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伯爵夫人十六

伯爵夫人十六

    很快整個國家都在談論巴薩伯爵夫人把阿喀琉斯公爵打敗的事。公爵大人由此對伯爵夫人一見鐘情, 他不僅給了伯爵夫人無數的金銀財寶, 連領地都奉獻給了夫人。

    平民們對這種貴族的愛情故事津津樂道, 貴族們卻看到了暗流涌動。阿喀琉斯有多大的產業?他手里的軍隊讓國王都忌憚。

    他果真失敗了?還是借此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不管如何, 伯爵夫人肯定上了他的船,現在公爵大人手里的籌碼越來越大了, 貴族們私下里議論紛紛。

    許諾毫不客氣的收下了大把的賠償款,接著就開始擴充隊伍。

    她看著賴在自己別墅里不走的阿喀琉斯, “你要是沒別的問題, 我可要改造你的領地了?”

    阿喀琉斯眼睛眨也不眨, “說了都是你的領地,你想怎么改都可以。”

    許諾就毫不客氣的派了人, 對阿喀琉斯道“改革必定招來抵抗, 我需要你的護衛隊在后面一力支持!”

    阿喀琉斯招來護衛長, “一切聽從夫人的吩咐,我的領地, 夫人想怎么改就怎么改, 有不聽話的你給我處理了!”

    有了阿喀琉斯的保證,領地改革十分順利, 田地和奴隸村相繼整頓起來。

    護衛長擔心的對阿喀琉斯道“現在領地上人人都稱頌伯爵夫人, 大人, 您的威望越來越小了!”

    阿喀琉斯毫不在意, “沒關系,我想看看她能走多遠,希望她不要辜負我的期望!”

    為了兩地之間好管理, 許諾甚至派人去和兩地之間的貴族商量交換領地,這樣,她就可以把阿喀琉斯的領地和自己的領地連接起來。

    阿喀琉斯知道后,直接帶人威脅恐嚇,把這些小貴族都趕跑了。

    許諾忍不住頭疼,“你這是在給我樹敵?”

    阿喀琉斯笑的異常燦爛,“他們本來就愚蠢迂腐,你看看,你的領地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可他們呢,照樣故步自封,連自己的肚子都填不飽,還敢說您觸怒了上帝,遲早會遭到報應,我不過是讓這些蠢人不再礙眼罷了!”

    被阿喀琉斯這么一弄,許諾只能加快招兵買馬,以防萬一。

    果然,三年后,國王已經不能容忍許諾的威脅,國家一半都在伯爵夫人和公爵大人手里,還有無數的平民和小貴族投奔過去,國王的權利越來越小,他發出了討伐令,組織那些忌憚許諾和阿喀琉斯的貴族向許諾開戰。

    許諾看著阿喀琉斯,“這幾年你上躥下跳,忙的不亦可乎,現在總算如愿了?”

    按照許諾的脾氣,安安靜靜的抓生產搞發展,怎么也不會引來國王進一步的關注,可是阿喀琉斯才不會這么安靜,他不停的挑撥國王脆弱的神經,然后國王果然就不想忍了。

    阿喀琉斯笑道“遲早都有這么一天,你現在缺什么?人還是財?這么幾年,我全力支持你所有的決定,最盼望的就是這一天!”

    許諾道“我覺得你是在推著我上位,然后把我殺了你好奪位,是嗎?”

    阿喀琉斯輕輕執住許諾的右手,“我的女神,無論誰敢有這個念頭,我第一個把他送入地獄,包括我自己!”然后輕輕的印上一吻。

    許諾無奈的翻了個白眼,對于阿喀琉斯,許諾一直搞不清這個神經病到底怎么想的,當初的投降還可以說是為了轉移國王的注意力,可他后來果然把領地完全交給了許諾。

    一開始許諾一直警惕著,就怕他一旦神經發作來個不管不顧,但是阿喀琉斯像個智障兒童一樣對許諾的每一條命令都歡天喜地的接受,哪怕在自己的領地上控制力減弱都沒反彈。反而配合許諾做了不少的工作。

    有了阿喀琉斯的全力配合,才能在短短三年里訓練一支可以匹敵國王的軍隊。許諾猜測阿喀琉斯有坑的腦子里是不是想玩一個養成游戲,把一個女人養成一個女王,然后在一邊高興的哈哈笑?

