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伯爵夫人六
    許諾當然不會放過想對自己不利的人, 那幾個密謀恐嚇她的監工,她把他們全部抓了起來,然后當眾打斷了腿, 野豬比爾幾個人也被鞭打了一頓。

    接著許諾把所有的監工都從自己的領地上趕走了, “我不再相信你們這些心懷叵測的人!你們像陰溝里的老鼠一樣讓人惡心!”

    她從佩里斯手里把經濟拿了回來,“我質疑您的忠誠, 我得自己保護自己!”

    現在整個領地都落入了許諾之手,仆人奴隸全都聽從女主人的吩咐, 佩里斯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

    許諾很快購買了鐵,然后開始打造槍頭,她還沒有足夠的鐵去打造刀劍和鎧甲, 只能先打造槍頭。

    許諾在河邊養了一大群的鴨,這些鴨子已經開始下蛋,鴨舍旁邊是雞舍, 雞也在下蛋。

    許諾把鴨蛋全部腌成咸鴨蛋,雞蛋就作為工作勤奮的獎勵。

    她的領地上一派的欣欣向榮。

    佩里斯眼看女主人再也不信任她, 他只能去找原主的兒子——安德魯少爺。

    安德魯少爺在城里讀書,一般不回家, 接到管家過來找他的消息,安德魯有些驚訝。

    等到聽完佩里斯的哭訴,安德魯微微皺著眉頭, “管家先生,我想問一下,您到底知不知道這些監工會對我的母親不利?”

    安德魯張口結舌, “他們提過一句,我沒有同意,我也不知道他們會這樣干……”

    安德魯十分嚴肅,“先生,那么我的母親質疑您的忠誠完全正確,如果換做我的父親,您會不提前警告他嗎?”

    安德魯看了佩里斯一眼,“當然,我的母親也有不對的地方,現在我學業緊張,等到這里考試結束,我會回去一次。先生,您應當記住,你的職責是保護巴薩家族,我的母親沒有感受到您的保護,這點是您的責任。我希望您效忠我的母親就像曾經效忠我的父親一樣!”

    佩里斯雖然沒有從安德魯那里得到什么安慰,但是他也相信小主人回來后領地會恢復原樣的,而他也應該反省一下,女主人不再信任他,他也是有責任的。

    冬季又悄悄的來臨了,莊園里又開始進行屠宰工作,不過今年屠宰牲畜不單單是因為飼料不夠,而是許諾養的動物太多了,需要減少一下。

    她留下了明年繼續繁衍的家畜,其余的開始屠宰。

    冬小麥的長勢還算好,牧草已經收進了倉庫,這個冬天,許諾的領地上不會再凍餓死人。

    菊花和茉莉花今年收成不錯,大家都學著女主人泡茶喝,整個莊園都散發著花香。

    屠宰工作十分繁忙,做香腸腌制各種肉類也十分繁忙,連帶著伊蓮娜帶著女人們鞣制皮子也進行的如火如荼。

    場院上架起了好幾口大鍋,骨頭湯一天到晚的熬煮著,咕嚕嘟嚕的冒著香氣,惹得貓兒狗兒半步都舍不得離開。

    許諾不習慣現在的烹調手法,她特意種了生姜,還把橘子皮曬干當去腥味的調料用。

    加了一些生姜和橘子皮還有別的香料的肉湯,味道好的讓人停不下來嘴。不過胡椒許諾還是沒舍得用,胡椒在這里貴的離譜,價格直逼黃金,她都在考慮自己能不能鐘一些出來,不過沒有種子還是白搭,胡椒的原產地在東南亞,這里根本沒有。

    許諾只能用有限的幾種蔥姜蒜等調料。

    佩里斯看的直皺眉頭,香料是多么珍貴的東西,一般貴族只有在宴客的時候才會拿出來,女主人卻拿來給奴隸糟蹋!

    巴薩家族幾百年的產業,眼看著就要被伯爵夫人糟蹋完了,小主人什么時候回來看看啊!

    屠宰期結束,莊園里暫時沒了大項目的工作,許諾想去城里看看,一來了解一下現在社會狀態,二來看看可不可以買一些玻璃回來當窗戶用。

    她也翻看過賬目,知道自己這個伯爵夫人其實家底并不豐厚,領地是她的,但是她也要交稅。

    這點很諷刺,如果別的貴族把她的領地打了下來,這些領地就成了別人的戰利品,那個勝利者將繼續交稅。

    許諾覺得,既然這樣,我還交哪門子的稅啊,反正我交稅也保證不了什么,保護領地的事情還是自己干的!

    佩里斯給她解釋,“巴薩家族想要保證爵位的傳承,就必須要交稅。”

    好,交稅的事情暫時不說,接著看產出,現在的不算,以前莊園上的產出能養活一百多人就不錯了,實際上連主人帶奴隸還有那些自耕農,許諾的領地上有四五百人呢!這些人沒餓死?

