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小城女律師 > 第405章 大場面

第405章 大場面

    黃一曦一行人并沒有等多久,不一會兒,包廂門就開了,魚貫而入的有八個人,林玲做為唯一的女性,分外的亮眼。

    林玲進來后,馬上脫掉小外套,她穿的是一條黑色無袖超短連衣層層裙,每一層都上面都綴一層藏藍色薄紗,她只要稍微一擺動,下擺的小流蘇隨風搖曳,更顯得腰枝細小,V領讓她看起來比平時高了四五公分樣子,脖子纖細修長,象一只優雅的白天鵝,非常性感,整體非常顯氣質!

    可是黃一曦卻覺得有點違和,她看林玲渾身上下很陰郁的感覺,笑的時候雖然象鮮花盛放,卻有一種盛開后即將衰敗的感覺,不知道是不是她太敏感,總覺得她沒有表面上那么開心。

    或許,是因為那層紗降低她對林玲的感覺,黃一曦不懂得為什么她和張媚的小禮服上都喜歡圍一層紗,那層紗看起來和蚊賬的質地沒兩樣,把原本高雅的小禮服硬生生地拉低了好幾個檔次。

    這當然只是黃一曦個人感覺,要知道許多男人很迷戀穿黑色的網紋褲襪的女人,同樣的也喜歡這層似透非透的紗。

    所以男人看女人,和女人看女人,不是一回事。

    黃一曦偷偷地戳了一下商洛宇,問他對紗的看法,他不理解地皺下眉頭,不知道黃一曦為什么和蚊賬過不去。

    商洛宇這樣,反而愉悅了黃一曦,她拿了一粒圣女果,偷偷投喂。

    兩個小情侶旁若無人的樣子,讓張媚和林玲差點咬碎牙齒。

    一下子來這么多人,黃一曦還以為要分兩桌坐呢,沒想到眾人坐在這里只是在等人到齊,席設二號廳。

    早知道這樣,小菜和水果應該多吃點,剛才踩那么久的小黃人,餓呀。

    聽康明揚介紹,白水酒店一號廳到現在只開過一次,二號廳的次數多一點,也有得京都夠分量的人才能進來,不是一般人隨隨便便能用的。

    二號廳已經有人,黃一曦一看,竟然兩個人都是認識的,一個是李清清,一個是龔海,李清清也是穿著白色小禮服,無袖吊脖,上面一圈蕾絲邊和珍珠,播新聞時很簡單大方的發型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繁復的發型。

    好看是好看,就是少了幾分清純。

    黃一曦看著三個女人都是晚禮服,有點驚訝,白水州這個地方,很少有社會團體聚會時穿旗袍,晚禮服更是少見。

    她卻不知道,情人節那晚的視頻被rén liú傳出去,很多女人都看上她身上的那條小禮服,衣柜里都準備了類似同款,李清清這一條,就是找人仿制的。

    李清清比去年直播時更顯老了,到現在,黃一曦不得不承認,權力是男人的chūn yào,情緒是女人的chūn yào,過得好的女人,容發煥發,樣貌比年紀還小,過得不好,哪怕是一晚的時間,第二天都表現在臉上。

    聽說閩越省電視臺考慮整合全省電視臺,如果整合在一起,想必又有一大批人下崗或轉崗。

    閩越省有七大方言區,閩越東部方言分布于榕州、福寧州,又大體按這兩個州分為南北兩片。南片是閩江下游流域,以榕州音為代表;北片是交溪流域,以福寧州下面的福安州較有代表性。

    閩越南部方言分布白水江流域和九龍江流域,,即白水州、嘉禾市、龍海州、臨汀市。

    閩越南部方言北部口音以白水州府城音為代表。閩越南部方言南片口音以龍海州的薌城音為代表,西片口音里的臨汀方言保留了最完整的閩越南部語古詞匯。后起的城市嘉禾則集南北片的特點成為全區的代表方言。

    閩越中部莆仙方言分布在莆陽市區、白水州的瀟厝港北部、東部等。

    閩越北部方言主要分布于建溪流域,即建寧府,也就是陳如海讀書出事的那個城市。

    閩贛方言區分布富屯溪流域和建溪上游,就是綏安市,也就是薛綠波老家。

    另有永安方言區是原來的南劍州,分布在永安和綏安部分地區。

    還有其他幾個邊界方言和方言島。

    可以說,閩越省的方言,應該是全國的省份里最多方言的地方之一。

    這么多的方言電視臺,如果任由省臺合并,會不會有白水州方言電視臺存活,很不好說。

    決定哪個方言電視能存活的,應該是經濟和政治力量。

    整個閩越省的經濟和政治力量更為復雜,原來白水州的GDP占全省的一半以上,可以說,白水州的經濟地位,是當之無愧的閩越深市,但是說政治上的待遇,財政上的不自主不要說是閩越深市,甚至連閩越莞市都比不上。

    經過政策傾斜和打壓,以及一系列的分化和割據,現在白水州雖然還是閩越龍頭老大,但優勢很少,和老二老三差距不大。

    就算能保有閩越南部方言電視臺,是以嘉禾方言還是龍海州方言或者白水州方言為主,還很不好說。

    以李清清的年紀和現有的業務能力,如果取消白水州話的電視臺,她去播普通話的話,相信競爭不過其他主持人。

    不過這一切并非已到不可收拾之地。

    有識人士早已指出,白水州的領導崗是閩越省領導躍升的跳板,因此白水州沒有與經濟地位對等的政治地位,明明對國家貢獻很大,但是永遠處于挨宰抽血的狀態,人才資金政策都處于洼地,這樣的不公平狀態如果不改變,早晚會成為經濟發展的束縛。

    而事關國計民生的教育,衛生事業長期得不到足血投入,后續的惡性循環,不敢想像。

    據商洛宇所說,白水州現在的領導,并不樂見這一現象的發生,畢竟政治上競爭不過榕州,政策優惠上競爭不過經濟特區嘉禾,如果沒有了獨立的宣傳渠道,只怕后果不堪設想。

    所以,最近白水州電視臺,空前的活躍。

    不過在商洛宇看來,這只能算是垂死掙扎,歷史洪流之下,沒有人能逃過這個趨勢,電視和電視臺也不例外。

    不說別的,現在有些人家中的電視,一年也沒打開一次,也就是家里有老人的,才會打開電視。他原來住的那套房,根本就沒買。電視臺上收,整合合并,是大勢所趨,時間上的早晚而已。

    但時間早晚跨度多久,倒也不好說,比如拖個五七年甚至十來年,也是正常的事,那段時間,足夠聰明的人把自己挪騰到一個好地方了,哪怕不是好地方,年紀大了,也可以準備退休了。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