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末世十一
    回到基地, 一切還是老樣子,方文輝如今也能上手煮一些簡單的吃食,味道還可以。許諾讓他去煮飯, 自己去考慮明天給高飛白什么東西。

    第二天,許諾帶著方文輝開始整理東西, 她先拿出了一些藥,“他們當中有人需要藥品。只要不是什么麻煩的病, 這些抗生素應該都有作用。”

    然后她拿了一些棉被等御寒衣物, 然后就是壓縮餅干, 方便面和罐頭這些食物。還準備了幾箱飲用水。

    她遞給方文輝一個對講機, “這個對講機有效通訊距離差不多一公里, 你到了通訊距離跟我對話, 你說旺財今天刨坑了嗎代表一切順利,你說你想回來洗個熱水澡代表你被人控制了。這段路差不多已經熟悉, 你開車過去大概四個小時, 搬運物資休息算兩個小時, 回來也是四個小時,十個小時以后我沒收到你的消息, 代表你已經被他們扣押,或者你已經死了。我會替你報仇。”

    方文輝拿著對講機,不停地眨巴眼, 饒是和許諾生活了這么久,他還是被她的警惕心和細密的心思折服。

    許諾這回沒讓他帶槍,她是這么說的, “那些都是特種兵,一旦想要對你動手,你的槍最后肯定落在他們手里,我可不想資敵,你帶把刀吧。路上警醒一些。”

    她還給方文輝帶了警棍和刺激性噴霧,然后方文輝出發。

    當方文輝回到高飛白的小廠,看見他帶來的東西,這個一米九的漢子也沒忍住紅了眼眶。

    他趕緊指揮人把東西搬下來,廠房里面的氣氛頓時熱烈起來。大家動手歸置著物品,一個兵驚喜的叫到“藥!居然還有藥,小辰有救了!”

    懷抱孩子的女人猛地抬頭,眼里迸射出強烈的希望之光,衛生兵趕緊熟練的打開注射器,然后抽取藥品,給孩子打了下去,又拿了一些口服藥給孩子灌下去。孩子在母親懷里動了幾下。

    那女人把孩子小心放在新得到的棉被里,對著方文輝就跪了下去,哐哐哐幾個響頭,把方文輝嚇了一大跳。

    他趕緊道“你謝錯人了,這些東西不是我的,我只是送過來。”

    那女人熱淚盈眶,“那就請您替我謝謝她!替我磕幾個頭!”

    方文輝“……”這也能替?

    高飛白趕緊把方文輝拉開,有了昨天給的酒精,今天他們已經燃起了兩三個火堆,屋子里的溫度也高了不少。

    高飛白表達了謝意,經歷過末世的人心鬼蜮,他對眼前這個男人和昨天那個神秘女子的感激之情已經無法言表了。

    方文輝也簡單介紹了自己,然后好奇道“你們為什么不找更小一點的房子,空間太大,也不利于保存熱量。”

    高飛白道“一是不敢分開,住在一起更有安全感,我們會把這里盡量隔小一點。二么,現在外頭的房子大多數門窗都毀了,一樣需要修補,反而這里是鐵門,窗戶高,更完整一些,我們不用耗費太大的精力。”

    方文輝點點頭,看著他們喜氣洋洋的煮方便面,然后打開罐頭把肉加進面湯里。煮飯的人已經把罐頭弄的干干凈凈,空罐頭遞給一個孩子,那孩子接過空罐頭,在一邊津津有味的舔一下,然后遞給別的孩子繼續舔。

    方文輝都不忍看。他當初也這么狼狽過,不過他經歷的狼狽時間短,許諾救了他以后,他的生活水平就沒下降過。

    很快方便面就香氣四溢,大家拿著各種工具排隊等著分面,一個都沒哄搶。一個母親把自己分到的面又挑了一半給孩子,自己一邊仔細咀嚼,一邊看著孩子微笑。

    一個兵還給高飛白和方文輝都端了一碗,方文輝搖手,“我帶著干糧,這碗面你們分了吧。”

    高飛白也不客氣,拿起面呼嚕呼嚕吃了個精光,連湯都喝的一滴不剩,他長長的出了口氣,“好久沒吃的這么飽了,方兄弟,謝謝你,也請替我向昨天的那個女士道謝。”

    方文輝道“她姓許,叫許諾。其實我也是她救的,她……心地很好。”

    高飛白點點頭“我知道,如今像你們這樣不求回報的救濟已經沒有了。”

