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萬古神話 > 第二十七章 噩耗傳來

第二十七章 噩耗傳來

    這幾日的帝都,或許是一年當中最熱鬧的時候。

    每一日龍虎宴的進行,都成為人們最大的談資!

    龍虎宴已經進行到第六日。這也是書院爭霸的最后一日。

    今日之后,三十六書院嶄新的排名將會呈現出來。緊接著,休息三日!三日之后,個人爭霸賽將會拉開序幕!龍虎宴也將迎來最后的瘋狂。

    演武場之內,看著擂臺之上,天武書院上院之人苦苦堅持,維持第六的排名序列,王昊等人面色嚴肅。

    下院之爭,因為王昊的出現,讓天武書院奪得第一!更因為與天武書院一戰,大楚書院元氣大傷,最終非但沒有保住第五的位置,甚至連第六都未曾取得。大楚書院在下院當中的潰敗,給天武書院帶來的好處不言而喻。

    而后,中院之爭,田不二讓人眼前一亮!借助這幾日的時間,又是煉化了一株靈藥的田不二展現出強大的實力。尤其是那一件讓人啼笑皆非的戰甲,著實是狠狠的拉風了一把。最終與中院榜首,強勢守住了中院第五的位置。雖然這幾乎保證了天武書院四大書院的地位。只要上院不要跌出第八,甚至第九,四大書院之名不可撼動。

    但是,若上院跌出前六的話,未免還是難看了一些。

    擂臺上已經進行到了至關重要的一戰!

    此戰天武書院若勝,第六之名便是穩固。

    演武場內,傳來一陣陣的呼喊聲,叫好聲……

    戰斗已經來到了白熱化的階段。勝負隨時可能分出。

    “少爺!”

    然而也就在這時候,人群之外,一個年約二十出頭的青衫男子,急匆匆的沖入到了人群之內,來到了泰有錢身邊。

    但見這青衫男子氣喘吁吁,滿頭大汗,臉上帶著一絲焦急!尤其是當他看到站在泰有錢身邊的王昊之時,臉上閃過了一絲復雜和凝重的神色。

    “什么事?”

    看著青衫男子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泰有錢眉頭一皺。

    “少爺,不好了!”

    青衫男子大口喘息了幾下,湊近到泰有錢耳邊用只有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著什么。

    “什么?”

    不過片刻,泰有錢瞪大了眼睛。

    他下意識的朝著王昊看去,眼神復雜,面色難看。

    “出什么事了?”

    感受到泰有錢的眼神,王昊問道。

    “出事了!”

    泰有錢深吸一口氣。

    出事了?而且看樣子,這件事情與自己有關?這讓王昊心中咯噔一下,一絲不好的預感開始蔓延而起。

    “楚朝歌和楚風云,昨天出現在了平昌城!我們的人被騙了。直到今日才發現他們的行蹤!”

    泰有錢沉聲道。

    “然后呢?”

    王昊眼中爆出了一抹寒芒。

    平昌城?

    王昊心中開始不安和躁動了起來。

    “王家……出事了!楚風云和楚朝歌抵達平昌城,領兵查抄王家。王家反抗,上下兩百余人……除了老弱婦孺,幾乎死盡!現在,楚風云和楚朝歌更是開始圍剿王家旁系。所有當初從王家分出去的旁系,都被查抄收押,明日,將會在平昌城問斬!”

    泰有錢感覺自己說話突然變得艱難了起來,他突然發現,自己說話竟然開始不利索,開始變得吃力。以至于不知道該用何等言語去形容那邊發生的事情。

    轟……

    也就在泰有錢說出這個消息的瞬間,王昊只感覺腦中驚雷炸開。

    身形狠狠一顫,他的面色陡然蒼白了起來。

    “怎么可能……”

    王昊失聲吼道,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他的聲音很大,甚至吸引了周圍不少人的注意。

    而站在王昊身邊的穆陽、燕無煞……這些人早已經目瞪口呆,不知道該說什么。

    泰有錢所說的消息,并未隱瞞在場之人。因為,他很清楚,這么大的事情,很快甚至會傳遍整個楚國!

    “消息屬實。我的人第一時間送來的。王家罪名……冒犯帝室尊嚴,謀大逆!”

    泰有錢沉聲道。

    “不可能!王家怎么可能謀大逆!”

    王昊瞪著眼睛,眼中充滿了紅血絲。

    這一刻,王昊只感覺心中怒火升騰,殺機滔天。一個小小的王家,怎么可能牽扯到如此罪名?簡直可笑!

    楚風云?

    楚朝歌?

    好!

    很好!

    難怪這兩人突然返回雍州,原來是沖著平昌城而去,是沖著王家而去。

    他們這是明知道靠著自己的實力無法光明正大的戰勝自己,開始對王家下手了嗎?

    好狠的手段,好毒的罪名!

    “你要做什么?”

    眼看著王昊在喘息之后,轉身朝著演武場之外走去,泰有錢將他拉住,沉聲問道。

    “返回平昌城!”

