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伯爵夫人四
    許諾有了一百多人的采石隊, 石料也越堆越多。

    佩里斯又來找許諾了, “我們不能負擔奴隸們這么多的食物供應,收獲的糧食都要被他們吃光啦!”

    領地里奴隸們的食物還是佩里斯負責的,許諾那八十畝的糧食還沒動。佩里斯也根本沒把女主人那些糧食放在眼里, 八十畝的產出, 能有多少?女主人還種了很多花草,剩余的糧食就更少了。

    許諾看著佩里斯, “先生, 據我所知, 以前伯爵在的時候,每年都會宴請許多的客人, 他們浪費的糧食都不知道有多少, 今年我一個客人都沒請,難道這些節省下來的糧食連幾個奴隸都喂不飽?”

    佩里斯氣的滿臉通紅,“話不是這么講的, 那些是貴客,我們理應招待他們,現在這些是骯臟的奴隸, 您不應該對奴隸這么好, 這會讓人恥笑的!已經有人在笑話我們啦!”

    許諾笑了,“呵呵, 我對他們好?佩里斯,我讓他們光吃面包不干活了嗎?就是那些你嘴里的小崽子,一大早就起來撿糞便拾柴火, 手上都是凍瘡,我讓他們休息了?那些采集石料的奴隸,每天要背著沉重的石料來來去去,我只是多給了兩塊黑面包,這就是我的好?”

    佩里斯沉默了一下,“今年凍死的奴隸少了很多,您對他們確實很仁慈!”

    許諾也冷了臉,“先生,希望您明白,這些奴隸是我的財產,他們每一個都是我花錢買來的,難道他們的死亡會給我帶來利益嗎?他們每死一個,我就要損失買他們的錢,還要耽誤明年春天地里的活!請問,您希望我的財產在這個冬天都凍死餓死嗎?”

    佩里斯低下頭,沉默了一會兒,給許諾鞠了一躬,“夫人,請原諒我的魯莽,但奴隸是不應該給他們吃飽的,他們既懶惰又狡猾,吃飽了就不會愿意花力氣干活,他們愚蠢,永遠也不會感激您對他們的好!”

    許諾有些無力,也無法去改變佩里斯的想法,這個老頭有自己固執的理念。

    許諾嘆道道“好吧,我可以答應你減少一半的糧食供應。”反正奴隸的糧食本就又少又粗糙。

    她自己還有一些存糧,應該可以支撐下去,畢竟冬天已經過了一大半。而奴隸的伙食,即便經過她的改善,也沒有達到大魚大肉的地步。

    佩里斯滿意了,總算讓女主人做出了讓步。

    許諾接著道“先生,我查看了一下賬目,有些稅務需要您去城里替我打點一下,還有一些我的私人事情,也需要您給我處理。我十分記掛安德魯,需要您替我給他帶一些東西過去,然后看看他過得好不好,有什么需要。還有這些信件,我希望您能親自替我交到我的親人手里。”

    許諾支起胳膊,很是認真的看著佩里斯,“先生,您是巴薩家族多年的頂梁柱,盡管我們有些想法不一樣,我對您的敬意是不會改變的,我也永遠信任您,所以這些事,我只能讓您去做!”

    佩里斯十分感動,他確確實實一切為了巴薩家族,哪怕和女主人起爭執,也是為了讓巴薩家族更好。

    既然女主人都這么說了,佩里斯當然不會拒絕,不過他有些擔心,“春天馬上就要來臨,我走了以后春耕怎么辦,還有新的牲畜要買一些回來。”

    許諾微笑,“這些都是做習慣的事,您不在,還有監工呢,您一切放心吧!”

    佩里斯就放心了,接著找來監工們吩咐了一遍,然后準備啟程去給女主人辦事。

    許諾道“現在天氣太冷了,等到稍微暖和一些,您再出發,這樣我也放心!”

    你這么早走,就會早早回來,我把你支開可是希望多爭取一段時間的!