    佩里斯解釋,“奴隸不能算人,他們能活下去就活下去,活不下去死了,明年再買新的。自耕農需要交田租給夫人您,干嘛要您負擔他們的生活?”

    原來貴族就是一群吸血鬼,整個莊園的產出只供應貴族一家,其他人是死是活和貴族毫不相干!

    許諾整改了耕種方法,今年收獲的糧食可以滿足所有人的口糧,包括奴隸。

    她決定帶著肯特去城里看看,臨走前仆人的管理交給了瑪麗蓮。

    瑪麗蓮全聽許諾的吩咐,她現在已經是所有仆人的頭領,她當然更珍惜這個機會。

    許諾道“我不希望回來后,有人當著我的面去聽佩里斯的吩咐,你做不到,回來后我就不要你做領頭的人。”

    瑪麗蓮再三保證,一定不會,主人您走的時候什么樣,回來還是什么樣!

    接著是奴隸,肯特自己帶走了,留下的人要時刻看好了莊園,佩里斯無關大局的話可以聽,想要干涉許諾定下的規矩,奴隸們可以無視佩里斯的話。

    許諾對著僅次于肯特的考利道“我走以后莊園就交給你們看護,別辜負我的期望。”

    考利把胸脯拍的砰砰響,“主人你放心!考利一定看守好我們的家園!”

    女奴和孩子們許諾交給了伊蓮娜,“你把這些姑娘和孩子照顧好了,不許任何人欺負她們!”

    伊蓮娜捂著胸口給許諾鞠躬,“伊蓮娜保證!”

    許諾帶著十個奴隸護衛和一個女仆出發去了馬塞城。

    城市給她的印象十分糟糕,那低矮的茅草房像籠子一樣成片成片聚集在城市里外,街道上更是污穢泥濘不堪。

    她直奔姐姐恩賽子爵夫人家,一個帶著奴隸的貴族女人住客棧?還是算了吧。在偏僻的巴薩領地,許諾折騰的再嚴重消息也傳不遠,這里是城市,她需要保持自己的形象。

    子爵夫人見到妹妹十分歡喜,馬上就把她安置了下來,喋喋不休的要帶她去購物,帶她去看演出等等。

    許諾耐心的等她說完,“姐姐,我知道你的好意,馬塞有港口,我想看看那些商人帶來了什么新鮮東西。”

    子爵夫人道“這個簡單,我帶你去那些店鋪,你就能看見新鮮東西啦!現在你來,讓我替你打扮一番。”

    許諾委婉的拒絕了,“你知道阿諾走了還沒多久,我沒心思打扮……”

    子爵夫人嘆息道“傻妹妹,你得自怨自艾到什么時候,理査德走了這么久,你也應該振作起來,就算不是為了你自己,你也應該考慮一下安德魯啊。”

    許諾低下頭不說話,讓感情豐沛的姐姐自己去意會吧。

    既然是繁華的大城市,自然也有高大上的店鋪,許諾轉了幾圈就沒了興趣,那些東西看著太假。

    什么神秘東方的珍貴絲綢,許諾一看就是假的,原來造假也不是現代人獨有的手段。

    不過她還是看到了很多有意思的東西。

    比如說瓷器,確實是神秘東方來的,價格貴的離譜,

    許諾在商鋪里沒有買東西,轉頭去了碼頭,碼頭上魚龍混雜,濁氣逼人。奴隸,苦力,乞丐,小孩,商人,水手,妓/女等等什么人都有。

    肯特他們緊緊跟在許諾身后,替她阻擋人流的擁擠。

    在碼頭上,許諾看到了不少自己心儀的東西,比如被當做觀賞作物的盆栽番茄,還有被認為是有毒的土豆秧苗,甚至還有一顆花椒樹。

    她想買下這些東西,裝載這些東西的船長和許諾在碼頭上簡陋的小酒館里談生意。

    船長吐了口唾沫,“我也是應別人的要求才替他帶來這些東西,哪知道東西我帶來了,這個混蛋卻不見了,以后我再也不做這些賠本買賣!東西不值錢,但是我帶過來廢了大力氣,所以我也不能賠本賣給您,這點您得知道。”

    許諾點了點頭,把這些東西都買了下來,甚至還道“詹姆斯船長,我還可以給您一筆定金,下次出海,我想請您替我尋找一些東西,如果您能找到,我還可以出高價收購。”

    詹姆斯道“行啊夫人,我們走船也是為了賺錢,只要您別騙我,我辛辛苦苦拿回來東西最后您不要,那我就要虧死啦!”

    許諾把想要的甘蔗和大豆等物詳細的描述給詹姆斯聽,然后還給了一筆定金。約定找到東西的話,請他帶信給恩賽子爵夫人。接著把番茄和土豆等盆栽帶回了子爵夫人家。

    肯特道“主人,我們不能肯定這位船長會給您帶來哪些東西,您先付了錢,要是他不遵守信用怎么辦?”