    王昊面色冰冷。

    “你回去沒用。而且,若是這罪名坐實,怕是連你也難逃其咎!如今有親天衛的身份,呆在帝都暫時還能夠周旋一二。若是你返回平昌城,楚風云與楚朝歌必然趁機打壓。現在的平昌城城主已經不是趙通玄。就在上個月,已經變成了蕭立德。當初,他說你殺了蕭有能。只是因為天武書院庇護,親天衛身份,加上沒有證據,蕭立德不得不暫時壓下心中的怒火。如今,他去了平昌城,代表著什么?

    該死的,這是一個陰謀!楚朝歌和楚風云他們早已經布置好的陰謀!”

    縱然是泰有錢,這一刻也才恍然大悟。

    他們都被蒙蔽了。

    楚朝歌和楚風云,早已經有將王昊置之死地之心,甚至王昊死不夠,他們還要王家一起完蛋。

    從他們離開天武書院,再到蕭立德入主平昌城,他們的計劃就開始了。

    若是此番龍虎宴之上,蘇煌能夠將王昊斬殺,或許他們對王家的動手,還不會來的這么快。

    但是,如今蘇煌失敗,楚朝歌和楚風云已經沒有與王昊交手的資格,他們提前了計劃。

    這還真是歹毒。

    還真是挖空了心思的報復啊。

    王昊若是如此回去,豈不是羊入虎口?

    “難道我在此地眼睜睜的看著家族中眾人送死?”

    王昊神色難看的問道。

    雖然如今的王昊,已經不是當初的王昊,他的靈魂不屬于這個世界。但是,他的身體屬于這個世界。他擁有王昊這個身份。雖然從君無海那邊知道,他很可能不屬于王家之人,但是,這并不妨礙王昊與王家的拘絆!

    甚至,若如君無海所言,王昊與王家沒有血緣關系,而且老家主甚至都知道這件事情,那么,王昊更沒有袖手旁觀的理由!

    因為,他這一條命,是王家給的!這一點改變不了。他欠下王家巨大的人情。

    王昊必須出手,不管以什么方法和手段。

    “你就回去,除了送死能做什么!”感受到王昊的決心,泰有錢沉聲問道:“我想想辦法!”

    “顯然,楚風云和楚朝歌他們早有預謀。而且敢如此堂而皇之的行事,靠的不單單是雍州之勢,不單單是靠著蕭立德之勢。只怕王家是真的被抓到把柄了。否則,這等罪名,縱然是雍王也不敢貿然編織。更何談楚朝歌和楚風云?如今,想要救王家,只有三個機會。”

    泰有錢眼珠子一轉,連忙說道。

    “哪三個!”

    王昊直接問道。

    不得不說,這方面,泰有錢肯定更有經驗。

    對這個世界更了解,本身的身份便是不凡。這便是泰有錢如今最好的資本。

    “你親天衛的身份是別想了!只怕平昌城那邊掃蕩的同時,帝都這邊也開始行動了。你還是先想想怎么避開這一劫吧。現在,有能力出手,有可能為你出手的一個是君無海,一個是天武書院,還有便是凌夭夭!

    而且,縱然以他們三方勢力,縱然要出手相助,也只能先拖延王家剩余之人被問斬的時間,而后周旋罪名。

    現在,立刻,馬上!

    我們分頭行動,你直接去找糾無敗,他可以進宮,我去見君無海,田不二我會讓人帶著你,你直接去找凌夭夭。

    想辦法讓他們見到圣上!這件事情,只有圣上才能裁斷。

    若是楚風云和楚朝歌當中是血口噴人,這一次,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泰有錢一咬牙,直接說道。

    “可以!”

    泰有錢的話,讓王昊逐漸冷靜了下來。他很清楚,泰有錢的說法,或許是如今最好的方法了。

    “那我先返回酒樓,找老頭子!”

    事不宜遲,王昊直接轉身朝著人群之外走去。

    “我跟你去!”

    在王昊出發的同時,穆陽跟上了他的步伐。

    “你們不用去!”

    王昊看著穆陽和沉默的荊風雨,眉頭一皺。

    他很清楚,這件事情多么麻煩。

    穆陽和荊風雨?牽扯進來,對他們沒有好處。

    “祁天道和柳茹葉還沒有死!”

    似乎知道王昊的想法,穆陽露出了一絲笑容。

    當初他說過,滅了七曜,他的命,是王昊的。

    現在別的人都死了。凌夭夭與田不二與此事已經沒有關系了。

    剩下的便是祁天道和柳茹葉。

    穆陽的命,有一半已經是王昊的。

    他怎么可能在這時候獨善其身?

    穆陽不是那種人。

    想到這邊,穆陽不給王昊阻攔的機會,直接朝著演武場之外走去。

    “蕭立德的事情,我也有份!而且,楚朝歌不會放過我!”

    荊風雨的說話更直接。

    當初封魔之地的事情,荊風雨便是跟王昊站在了一起。

    如今,他真能夠抽身而出?

    當初那個懦弱的少年,如今真的不一樣了。

    “走!”

    聽到荊風雨的話,看著率先一步走出的穆陽,王昊深吸一口氣,沉聲道。

    王昊很清楚,這兩人并非真的不能抽身而出,他們只是不想!

    朋友?兄弟?

    這一刻,王昊心中流過一絲暖意。

    兩世為人,第一次,王昊感受到了這種患難與共的感覺。

    這一刻,他并非孤單一人!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