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回檔少年時 > 第十一章 盛夏的尾巴

第十一章 盛夏的尾巴

    沒有出乎張云起的意料,這個暑假的末梢,張曉楠的親爹、云溪村的頭號強人張國瑞總算找上門了。

    那天剛好是市一中初高中部的軍訓,張曉楠帶了初一一個班,要參加軍訓,所以她在學校里,她老爸張國瑞上來給她送東西,也不知道是特意還只是路過,張國瑞來了一趟市一中張記棲鳳渡魚粉店,只是那天張云峰和老媽剛好在市二中的張記棲鳳渡魚粉店忙裝修的事情,沒在,只有張云起和妹妹小小兩個人守市一中的魚粉店。

    張國瑞是提著一袋子新鮮花生上門的,張云起非常熱情的接下了,并且親手做了一碗棲鳳渡魚粉,還買了幾碟子鹵菜,搞了兩瓶老燕京,張國瑞大清早趕到市里還沒吃早飯,倒也不客套,和張云起邊吃邊聊,吃完之后就吧嗒吧嗒抽起了旱煙棒,這幾個小時他沒看到幾個客人上門吃魚粉,冷冷清清的,他忍不住問張云起說:“你們家這魚粉店租金很貴吧?”

    張云起說:“還行,一年八千四。”

    張國瑞拿旱煙棒的手抖了一下,神情訝異道:“這么貴。”頓了一頓,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語氣有點過分的關心和吃驚,于是放緩了語氣說:“這一晌午店子里連個吃粉的客人都沒有,這生意行嗎?”

    張云起道:“生意是我大哥在做,具體的我也不太清楚,不過一個月賺個一兩萬壓力不是很大。”

    張國瑞看了張云起好幾眼,意味深長,隨后他掐滅煙蒂起身說:“你媽和你大哥都不在,那我先回村里了,改天再來吧。”

    張云起說:“要不你在這邊住一晚上,明天再下去?”

    張國瑞擺了擺手,說:“算了,你嬸子身體不好,家里的哪些牲口還要我伺候,得回去。”

    張云起沒有再挽留,把張國瑞送到門口的時候,張國瑞遲疑了一下,說:“云起呀,你知道你曉楠姐和你大哥……”

    張云起點頭說:“是的。”

    張國瑞沉默片刻,最后點點頭,轉身離開了張記棲鳳渡魚粉店,張云起看著他背著蛇皮袋在烈日下遠去的背影,不知道為什么,總覺得佝僂了很多,絲毫找不到小時候面對他時的那種敬畏感。

    還在暑假期間,魚粉店生意很寡淡,而市一中軍訓是封閉式的,那些新生被關在學校里也出不來。張國瑞離開之后,張云起守著店子也沒什么事情,拿著新買的高二資料書看了起來。他每天看個把小時書,主要是鞏固一下知識,提前預習高二知識。

    對于他來說,或許剛剛回到這個時代的那個暑假,接觸這些初中知識高中知識還有點兒難,就是心態上有一道坎,一個經歷了社會上各種的操蛋事兒的四十多歲的大老爺們,拿著初高中教材犯困是不可避免的,因為心靈不沉靜了,雜了,他以前是個學霸,學習狀態最好的時候真的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圣賢書的時候。

    現在呢,真正的沉下心去看,去學,也能找回那種感覺,或許是智識的寬廣和縝密的思維以及年輕人旺盛的精力,很多知識點都不會覺得難,比較容易就能舉一反三。

    學習之余,也有很多同學約他出去玩,游泳、喝酒、吃夜宵、打臺球、打籃球,張云起很少拒絕,年輕嘛,得學會珍惜這樣沒心沒肺的荒唐日子,畢竟這個世界有太多東西一旦逝去就將無法倒轉,比如青春,比如初心,比如友情。

    有的時候,張云起和凱子兩個人踩著人字拖吃著一毛錢的老冰棍,在江川市的大街小巷兜兜轉轉,壓馬路,看漂亮妹子,哥倆就這么沒心沒肺地生活著,成長著,渡過了悠長的盛夏時節,轉眼到了九月一號,并不轟烈但讓人期待的高二上學期來臨了。

    早上九點,吃過早餐后,張云起騎著自行車開往一中。

    一路穿過江川市的大街小巷,領略江川市的風土人情,去補課的初中生邊吃早餐邊急匆匆地趕路,小朋友被媽媽拽著去上補習班,卻小臉嘟起表示抗議,還有那些高中新生,帶著陽光燦爛的笑臉,大步朝市一中進發。這些久違而熟悉的畫面落在張云起的眼中,有著特別不一樣的感受。

    他對全新的高中生活的憧憬油然而生。

    第一次報道有點兒抓瞎,因為高二已經進行了文理科分班,張云起選擇的是文科班,但具體不知道是那個班,他在人山人海的公告欄前找了會兒,自己的班沒看到,倒是看到了紀靈的。這丫頭在118班,也是文科。

    “云起,你在找自己的班號?”

    張云起聽到有人叫他,扭頭,就看到帶著許久不見的李雨菲站在不遠處的地方,手捧著一杯飲料,咬著吸管迎著陽光微笑看他,他楞了一下,笑道:“對啊,還沒找到。”

    李雨菲說:“剛好我知道,那一起走吧。”

    張云起遲疑了會兒,點頭說好。

    李雨菲轉身走在前頭,張云起跟在她身后,剛剛開學,路上學生很多,張云起一點也不驚訝的發現,這一路上,沒有一個男生的注意力是不被李雨菲吸引的,眼前的女孩也確實好看,穿著花漾雪紡裙,那一頭細筆軟直的長發下映掩的白皙小臉,在陽光下,透出晶瑩的白。

    兩人很快來到第一教學樓,四樓的156班,李雨菲停下腳步,扭頭看張云起,張云起說:“你也在這個班吧?”

    李雨菲點頭:“對。”

    張云起道:“那進去吧。”

    張云起率先推門走進教室,他掃了眼教室的學生,有些意外的發現好多認識的人,都是高一年級的老同學,尤其是那一群男生,兩個月不見,有點兒分外可親。

    初見也在,她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她也看到了張云起,抿嘴笑了笑,神情淡然而溫暖,如青荷初綻。

    按道理來說,這個女孩在市一中是極有名聲的,尤其是經過百年校慶的那一曲《洛神》和學校里最拉風的男生林子昊的傾慕。只是很奇怪,同學們已經來的七七八八,教室里的位置也沒剩下多少,但是初見旁邊的位置上并沒有人坐。

    張云起想了想,直接走過去,走向教室的最后一排,那個區域是以前他在高一168班坐了足足一年的專屬寶座,而凱子坐在旁邊,正滿臉興奮的對他招手。

    張云起的屁股剛剛挨到椅子,就看到走進來的李雨菲,她目光掃了掃教室,最后落在了坐在窗戶下的初見身上,沒有遲疑,在新班里的男生們有些凝滯的注視下,這個從初中部就很有名氣的年紀大美女,背著粉紅書包坐在初見的旁邊。

    那一刻,張云起感覺到教室里的溫度似乎炙熱了起來,盡管初見和李雨菲這兩個女孩互相報以微笑,但男生們絲毫沒有如浴春風的感覺,在這個盛夏的尾巴里,似乎有什么值得期待的精彩的故事,在等著他們。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