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蓋世天帝 > 第四百章 借力打力的戰斗天賦

第四百章 借力打力的戰斗天賦

    無數目光注視中,秦命伸出一只手,從身后蘊力,而后猛地朝前揮出。

    剎那間,雷霆電芒“噼里啪啦”的從手掌中蔓延而出,耀眼的紫色電弧,直接是橫拉數十丈,猶如長鞭,舞如雷蛇,直接是朝著那一指虛影貫穿而去。

    在所有人心中,四洞天齊齊出世的清淵,戰力基本上已經達到巔峰水準,這一指落下,即便是貴為北策元帥的高仙芝,恐怕也要艱難接下。

    然而此刻秦命,身后化青天,一腔戰意,竟然是扶搖直上,手中雷霆閃爍,爆發出極強的穿透力,那電弧雷蛇,直接是涌入巨指虛影之中。

    而后不斷的嘶吼沖刺,宛若有破天之能,原本勢大力沉的巨指,此刻悍然是停在半空,無法前進絲毫。

    肉眼可見的電弧雷蛇,頭生雙角,崢嶸初現,仿佛要褪凡化龍一般,直接是從巨指指尖,一路沖殺到清淵面前。

    嗡!

    眾人目不轉睛。

    此刻,虛空大顫。

    那電弧雷蛇一路高歌猛進,很快沖入清淵周身范圍百步之內。

    但很顯然,這雷蛇攻勢銳減,威力比之先前,降下一個檔次。

    但片刻之間,雷蛇展露瘋狂,一鼓作氣,直接是殺入清淵數步之內。

    當此時,強橫無比的勁風掠過清淵面前,將后者一頭黃色頭發,全部朝后吹去。

    那一股勁風,如刀割一般,撲面而出。

    但也僅此而已,在到達清淵面門處的時候,電弧雷蛇靈力全部耗盡。

    雷蛇嘶吼,仿佛有不甘與不屈之意。

    也幾乎是在這一刻,巨大的垂天巨指,頃刻崩散!

    那靈光,散落四面八方。

    雷蛇消散,但其鏗鏘戰意,卻久久不息。

    眾人視線劃過,下方,秦命一襲黑袍,一手舉天,身后青色流蘇,股蕩不絕。

    這一幕,宛若一個巨人,悍不畏死,以命搏天!

    眾人心頭激蕩不已。

    和劍無雙的苦苦鏖戰相比,此刻秦命主動出擊,竟然別有一番無畏之氣!

    面對強悍于自己數倍的敵人,秦命不僅爆發出前所未有的鏗鏘戰意,更是一手展露無敵戰力,一掌拍散巨指,雷霆之力,幾若要反攻清淵!

    眾人看的清楚,那雷蛇只差一步,便是可以威脅到清淵。

    然而終究是后繼無力。

    但此番畫面,已經足夠給所有人造成沖擊。

    劍無雙能夠鏖戰許久,他們尚能夠理解,畢竟其修為在半步武王,且為北策最強天驕!

    然而秦命,尚未達到半步武王之境,卻也能爆發出如此戰力?

    某種程度上,秦命的戰斗風格,比之劍無雙,還要具有觀賞性。

    這種觀賞性,不是那種花架子,而是那舉手投足之間涌出的不凡氣概。

    舉大秦一國之力,能尋得幾人如此?

    一旁,看著這一幕的劍無雙,眸光也是微微深邃了一些。

    “師尊,這秦命?”

    “呵呵,不過是借助了體內那道生靈的力量罷了。”天老淡淡開口,“放心,那秦命各方面都比你要弱,即便借助那生靈之力,也不是那清淵的對手,和你相比,更是差了不止一點。”

    聽著天老所言,劍無雙點了點頭,眼神方才逐漸恢復平靜。

    你體內也隱藏一道生靈嗎?

    不知道是你那生靈不俗,還是我體內靈魂體更甚一籌?

    劍無雙突然有些期待和秦命來一場生死之戰,那種感覺,讓他血液沸騰。

    高空上,清淵居高臨下,沒人能夠讀懂他的眼神。

    在所有目光下,他淡淡的伸出手,在臉頰之上擦了一下,再看時,手指上竟然有一滴殷紅血跡。

    看著那血跡,清淵沒來由的笑了。

    “有趣,著實有趣。”

    他勾了勾唇角,而后用一種莫名的眼神看向秦命。

    “我本以為北策軍劍無雙,已經是難得一見的天才,不曾想,竟然還有所隱藏?”

    說著,他嘴角笑容愈加放大。

    “也罷,這樣也好,戰斗總不至于太枯燥。”

    嗡!

    話音剛落,眾人只感覺虛空中仿佛有什么力量穿梭而過,高空上清淵還明明白白的站在那里,然而下一刻,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清淵卻突然出現在秦命面前。

    隨之而來的,是攜帶澎湃肉身之力的一拳。

    這一拳,轟然轟出!

    肉身力澎湃,直接是擊穿虛空壁壘,在秦命的眼中被不斷放大。

    當此時,眾人看向那高空,頓時齊齊一震。

    當清淵一拳轟出的時候,那高空上的身影,方才淡淡消散。

    殘影!

    這是得多么驚艷的速度,才能做到在虛空中留有殘影的地步?