    許諾道“他是船長,就是我不讓他尋找這些東西,他都要在海上漂泊,在各國做生意,我給的錢不多,卻可以讓他重點關注我想要的東西,一旦遇見了,他就一定會給我帶回來,因為我預先給了錢,打消了他的顧慮。可要是我只是隨口一說,他就不會放在心上,哪怕遇見我想要的東西,他都不一定會給我帶回來。”

    恩賽子爵夫人看見妹妹不買新衣服新首飾,買回來一堆不知道派什么用處的植物,她十分失望。

    接著道“后天公爵夫人宴客,你和我一起去吧,雷納爾也會去,上帝啊,你不知道雷納爾有多么招人喜歡!”

    許諾一點都不想去赴宴,也不想去見什么雷納爾,她要回領地試著種植新到手的土豆和番茄還有花椒!

    子爵夫人極力挽留,許諾不好意思一再拒絕這位一直為她著想的姐姐,她跟著子爵夫人出席了宴會。

    為了參加宴會,她換上了鮮亮的衣裙,和姐姐坐著馬車到了公爵夫人的別墅里。

    別墅里早就衣香鬢影人來人往,那些涂脂抹粉帶著假發的貴族男子許諾看了只覺得辣眼睛。

    恩賽子爵夫人向別人介紹著妹妹,原身以前很喜歡參加這種宴會,所以認識她的人也不少,大家紛紛和她打著招呼,許諾也十分耐心的點頭回禮。

    寒暄過后,許諾對姐姐道“我有點累,在這里休息一會兒,你去玩吧,別陪我了。”

    恩賽子爵夫人看妹妹確實沒什么事,就去找自己的姐妹淘,互相炫耀新的首飾,新的衣服,甚至談論一些哪位夫人的情人這些愉快的話題。

    許諾在角落里無聊的坐著,大客廳里倒是燈火輝煌,巨大的燭臺圍繞著大廳,成百上千的蠟燭燃燒著,把大廳照的亮如白晝。

    旁邊還有人演奏樂器,許諾湊得近一些,拿了一杯葡萄酒慢慢抿著,聽音樂比和這些貴族夫人談論沒營養的話題好多了。

    許諾其實也愿意去聽聽那些貴族男人之間的夸夸其談,畢竟從中間也能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消息。

    不過現在的男人看見女人就不會談論那些“國家大事”,他們只會微笑的恭維女士衣服好看,舉止優雅,期望發展一段浪漫的感情,從不會認為女人能聽懂那些深奧的話題。

    許諾無聊的聽著音樂,喝著葡萄酒,等喝完一杯,她想尋找地方放下手里的空杯子,這時候一個男子從她手里接過了空杯子,招來一個仆人,把杯子交給了仆人。

    許諾只能微笑著道謝,那個男人也帶著假發,好在臉上的妝化的不濃,也算能看的下去。

    男人輕輕握住許諾的手,給了一個吻手禮,“雷納爾原為美麗的夫人服務。”

    許諾一僵,心想,還好老娘帶著手套,不過這個名字倒是有點熟悉,哪里聽過呢?

    許諾得維持基本的禮節,只好和這個雷納爾寒暄著。

    雷納爾不停的贊揚著許諾的風姿,稱贊她的頭發、眼睛和嘴唇。許諾越聽越無趣,要不是怕失禮,她恨不得拂袖而去。

    這時候姐姐過來了,許諾吐了口氣,覺得可以清凈一下了,恩賽子爵夫人十分興奮,和雷納爾聊的火熱,許諾慢慢的退出他們的談話圈。

    等到宴會結束,雷納爾特地送許諾和子爵夫人上馬車,還用深情的眼睛含情脈脈的看著許諾。

    許諾完全無感,子爵夫人卻不停的拍著胸脯,“哦,天哪,哦,天哪,雷納爾喜歡你!妹妹,他喜歡你,你看到他的目光了嗎?你有沒有感動?”

    許諾毫不客氣,“我不感動!我覺得他看任何一位夫人的眼光都和看我一樣。再說我是個寡婦,他想引誘我嗎?”

    子爵夫人十分遺憾的看著不開竅的妹妹,“你知道馬塞城里有多少貴族夫人瘋狂的追捧著他,他畫的畫還沒畫完就被人預定了,他是無數人的夢中情人!”

    許諾接口,“不是我的!我對他毫無感覺。”

    媽蛋,這就是那個讓原主死的毫不名譽的畫家!許諾決定有多遠她就離多遠,誰愿意沾惹誰就去,她毫不稀罕!

    辭別了熱情挽留的子爵夫人,許諾回到領地,因為氣候寒冷,這些植物不可能直接種在田地里,許諾只能把它們繼續當成盆栽放在溫暖的室內,特別叮囑仆人細心照顧。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24065251的打賞!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