨了

    舞浩澤見舞傾城憋屈得小嘴嘟嘟的,心下不忍,率先搶在謝芷蘭再次說話前,笑著道“娘城兒,她真的沒有任何強迫如墨的意思,我的的確確見到如墨心甘情愿從身上親手取下來送給城兒的,這一點我可以作證”

    “吶娘,你聽清楚了沒你不信我可以,總該相信大哥說的話吧這玉佩真的是墨哥哥自己送給人家的嘛”

    舞傾城一聽舞浩澤為其作證,開心的溜到他的身邊親昵的挽著他的手,揚起頭看著謝芷蘭,一副娘親冤枉人,大哥你真好的樣子。

    好人吶

    大哥,你太棒啦

    “真的”

    “娘,我騙你干嘛”

    舞傾城嘴角直抽搐,沒好氣的朝臉上依舊帶著疑惑表情的謝芷蘭,悄悄地做了個鬼臉。

    “相公,難道城兒和瑾王殿下之間,真的是一見鐘情”

    謝芷蘭余光掃到舞傾城的小動作,無奈的搖頭輕笑,隨即拉著舞耀宗不確定的問道。

    舞耀宗聽謝芷蘭這么一說,頓時哈哈大笑起來,好一會兒才止住笑聲,說“蘭兒啊你是在說笑話嗎嗯的確挺好笑的咱們的閨女才十二歲,這么一點點大的丫頭,套一句浩清的話,她要啥啥沒有,也沒什么看頭,瑾王殿下會看上她你就別拿這事逗我玩了吧”

    “爹你說什么勞煩還請您再說一遍”

    舞傾城頓時炸毛,陰測測的盯著舞耀宗,滿臉帶著魔鬼般的笑容,咬牙切齒的誘哄。

    丫丫個呸

    搞啥名堂

    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嗎

    一個個老是老戳她的脊梁骨,踩她的痛處

    魂穿到這么個小豆丁的身子,她已經夠郁悶的了,居然連最親近的人,都如此一而再再而三的拿此事打擊消遣她,天理何在

    嗚嗚嗚

    不待這么做人身攻擊人的

    氣死她了氣死她了

    這時,舞浩清像是嫌場面不夠亂似的,涼涼的說上一句“就是嘛爹、娘,你們瞧瞧城兒,雖說這小臉蛋到時長得極為漂亮,可是她現在渾身上下沒有幾兩肉,活像個干煸四季豆”

    轟隆隆轟隆隆

    干煸四季豆

    舞浩清,你丫奶奶的,混蛋

    這人典型是好了傷疤忘了疼,需要不時為他疏通經脈以免堵塞,進而傷及智商

    此話一出,舞浩澤和舞浩明不由紛紛掩面,暗自為他們那越挫越勇的弟弟舞浩清,拘一把同情淚

    許是幾經挫折,舞傾城霎時神情變了幾變,隨即換了表情,笑得極為嫵媚的朝舞浩清招招手,輕聲細語的說“三哥,你來我有事要與你好好聊聊”

    “什么事有事說事,我才不過去”

    舞浩清見他家小狐貍笑得那么邪肆,頓時渾身出了一陣冷汗,心不由的哆嗦了一把。

    他心想這丫頭的行為太反常,以他對這小妮子的了解,他如此說她壞話,居然還能對其笑臉相迎哼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這里頭一定有問題,斷不可輕舉妄動,小心為妙

    不過去

    死也不過去

    他才沒那么傻呢

    “”

    呦呵

    魚兒不上鉤,覺悟挺高的嘛

    場面劍拔n-ǔ張,一觸即發。

    此時,舞耀宗端起一家之主的風范,大手一揮,輕咳一聲“咳咳好啦好啦浩清,城兒,你們倆就不要再鬧啦”