    佩里斯又感動了,特意晚了一段時間,等到河里的冰開始融化,佩里斯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佩里斯一走,許諾趕緊把所有的奴隸都召集了起來,她讓肯特他們三十個奴隸當隊長,每一個人帶領十個人作為一個小隊,五十個人安排一個大隊長,肯特是全部奴隸的管事。

    那一百個參與采集石料的奴隸沒有絲毫反抗,剩下的人一看大多數人都愿意了,也就沒什么好疑問的了。

    分好了隊伍,許諾開始分配任務,她發下了鐵質農具,讓奴隸們去地里刨出去年沒有腐爛的麥根,順便把地整理一下。

    巴薩領地里早早就開始干起了活,許諾甚至在田間地頭支起了露天灶臺,鍋里熬起了麥粥,早上一碗濃濃的麥粥下肚,平時還有熱水可以喝,晚上又是一大碗麥粥和一塊黑面包。

    就是這些簡單的飲食,讓三百多個奴隸干活的勁頭更大了,因為分了組,干活的區域也劃分了出來。有些小組干活買力,一天干下來可以超出別人許多。

    然后到了晚上,別人就眼睜睜的看著他們的粥里有女主人賞賜的臘肉!

    這一點點小小的激勵,刺激的奴隸們干活特別賣力,短短半個月,整個領地里的田地都翻了一遍,這也歸功于許諾準備了鐵質的農具。要是單用手刨,把手指頭刨禿了也沒這么快。

    一旦愿意開動腦子,奴隸們干起活來效率就高了很多,鐵質農具不可能人手一把,一個隊伍有一兩把就頂天了,于是他們自覺的分配,挖麥根的用農具,剩下的人就負責把麥根清理出來。

    接著就是施肥,這個步驟一開始還是引來了奴隸們的不安,這時候的大流還是土地里不施肥。肯特那些人壓下了所有反對的聲音,然后親自帶著人示范如何施肥。

    晚上的時候肯特開始給奴隸們講話,“你們覺得糞便骯臟,但是上帝會讓這些東西變成滋養土地的肥料,土地會給我們豐厚的回報!我們不應該質疑我們的女主人,你們每天吃的糧食,都是女主人額外給我們的,在別的貴族家里,會有這些食物嗎?難道你們想離開這里,去別人家干活?”

    吃飽肚子的愿望壓倒了一切,施肥這件讓所有人都無法理解的事,就這樣在許諾的領地上悄無聲息的進行著。

    許諾現在正在四處尋找甘蔗苗,她來了這么久,連純正的糖都沒吃到過,甜的東西少的可憐,蜂蜜貴的離譜。古代的華國好歹還有麥芽糖,這里幾乎就沒有糖!

    最后許諾也沒找到甘蔗苗,她只能望糖興嘆,想想過幾天空出手了做一些麥芽糖吧。

    還有那些牛奶制品,她都快瘋了!現代牛奶可以制作多少東西?奶油,奶酪,酸奶,黃油等等,都是又美味又好吃的東西。

    現在呢,哦,奶酪也是有的,那種綠糊糊,許諾就是閉著眼也吞不下!她頂多喝一些純牛奶,還怕擠奶工弄得不干凈。

    現在趁著佩里斯不在,她馬上組織了一隊心靈手巧的女奴隸,從擠奶開始,教她們如何對牛奶進行脫脂加工。

    她特別強調奶制品制作時要保證干凈,制造奶制品的作坊,墻上和天花板上都覆蓋上了干凈的白布。

    就這樣,她得到了酸奶、黃油還有奶酪,她還制作出了奶粉。

    這時候監工們來到了許諾的莊子,他們要開始工作了,就是用鞭子監督奴隸們下地干活。

    許諾很客氣,她愿意付錢讓他們無所事事,就是不要插手她現在的工作進度。如果不愿意就請離開。

    一個監工嚷嚷起來,讓作為女人的許諾不要摻和男人的事,這些不是一個寡婦應該做的!