    方文輝道“別謝我,我就是個跑腿的。我也該走了,再見,高隊長。”

    高飛白目送方文輝離開,他身邊的一個兵上前道“頭,為什么我們不要求加入他們的基地,明顯他們比楊景那些人都要好。原本以為昨天給了些東西就已經夠好了,哪知道今天還給我們送了這些救命的東西,大家都覺得他們人不錯。”

    高飛白苦笑,“他們人是不錯,不過你怎么知道他們愿意接受我們。我們除了這些吃飯的嘴,還能提供什么交換?要是開春,還能替他們干點活,現在是寒冬,我們過去只能吃人家的糧食,他們愿意伸出援手已經是極好了,哪能賴上他們。”

    高飛白沒說出口的是,那個許女士警惕心十分高,要是他們的基地人數不多,高飛白帶著一大群人過去,她還會懷疑他們心存不軌,妄圖奪取物資呢。

    在如今的環境下,這點并不少見,誰也不敢相信別人。高飛白清楚,假如昨天他沒有提及這里有婦女兒童,這個許女士一定不會理睬他們。

    方文輝在規定的時間返回了基地,暗號也對上了。

    他對許諾講起高飛白他們的情況,“……我們都不大吃方便面,你沒看見他們吃的有多香,一個當媽的自己碗里也只有那么多,還是分了孩子一半,孩子也懂事,推來推去的。”

    他看見旺財蹲在一邊啃骨頭,忍不住輕輕踢了它一腳,“你過得日子比人還好!你可要懂得感恩啊!”

    旺財叼著骨頭靠近許諾,給了方文輝一個屁股。

    許諾道“遇上了,能幫就幫一把。誰也不能負擔誰下半輩子。他們感恩還好,遇著白眼狼,你還不夠填他們牙縫的。”

    方文輝道“高隊長看著不像那種人,你看他們還庇護婦女老人和孩子。”

    許諾道“要不是如此,我也不會給他們東西。天氣越發冷了,不知道今年是不是和去年一樣,我們趁著還能外出,去砍些柴吧。”

    物資囤的再多,也不能坐吃山空,能填補就要填補。

    這個冬天,許諾讓方文輝給高飛白送了三次物資,收獲一塊布,上面畫了畫,寫了密密麻麻的謝謝。

    許諾從來沒打算讓他們到自己的基地里來,升米恩斗米仇,她知道的很清楚。這三次物資是雪中送炭,要是把他們接回來,人的貪心只在一瞬間,那些當兵的人一旦起了貪念,她和方文輝還能保住基地嗎?

    她雖然準備了后手,也不愿意辛苦囤的東西一朝化為烏有。

    寒冬總算過去了,氣溫也在回升,許諾讓方文輝送了最后一車物資,并且轉告高飛白,以后請他們依靠自己。

    到了晚上,她正在準備晚飯,對講機里響起了方文輝焦急的聲音,“許諾,周星因為救我受了傷,我想把他帶回來救治,車里還有高隊長和衛生兵小王,你能同意我帶他們進來嗎?”

    許諾“……沒有別人?你還有什么要說的?”

    方文輝茫然了一下,趕緊道“旺財今天刨坑了嗎?沒有別人了!”

    許諾“……”成事不足敗事有余的家伙!

    她沉聲道“進來吧。”她迅速把槍和刀都裝備好,去準備救人的東西,然后看著監控。

    等到車來到吊橋處,許諾放下吊橋,看著車進來,沒發現有人跟隨。她拍了拍旺財的頭,“機靈點,發現不對你就給我上!”

    旺財一下子就瞪大了狗眼,半條尾巴搖個不停。

    方文輝一邊開車一邊叮囑高飛白,“高隊長,你一定不能亂走,也不能四處查探。她,不會喜歡的。”

    高飛白還在捂著周星的肚子,他點頭,沉著道“你放心,我們不是農夫救的那條蛇。”

    來到下樓前,許諾打開門靜靜的等著。三人跳下車,高飛白和小王看見一輛醫用推車,驚訝的嘴都沒合上,也不敢多問。把周星搬到車上,抬進了屋里。

    客廳燈光燦然,許諾打開藥箱,“你們自行取用需要的東西。”然后退在一邊看。方文輝急著和她解釋。

    “今天去送物資,我和高隊長也說了是最后一次,當我準備走的時候,來了一伙人,他們對高隊長他們發起了攻擊,兩撥人打在了一起。看見我的車,他們還想搶,我奮力反抗,有個人揮刀砍過來,我當時都懵了,周星推了我一下,刀刺中了他。”