    反正不管阿喀琉斯怎么想,走到這一步都是必然的結果,許諾從來不會主動去挑釁別人,但是也絕不會讓人拿走屬于自己的一切。

    安德魯有些懵,母親的能耐是很大,可是現在居然要和國王干仗,這個,好像一時有些無法接受。

    梅蘭妮拉著安德魯道“是國王陛下接受不了我們!你想想看,夫人努力了這么久,讓大家都過上了好日子,難道要拱手讓給別人?一旦我們失敗,你知道夫人和我們都會面臨什么嗎?我們會淪為最卑賤的奴隸,還是別人領地上的那種奴隸!”

    有支持國王的,自然也有支持許諾的,原主的父親就拉著自己的兒女毫不猶豫的站在了女兒一邊,那些原本依附阿喀琉斯的貴族自然也擁護許諾。

    這場戰爭幾乎毫無懸念,許諾手里的是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面對的是各個貴族拼湊起來的隊伍,猶如利劍劈開豆腐。

    短短半個月,國王的軍隊就潰不成軍,許諾帶著人打到了王城。

    國王自盡了,許諾帶著軍隊踏進了王宮。

    勝利的第一夜,許諾問九號,“我這算不算改變歷史進程?會對任務產生不利影響嗎?”

    九號道“不算,你又沒有造出核武器也沒拿出□□,一切都在當下的社會發展進程里,只要別想著統治地球稱王稱霸就行了!”許諾失笑。

    接管了整個國家,許諾第一時間沒有忙著登基,而是安撫民眾,不管戰爭的起源是什么,受害的永遠是老百姓。

    其實許諾哪怕逼死了國王,囚禁了王室成員,沒有得到教廷的允許,她永遠當不成女王。

    好在許諾對這個并不在乎,國王已然失敗,依附他的貴族自然也成了階下囚,他們的領地就成了許諾獎賞功臣的戰利品。

    許諾有意識的限制了貴族的領地,把土地盡量都歸國有。除了普通的分封賞賜,肯特摘掉了奴隸的頭銜,他成了一名將軍。

    很多從一開始跟隨許諾的奴隸都獲得了自由,他們不用再帶著奴隸的頭銜生活。

    整個王宮變成了大型的辦公場所,忙的熱火朝天。

    這個國家在許諾眼里要改變的太多太多,她每天的睡眠都只有兩三個小時。

    各種人才需要提□□安排到各種崗位上。

    半年后,許諾才堪堪穩住整個局勢,接著就是一系列的改革。這些改革并不觸動各方的利益,新建公共廁所,城市修建下水道,土地需要施肥等等。

    都是許諾原本領地上做熟的一些事。然后推廣新的作物,番茄,土豆,甘蔗等等。

    許諾還找來了詹姆斯船長,組建皇家船隊出海歷險,她需要船隊帶回來更多的植物和各種技術,也能把自己生產的瓷器香料賣到別的國家去。

    詹姆斯十分恭謹的對許諾道“殿下,請恕我直言,您還沒有登基,還不是女王,這個皇家船隊,恐怕不能讓教廷承認。”

    許諾道“無所謂!反正我現在住在王宮,整個國家在我手里就成!”

    詹姆斯領命而去。

    接著許諾開始廢除各種陋習,不許任何貴族無條件處死領地上的奴隸和平民。她還不能馬上廢除奴隸,只能想辦法提高奴隸的待遇。

    每個貴族的奴隸都要進行登記,一旦有意外死亡,貴族將要支付一大筆賠償金,要是覺得養不活奴隸了,可以交給國家處理,總之奴隸不能隨意殺害。

    這一條貴族們的反彈也并不嚴重,畢竟奴隸也是財產,誰會無緣無故損害自己的財產。

    梅蘭妮姐妹倆忙成了陀螺,她們是許諾的機要秘書,安德魯都在不停的忙碌,佩里斯接管王宮的后勤工作,瑪麗蓮成了宮女們的頭領,每天高昂著腦袋來來去去。

    蘭頓男爵在許諾的授意下正在組建皇家學院。一開始依附許諾的小貴族,現在都得到了重用。

    整個國家都在一點點的蛻變中,城市的環境開始變得干凈整潔,奴隸們都可以上街游玩,各種物資都在一點點的豐富起來。

    皇家糧店里面的糧食便宜又豐富,老百姓生活穩定了,他們就開始贊揚女王的一切,盡管許諾到現在都沒得到教會的認可。

    阿喀琉斯幫了許諾很多的忙,他并不是一個只知道吃喝玩樂的草包,許諾給了他一個總理大臣的位置。

    可這位總理大臣主要的工作就是不停的勾引許諾,不是殷勤的替她捏肩捶背,就是裸露著自己的胸膛引誘她,企圖讓許諾撲到他。

    許諾每天累的像條狗,哪里還有心思看美男,她有氣無力的對阿喀琉斯道“你與其這樣,還不如幫我把活干了,等我緩過勁來,我才有力氣欣賞你!”