    許諾冷冷的一笑,“這是我的領地,我說了算,你要是不愿意就給我滾!在我面前繼續胡說八道,我就讓人揍你!”那個人憤憤的離開。

    其他人沒有走,既然這個女人愿意花錢,卻不讓他們干活,這有什么不好。反正到時候地里沒有收成也是這個女人愚蠢引起的,和他們可沒什么關系。

    許諾解決了監工,繼續帶著奴隸們干活。農具趁手,很快春小麥就播種了下去,這一次,許諾領地里的種植方法,全部按照許諾的要求實施。

    而這些監工也把伯爵夫人的固執愚蠢宣揚的四處都是,人們都說巴薩伯爵夫人因為接連喪夫喪子整個人都精神恍惚啦,在自己的領地里胡作非為,都快把家產糟蹋光啦。

    許諾才不管這些閑言碎語,等到小麥播種完畢,佩里斯還沒回來。

    許諾就讓奴隸們開始修繕路面,城堡里延伸出去的路和鄉間小路都修起來,這些石料就派上了用處。

    許諾早就受夠了陰冷潮濕的城堡,她干脆選定地址,開始建造自己想要的鄉間別墅!

    為了能有磚頭蓋房子,她甚至還建了一座磚窯。磚窯的要求不高,她一邊燒磚,一邊指揮挖地基建造房子。

    其他人就在修路,造新的公共廁所。三百多人呢,一個公共廁所當然不夠。

    許諾甚至還準備建造一個公共浴室。

    整個巴薩領地上都在如火如荼的工作著,沒有一個人閑著,負責食物的,負責修路的,絲毫不亂。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每天隊長還要記錄每個人的工作表現。

    當然用不著文字,他們也識字。隊長手里的表都是圖形,每個人都有一個圖形,工作表現好的,就在后面畫一朵花,表現一般的就畫一個圈,表現不好的就只能得到一個三角形。

    然后根據表現,就可以領到面包,牛奶和肉干,表現不好的,基本上只能看別人喝牛奶吃肉干。

    肯特十分負責,他時刻都在巡視,一旦有人為了獲得更多的食物弄虛作假,整個小隊都會受到懲罰,而舉報就會有獎勵。

    等到佩里斯回來,他幾乎認不出領地里的模樣。

    許諾的鄉間別墅都建造了一小半,領地里的主要道路都修好了,平整寬闊,干干凈凈!

    磚窯在日夜不停的燒制磚頭,那些磚頭整齊的碼放在一邊。

    許諾現在正在按照一開始的小木屋,建造更多新的房子,這些房子由少量的磚石和大量的木頭組成,一排排整整齊齊,明亮寬敞。

    那個公共浴室也在建造當中。

    佩里斯差點發瘋,他才走了幾個月,怎么領地都大變樣了?

    許諾笑嘻嘻的接待他,“地里的莊稼都已經種下了,我看著正好有空,就讓他們別閑著,給我造新的房子出來住。”

    佩里斯崩潰了,“您的城堡不能住嗎?您這么折騰為什么不問一下我!”

    許諾心里撇嘴,那個城堡當然不能住,臭蟲蟑螂和蜘蛛老鼠都和我住在一起,連太陽都曬不到,我都快憋死了!要是問了你,我還能大動干戈嗎?開玩笑!

    許諾笑的有些無賴,“可現在都進行了一大半,總不好停下來推掉吧,那樣不是更加浪費。”

    佩里斯沒辦法,只能嚴肅的把賬目交給許諾看,“夫人,您這樣不管不顧,我們的錢可不夠了,還要購買新的牲畜和別的東西,哪里來的錢?”

    許諾低頭不語,雖然她進行了變革,可實際上她根本沒有胡亂花費,修路造房子的材料都是就近采集的。

    磚頭都是自己燒的,木頭也是領地里的產出,她實際花費的錢可以忽略不計,看看以前,巴薩伯爵夫人每年都要從馬塞城里買許多的首飾和衣服布料,那時候佩里斯可沒說錢不夠。

    這個老頭不過是不希望許諾改變領地的樣子,不希望她插手領地的各項事務,他更希望女主人繼續當一個無知的女人,哪怕去花天酒地尋歡作樂,也比在領地里指手畫腳要強!