    “哦”舞浩清悻悻的應下。

    “哼”某人不削的重重的哼了一聲。

    接著,舞耀宗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對舞傾城說“城兒,你如今也要收收心,畢竟再過不久,你就要奉旨嫁入瑾王府,做瑾王殿下納蘭如墨的王妃。規矩什么的,今后就讓你娘好好教導你,省得你一嫁過去不懂規矩,盡丟了你爹娘的臉面”

    “”

    玩真的

    不要啊

    呃

    貌似的確是玩真的,連圣旨都下了豈能有假

    她今后的人生就此被定了下來

    嗚嗚嗚

    十二歲的年紀,祖國的幼苗啊

    墨哥哥,你下的了手

    抗議

    她要抗議

    呃

    貌似抗議無效,沒人鳥她

    舞傾城想了想,最后決定再為自己爭取一把,好歹晚個幾年再嫁也不遲,不是她不喜歡納蘭如墨,而是覺得現在成親實在是太早了,她還沒有做好思想準備呢

    況且,她還要與曦堯小丹他們一道去尋五行靈珠、前世的神魂、無妄空間、神尊如墨的神魂及神魄,太多事情等著她去完成,一但成婚

    她如何舍得下他

    怎么辦

    舞傾城快步走到舞耀宗身邊,拉著他的衣袖撒嬌“爹啊城兒才十二歲,如今就嫁人會不會太早了要不你去和皇上商量商量,再遲個幾年看看行不行”

    “什么”

    舞耀宗容顏一怒,死死瞪了一眼舞傾城,呵斥道“胡鬧圣旨一下等同于昭告天下,你讓你爹我冒著欺君罔上的大不為抗旨不成你想讓全府上下這么多人給你陪葬”

    “人家又沒說不嫁,爹,你這么大聲做什么城兒只是想推遲個幾年而已”舞傾城委屈的辯駁。

    “相公,你好好跟城兒說,她會明白的”

    舞耀宗見謝芷蘭滿臉的擔憂看著他們父女倆,緩了緩神色,嘆嘆氣,耐著性子解釋道“推遲個幾年說得好聽爹跟你說這圣上的旨意斷斷是不能更改的,一國君主若是朝令夕改,臣民爭相效仿,那豈不是國將會大亂更何況誰讓你自個兒管瑾王殿下討要玉佩的,現在旨意已下,你就是想反悔也晚啦活該”

    “”

    爹爹說得好有道理,她竟然無言以對

    嗚嗚嗚

    如今都到這騎虎難下的局面,爹爹居然敢調侃她

    墨哥哥,你丫的,玉佩有這個深意居然不跟人家說清楚

    腹黑

    太腹黑啦

    “相公”謝芷蘭不滿的嬌呵

    “呃我說的都是事實嘛”

    糟糕惹蘭兒生氣啦

    哼

    他有沒有說錯,確實是那丫頭自找的,能怪得了誰

    “城兒”

    舞浩澤見舞傾城不太開心,低頭不語,無奈的搖搖頭,站起身走到她身邊輕喚一聲。

    “嗯大哥,有事嗎”

    “你不去看看皇上給你的賞賜嗎”

    這小妮子情緒這么低落,轉移她的注意力,也許是個好方法

    “賞賜對哦我怎么把這么重要的事,忘得一干二凈謝謝大哥提醒”

    舞傾城先是疑惑的看著舞浩澤手指的方向,表情有些愣愣的,待她想明白之后,恍然大悟拍拍腦袋,霎時小臉嬉笑如花般嬌艷,絢亮眾人心神。

    “呵呵”

    舞浩澤笑得寵溺,揉著舞傾城的秀發,神情極為溫柔,暗道小丫頭,自是知道此法可行

    “走走走大哥,咱們一道去瞧瞧”

    舞傾城心急的一把牽過舞浩澤的手,急匆匆的往廳外走去,一箱接一箱的將箱子打開。

    待她看見里面滿滿當當整齊的擺放著一個個金元ba0,樂得見牙不見眼,嘿嘿嘿的看著金銀財寶持續傻笑中,心情霎時好得沒邊了。

    娘嘞

    好多金元ba0,好閃啊

    唔呵呵呵

    她的她的全是她的

    發達咯

    哇哈哈哈

    “”