    “后來高隊長打退了這群人,周星的傷勢太重,他們沒有藥品和工具,根本救不了。我想你這里應該都齊全,就和高隊長說到這里來救周星……我知道我不該把他們帶回來,只是周星是為了救我……我不想眼睜睜的看著他……他還小,只有二十二歲……”

    許諾沒有說話,看著小王給周星清創,縫合傷口,然后給他打點滴。高飛白就在一邊安慰周星,一邊給小王幫忙。

    那刀疤看著就猙獰,長長的一道,肚子幾乎都豁開了,沒有抗生素,刀口就是縫合了,這個小伙子也活不下來。

    等到一切結束,周星因為麻藥的原因也陷入了昏睡,許諾讓他們把周星推進了房間。

    接著小王和周隊長在外面打水洗了手,兩人疲憊的回到客廳。這時候他們才注意到這里的環境如此舒適優雅,方文輝已經把當做手術間的客廳整理了一下。

    許諾沒有多說什么,她對方文輝道“你去廚房,我沒料到多了兩個人,你把饅頭多蒸一些,和我做的飯一起拿上來。”

    方文輝去廚房蒸饅頭。

    許諾做了個請的手勢,“請坐吧兩位。”

    高飛白和小王小心翼翼的坐在沙發上,末世到現在,他們一開始在基地的高層住處才看過這種環境,后來也漸漸沒了,沒想到在這座山上居然還有文明社會里的小樓。

    裝修整潔優雅,燈光燦爛,客廳有個酒柜,上面有些酒,就是在和平年代,他們這些當兵的都不一定喝的起。

    高飛白此時已經明白,這個基地只有眼前的許女士和方文輝居住,哦,外加一條狗。他也看見許諾身上不加掩飾的槍。

    高飛白讓小王去屋里照看睡著的周星,“你去看看,就怕有意外,把門打開。”

    小王領命而去。

    許諾這個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高飛白和他身后周星待的房間。

    高飛白深吸一口氣,“許小姐,我應該怎么做才能讓您相信我對您沒有惡意。”

    假如這個基地還有別人,人數和高飛白的人相當,他還能和許諾對話,現在他知道這里就許諾和方文輝兩人,就看這個小樓的環境就知道兩人過得相當不錯,他們有水電!

    眼前這個許小姐雖然援助過他們,卻從來沒暴露過自己,今天他和小王帶著周星過來,雖然周星暫時救下了,高飛白卻感到許諾身上散發的敵意。

    他也能理解,只有兩個人的基地,物資又異常充沛,掙扎在生存邊緣的人,那個不會眼紅?

    許諾摸著坐在腳邊旺財的狗腦袋,“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高隊長你要如何才能打消我的疑慮。”

    高飛白抿了抿嘴唇,“我愿意聽從您的調遣和指揮!”

    許諾靠在沙發背上,“然后由我負擔你們的吃喝和生活所需?我看不出這里面我得到了什么。再說,高隊長,你手下的兵是你帶出來的,他們會認可我這個空降的肥羊長官?”

    高飛白面露尷尬,他就是賭咒發誓說自己沒有二心,架不住人家不信,他也沒辦法啊。再說了,許諾說的難聽,卻是實話。

    自己的兵,是自己生死相依培養出的感情,他說給,只要有腦子的也不信自己能指揮的動。如今他的人也確實要啥沒啥,加入許諾的基地就是在吃大戶。

    許諾也在沉默。

    高飛白艱難道“許小姐,我沒有任何辦法讓您現在就信任我們。我也知道您或許擁有很多物資,但這些都是您的。我們非常感激這個冬天您給的支援,否則我那里很多人都熬不過這個冬天。”

    “您和方先生住在這里,如果您愿意給我一分的信任,我保證維護您的安危,絕不向您索要任何物資。現在也沒有簽訂合約等等的法律手段,我只能用我的榮譽和良心做擔保。”

    許諾沒有回答,這時候方文輝露出腦袋,“誰來幫我端下碗?”

    高飛白回頭,“小王,去幫下方先生。”

    小王蹭蹭蹭的進去幫忙,然后睜大眼睛激動的端出了一盤盤菜和一大盆子白面饅頭。

    許諾站起來,“先吃飯吧。”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