    教會等許諾向他們遞交登基的申請,等來等去等了兩年都不見民間稱呼的克里斯蒂娜女王向他們遞交申請。

    女王把國家治理的越來越好,海港上每天都有無數的船只進進出出,在女王的港口上,進港的人一定要去洗澡,然后讓醫生看是否有疾病,只有洗干凈,身體健康的人才能進入港口。

    這一點一開始很多人都不能理解,但是洗澡是免費的,看病也是免費的,何樂而不為。

    后來別的國家的港□□發了疫病,原因就是那些得病的水手帶來的,大家對女王的真知灼見更加敬佩。

    城市經過整改,再也看不見各種穢物,以前貧民窟里老鼠亂竄,現在女王下令定期殺死老鼠,醫生們走街串巷的查看環境衛生。

    當別的地方接連爆發黑死病,只有女王的城市安然無恙,百姓們都說上帝保佑著女王陛下,所以女王陛下才能保護自己的臣民。

    許諾雖然統治著一個國家,不過現在各國的領地其實都不大,和原本的祖國根本沒得比,所以,許諾的統治很快就變的穩定起來。

    整改后的土地產出了更多的糧食,養活了更多的人,許諾的國家成了周邊所有國家當中最富庶的存在。

    在許諾的國家里,教會也存在,許諾并沒有嚴厲打壓教會,但是由于教廷對女王陛下含糊的態度,這就導致女王陛下對教會的態度也一般起來。

    女王陛下對教會的供奉十分敷衍,對教會成員的態度也很隔閡,不過這一點教會也沒辦法,教皇不承認許諾,在女王陛下的王國內,神父們的生活就不好過了。

    想要用教廷壓制許諾吧,人家根本不鳥你,女王陛下手里的軍隊不是吃素的。

    五年后,教會也忍不住了,主動和許諾商量登基的事,許諾笑意盈盈的答應下來。

    教皇來到帝都,看到了各種恢弘的建筑,整潔的城市環境,還有戒備森嚴的王宮,以及來往民眾臉上滿足的笑容,教皇的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

    教皇有自己的軍隊和車架,十字軍所到之處讓人瑟瑟發抖,可是到了許諾的領地上,女王迎接教皇的軍隊一點都不比十字軍氣勢低下,他們的鎧甲閃亮,武器鋒利,看見十字軍也絲毫沒有敬畏。

    迎接教皇的人是胡安,他早就和肯特一樣是將軍,肯特守護著王宮,胡安過來迎接教皇。

    登基前教皇都沒等來許諾的朝拜。

    主教和神父早就明白,因為教皇至今不承認女王陛下的合法地位,女王陛下惱怒了。

    誰也不敢說女王陛下這么做是對教廷的不尊重,人家又不是無知愚蠢的婦人,女王陛下手里掌握著上萬的軍隊呢!

    登基那一天,許諾穿上了長長的華麗的長袍,當她來到教皇跟前,教皇一臉慈愛的站在臺階上看著許諾。

    走到教皇跟前,許諾微微偏了偏頭,阿喀琉斯手一揮,幾個侍從飛快的搬來臺階一樣的墊腳凳子,許諾一步步走上去,和教皇一樣高,四目相對。

    教皇的臉色都變了,許諾嘴角帶笑,一動不動。

    十字軍頭領看了一下四周的布置,女王的軍隊拿著泛出冷光的兵器一層又一層的圍在教堂內外,頭領只能暗示教皇趕緊給女王陛下戴上冠冕,否則不好收場。

    教皇憋了一肚子火,僵硬的給許諾戴上皇冠,許諾輕輕點了點頭,然后扶著阿喀琉斯的手,一步步走出教堂,登上布滿鮮花的馬車,開始在城里面□□。

    街道上的民眾擠的水泄不通,浩蕩的女王萬歲響徹云霄。

    阿喀琉斯低聲道“你怕嗎?”

    許諾一邊向民眾揮手,一邊道“并不!教皇不敢對我們發動戰爭,別人怕他的十字軍,我可不怕,到時候在我的國家里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打壓教會!可惜教皇并不敢無故發兵。”

    阿喀琉斯嘴角含笑,緊緊握住許諾的另一只手,她永遠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又如此一往無前,勇敢的讓男人都自愧不如的女王,怎么能讓他不愛!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