    不及眾人多想,清淵雄渾氣勢,已經是轟出。

    剎那間,秦命一掌抬起,而后順著清淵的攻勢,朝后一拉,與此同時,身體一個錯位,和他平行。

    緊接著,五指微張,一把握住后者拳頭,同時,一記腿鞭,橫掃而出!

    清淵眼神微微一動,同樣也是以極快的速度一腳掃出,二人腿鞭橫掃在一起,清淵同時以左手切出,秦命被迫松手,二人頃刻間交手,頃刻間落幕。

    這絢麗的戰斗技巧,在場竟然沒有幾個人能夠完全捕捉完全。

    咻!

    二人各自拉開身位。

    此時清淵看向秦命的目光,已經變了。

    “你竟然擁有如此戰斗技巧和戰斗本能?”

    他有些驚聲的開口。

    剛開始自己的那一拳,可謂是雷霆萬鈞之勢,一般人根本難以反應。

    即便反應過來,自己那雄渾氣勢的一拳,旁人也招架不住。

    但是剛才,秦命突然之間就展現出無與倫比的戰斗天賦。

    “先是卸力。”

    “而后借力打力。”

    “很難想象,這等戰斗本能,會出現在你的身上。”

    清淵開口,此刻,他已經毫不掩飾自己的驚嘆。

    這話說出,四面俱靜。

    所有人都眼神震撼的看著秦命,剛才發生了什么?電光火石之間,秦命竟然接住了那一拳,并且,聽意思,還進行了反擊?

    身為元帥的高仙芝,此刻也是一臉詫異的看向秦命。

    整個北策軍,能夠完整捕捉剛才所有戰斗細節的人,他算是一個。

    而剛才那突然爆發的交手,也是讓高仙芝盡數看在眼里,就是因為全部看在眼里,所以他才會驚訝。

    他設身處地的想了一下,如果換做是他迎接清淵的那一拳,恐怕都難以做到如此完美的化解。

    他深知那一拳的雷霆攻勢。

    然而秦命突然爆發出的戰斗天賦,宛若武道老手,經歷無數戰斗方才可以凝練而出的戰斗技巧。

    這得經過多少次生死考驗?

    這得經歷了多少次戰斗才能形成的戰斗本能?

    剛才秦命那一招卸力,而后借力打力,進行反擊的技巧,太驚艷了!

    高仙芝不得不服,光是那一手,舉國上下,恐怕都無一人能夠達到。

    當然,除了大秦第一強者拓跋夫。

    但高仙芝可以肯定,即便是拓跋夫看到了這一幕,恐怕也會驚嘆不已吧。

    另一邊,劍無雙看著那交手,目光又陰沉下來。

    “師尊,剛才那秦命,是不是動用了其他手段?”

    他不相信,秦命能夠做出這樣的反應。

    然而這一次,天老卻沉默了。

    “師尊?”劍無雙眉頭一皺。

    然而體內,還是沒有任何回應。

    但他能夠感受到天老的存在,此時的天老,定然也在注視著那里的戰斗。

    “不愧是頂尖世家培養出的天才,今日,繼續戰吧!”

    秦命血液沸騰,戰意昂揚。

    聞言,清淵眼眸中,泛起一絲波動。

    “如此看來,清羽敗在你手中,不冤。”

    “但是,莫不是以為借助了其他力量可以和我暫時抗衡,你就有資格和我平等對話了?”

    清淵冷聲一笑。

    “你和那劍無雙,都是有際遇之人,不過外力,終究是外力,總會有削弱的時候吧?”

    聽到這,秦命眸光微微一閃。

    這清淵的眼神倒是毒辣。

    的確,因為他和琥珀之間有血脈鏈接,所以可以暫時的借助琥珀的力量。

    但這只是暫時的,而且這種力量,對琥珀本身,也是一種消耗。

    “所以,速戰速決吧。”秦命微微一喝,他知道,這場戰斗,不能拖。

    “誅天!”

    秦命手一招,誅天筆握在手中,靈力灌入,誅天狼毫頓時一涌,寒光乍現。

    “第一形態,萬化!”

    頃刻間,無數雪白狼毫沖天而起,朝著清淵絞殺而去。

    感受著誅天筆的不凡,清淵倒也沒有托大,他手掌一揮,一柄青色巨斧,懸浮身前。

    轟!

    巨斧斜劈而下,靈力光斬之間是將那漫天狼毫盡數斬斷。

    當此時,清淵體內經脈鼓動,身后一座舉世而立的巨大血色擂臺,此時也是浮現身后天穹中。

    “地階高級命魂,血脈領域!”

    清淵嘴角一勾,那擂臺便是以一種不可抗的力量,直接將秦命籠罩在內。

    那擂臺,仿佛暗合天地規則,對敵者,不可抗拒,只能被動接受。

    看到這,一旁劍無雙眼神復雜。

    這清淵的命魂,著實詭異。

    如果不是這擂臺,憑借他和天老的聯手,對戰那清淵,倒也有幾分勝算。

    但他敗,就敗在那血脈領域中。

    擂臺四方,一片小天地。天地之中,清淵掌血脈,幾若無敵!

    他看著那被擂臺吞沒的秦命,輕蔑地搖了搖頭。

    “不知你能在那領域中堅持多久?”

    他的眼神,充滿不屑。

    在他看來,自己能鏖戰這么久,已經是驚才絕艷。

    而秦命?

    恐怕連活著出來都難吧?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