    舞浩清看見舞傾城一副財迷樣,滿臉黑線中,他不禁要想如果大哥沒有拽著她,是不是她會流著哈喇子,樂顛顛的沖上去,趴在那一箱箱金子上,一個一個的拿在嘴里咬

    嗯

    這種可能性極高

    嗨

    他不禁為納蘭如墨感到擔憂,娶這么個頑劣的丫頭回去,指不定那一天就將他的府邸,折騰得連房頂都掀了。

    如墨,哥們同情你

    相較于舞浩清的擔憂,舞浩明心中則是濃濃的不舍,舞傾城自小就喜歡跟在他們兄弟三人身后,總是哥哥長,哥哥短的。可是,想到不久她便要嫁入王府,心中越發不是滋味。

    嗨

    真心舍不得

    可是圣旨已下,圣意難違

    咻

    一道金光從曦堯的眼前閃過,他下意識的伸手一攔,將小丹尾巴牢牢拽在手里,任它如何掙扎也無法掙脫。

    “曦堯,你給我放開”

    小丹原本極度興奮愉悅的表情戛然而止,變得有些猙獰兇殘起來,一回頭見是曦堯,聲音略略緩和了一些,卻依舊極力掙脫他的鉗制。

    “放開”曦堯一看小丹的模樣不怒反笑,三下兩除二將它提溜回來,又道“我這空間里那些個曠世奇珍不知有多少,哪一個沒有被你禍害過的如今越發有出息了,連凡間的金銀都能如此的吸引你”

    “哎呦輕點曦堯,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對那些個黃橙橙亮晶晶的東西,沒有一點兒抵抗力,每每一見它們我依舊還不是這個狀態”

    小丹兩只龍爪一攤,極為人性化的翹著二郎腿,聳聳肩,懸停在曦堯的面前,一副我就是如此,你能耐我何的表情,令一旁的赤炎與水馨面面相覷不知該說些什么才好。

    “知道我豈能不知曉龍族的天性么,對不”

    “對對曦堯說得太對了真的不怪我,本性使然,我也是沒辦法控制的啊,不是”

    “”

    “再說了,你看看咱們主子不也是看見金子邁不開腿么”

    小丹直指空間外趴在箱子上挨個檢閱金子的舞傾城,覺得她現在的舉止是那樣親切,金子它也好想出去趴在金子上睡覺。

    “看見了”

    “所以,曦堯行行好,讓我也出去與主子同樂,好不好”

    “小丹”

    “曦堯,你答應了是不是”

    “小丹,你是不是忘了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嗯問題什么問題”

    “你,只有在我這空間之中才能擁有實體,一但”曦堯頓了頓,看著小丹瞬間凝結的表情,不禁覺得好笑,又道“一但你離開空間,你只能維持虛影,人世間有很多東西你摸不著,也帶不走”

    “媽了瓜子,球球個熊蛋蛋”

    “小丹,你又說粗話了”

    “哼老子,看著成堆成堆的金子,看得到,摸不著,更別想說順上幾個,怎么還不許老子爆幾句**,以泄心頭之恨”

    小丹一改之前閑適的神態,蹲在地上使勁撓土,指甲與石礫摩擦的咯吱聲,令站在它身邊的曦堯、赤炎、水馨,身上的雞皮疙瘩止不住的往外躥。

    “你,繼續當我沒說”

    曦堯話音剛落,一大兩小三人,親眼目睹小丹蹲在地上撓土的過程中,不忘指天罵罵咧咧,說的話還不帶重復。

    由此看見其怨念之深,可震天地

    對于龍族喜金銀一事,萬萬年前曦堯便從龍傾城的身上,深切的感受過,平靜了這么久,想來不久之后他的空間一定又會堆滿許多財寶。

    這種感覺真不賴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