    許諾面帶微笑,“是么?佩里斯,我不會拿著錢胡亂花的。你放心,我做這些東西幾乎沒有花錢,不過是需要奴隸們的勞動罷了,可我買他們不正是要他們干活么?這些東西都進行了一大半,不可能拆掉,現在只能讓我完成它!”

    她不在搭理佩里斯,帶著肯特開始巡視自己的領地,她不能忘記這是一個動亂的年代,原來巴薩伯爵的領地產出和別人一樣,每年都要凍死餓死一大批奴隸,今年的糧食只要不出意外,一定會會有大收獲,那時候就會引來覬覦。

    許諾可不希望辛辛苦苦一年,最后全便宜了別人!

    她查看領地的地形,然后記錄那些地方需要搭建哨臺。

    有了鐵質的農具,加上她還決定把牲畜引入田地,將來有一部分人手就會空閑出來,這些人就是許諾用來訓練保衛領地的士兵。

    現在一個領主想要保護自己的領地,就需要去尋找騎士,和騎士在教堂簽訂效忠契約,在契約的約束下,騎士才會保護你的領地。

    巴薩伯爵的領地偏僻,原來還有十個騎士保護這個領地,沒錯,就是十個!后來伯爵去死,這些騎士覺得伯爵夫人不夠尊敬他們,所以他們不愿續約,紛紛離開了領地。

    現在的領地是沒人保護滴!佩里斯管家正在為這事頭疼,他希望能有別的騎士和女主人簽訂新的契約,這樣領地才會有人保護。

    而許諾的想法,去他媽的騎士保護,我可以訓練自己的軍隊,那些傲慢的騎士給我滾一邊去!

    人們確實看不起奴隸,想要依靠奴隸保護莊園和領地簡直是開玩笑,你見過用牛羊保護領地的嗎?

    但是許諾明白,只要這些奴隸經過訓練,讓他們知道只有保護好這里,他們有飯吃,有衣穿,有房子住的日子才能繼續,否則,他們只能繼續回去過牲畜的日子!

    這樣,他們會拼命保護好這里,不允許任何人踏入半步!

    許諾對佩里斯置之不理,佩里斯也沒有任何辦法,畢竟莊園的活都沒拉下,而莊園的改變都是肉眼可見的。

    主要道路不再坑坑洼洼,滿地泥濘,就是田間小路都是路面平整,各種臟污都不見。

    地里的莊稼綠油油的冒出了頭,看起來比以前都要濃密。

    連牲畜都是干干凈凈的,許諾讓放牛羊的奴隸定時給牛羊清洗,圈里面定時打掃,這些工作都有記錄,每個人都有表現卡,用這些表現卡就能領到足夠多,足夠美味的食物!

    而奴隸們看起來都十分有精神,他們不再骯臟不堪,雖然衣服還是一樣的襤褸,補丁也一個都不少,但是這些衣服卻有人專門定期清洗。

    每個人在吃飯前都會自覺洗手,哪怕是奴隸居住的低矮草房,現在里里外外都收拾的像模像樣,再不像是以前豬圈都不如的地方。

    領地里的空氣都清新了不少,因為不再有各種糞便污染環境,拾糞小分隊可不是白搭的。

    佩里斯一天天變得沉默。

    在河邊,許諾還修了一個養鴨場,幾百只鴨子固定在這里養。

    莊園里的規矩越來越多,環境也越來越好,奴隸們的面貌都變得更加精神,自從聽了女主人的吩咐,他們再也沒有挨過打。

    哪怕工作做的并不出色,也只是得不到額外的獎勵,不會有呼呼作響的鞭子在頭頂響起。

    每天都能吃飽,晚上睡覺也很安心,不會半夜餓醒了再也睡不著。

    因為分了組,如果表現的實在太差就會遭到組員的嫌棄,這樣就會被隊長放棄,而被隊長放棄的結果就太嚴重了,他們將不屬于有組織的人,所有的奴隸現在最怕的就是被隊長放棄。

    他們干起活來特別勤快,哪怕得不到第一,也不能拖隊伍的后腿!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