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寒風呼嘯,許諾正在廚房里準備和面包餃子, 她問方文輝, “你會搟餃子皮嗎?”

    方文輝搖頭, 趕緊道“我來揉面剁餡兒。”這是不要技術的氣力活,他能干。

    許諾就把揉面的活交給他,自己去冷庫里取了豬肉白菜出來。看看水果吃沒了,還去地窖拿了一箱蘋果出來。

    方文輝帶著腳鐐在廚房里忙活的不亦樂乎, 他在許諾這里也住了快兩個月, 許諾已經評估出來方文輝不是她的對手, 她有武器和武功防身,對付方文輝綽綽有余, 不過要是時時刻刻防范著一個人也太累了。

    還沒信任方文輝之前,她還是覺著拷著他更有安全感。好在方文輝十分乖覺, 從來沒有對戴腳鐐和手銬有任何不滿,總是自覺自愿的戴上。

    兩人在廚房里忙活著,許諾負責搟皮子調味道, 然后包餃子。方文輝不會包,許諾就手把手的教他,看著靠近自己的許諾, 聞著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溫暖香氣,方文輝的臉一下子就紅了。

    他強制鎮定,把餃子包的七扭八歪。許諾抬頭看見他面紅耳赤,還懷疑道“你生病了?”

    方文輝趕緊搖頭,“沒事沒事, 有點熱。”

    許諾感受了一下,正好啊。難道因為她是女的火氣沒有男的大?

    她也不再糾結,繼續包餃子,然后把方文輝包餃子的隔離開來,“你包的太丑,你自己吃。”

    方文輝“……”想想外頭饑寒交迫的人,他有什么可抱怨的。

    等到餃子包好,把兩人要吃的拿在一邊準備下鍋,剩下的去凍著以后吃。許諾開始做蘸料,還弄了幾個小菜。

    等到熱騰騰的餃子出鍋,方文輝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自從到了這里他從沒挨過餓,但是那段饑餓的日子卻深刻的印在他的骨子里,現在他對食物無比虔誠。

    一大盆的餃子端上了桌,兩人開始埋頭吃。方文輝忍不住道“太香了,比那時候我去飯店吃的都香。”

    這點許諾贊同,她的廚藝可不是白搭的,就是進步的不大,畢竟上兩個世界都用不著她下廚。

    許諾邊吃邊問,“你家人呢?”她這身份是父母都不要的,方文輝總有親人吧。

    方文輝扯了下嘴角,他道“我爸喜歡賭,我媽在我小時候就跑了,再也沒回來。我發誓要出人頭地,上學格外認真刻苦。小學初中還是義務教育,學雜費不多還能湊合,高中的時候我爸已經不管我了,還是我的老師那時候看我可憐,一直援助我,我也早早就四處打工賺學費和生活費。”

    “上了大學,我更是見縫插針的打工賺錢,不是我吹,獎學金我年年都能拿到,那時候就一個念頭,一定要出人頭地!不能讓別人看不起我。我也算爭氣吧,畢業了當律師,接手的案子我都能辦的漂漂亮亮,也賺了不少錢。”

    “我從小苦過來,就格外看中錢,我也知道在律師圈子里我名聲不大好,法律其實就是律師手里的工具,我們都拿著這個工具賺錢,我不覺得我看重錢有什么不好。高中老師幫我過,后來他的兒子惹上了官司,我一分沒要就替他擺平了,我也知恩圖報。”

    “后來交女朋友,我看不慣那些嬌嬌女自己賺不到幾個錢還恬著臉問男朋友要奢侈品,我不買就說我小氣,小氣怎么了,錢都是我賺的,我想花就花,我不想花誰還能逼我?女朋友談一個崩一個,我反正沒覺得我哪里不好。”

    一開始方文輝的話許諾還能聽進去,等到后面他開始喋喋不休的抱怨,許諾頭皮都麻了。她經過這么多世界,有朋友,有愛人,也有看不慣的人,還沒有遇到過像方文輝這樣的。

    他很勵志,得到的金錢和地位都是他自己努力來的,要是沒有末世,他的生活將光芒萬丈,這是一個努力生活的人,可惜啊,老天開玩笑似的把一切規則都打亂了。

    方文輝接著道“……不是我吹,那時候在大學里,喜歡我的女同學一大把,我為了不分心,一個都不要!”

    許諾沒忍住,“那是她們眼瞎才看上你吧?”

    方文輝“……我那時候是校草,你知道什么是校草嗎?”

    許諾點點頭,“就是狗尾巴草,隨風倒。”

    方文輝氣結,不去理會許諾,猛吃餃子,許諾嘴角翹起。

    吃完餃子,方文輝自覺食物去洗碗,許諾切了個蘋果邊吃邊找以前囤的電影看。

    方文輝洗好碗出來,瞟了許諾一眼,也去果籃里撈了一個蘋果,許諾不會餓著他,也不會伺候他,這點他早就清楚了。

    他來了這么久從來不問許諾囤了什么東西,她讓干活他就去干,她給他工具他就拿著,說實話,他真是從沒想過把許諾干掉,然后自己霸占這些物資。

    那時候他都快死了,要是許諾放任不管,他早就見了閻王,是許諾救了他。雖然到目前為止許諾還是給他帶著腳鐐手銬,這也是因為情況特殊,現在的世道,誰能掏心掏肺的信任一個陌生人?

    方文輝在外面就見多了你爭我奪,背后捅刀的各種陰暗之事,他又是當律師的,自然更知道人性之惡,許諾對他的防范,他平靜的接受。

    許諾刷著肥皂劇,方文輝在健身器材上鍛煉,兩人把個末日歲月,硬生生過成了休假生活。

    屋外的溫度計顯示氣溫已經達到零下三十度,許諾的吊橋處再也沒見過人,天上開始下起了雪,紛紛揚揚。

    許諾皺著眉頭看著雪花飄落,方文輝緊張道“怎么了,燃料不夠了?”

    許諾搖搖頭,“這些都夠,雪越下越大,就怕電池板和屋頂的承受能力有限,時間長了得想辦法把屋頂的雪去掉。”

    樓房的屋頂是斜坡,承受能力強,倒是不擔心被壓垮,集裝箱里面塞滿了東西積雪也壓不夸。許諾擔心的是太陽能電池板。

    方文輝道“電池板也是斜面的,壓垮不至于,明天看積雪的深度,要是太深我們就去掃雪。”

    許諾道“只能這樣了,幸虧不是下冰雹,要不然電池板都白裝了。”

    方文輝急了,“你沒裝防冰雹的電池板?”

    許諾看傻子一樣看他,“再結實的電池板,拳頭大的冰雹砸下來也不壞?你怎么不介紹我去買啊?”

    方文輝先擔心上了,“那要是下冰雹怎么辦?”

    許諾聳聳肩膀,“涼拌,你要是愿意可以去把電池板拆下來,等到冰雹過了再裝上去。”

    現在天氣預報都沒了,誰知道老天爺下不下冰雹。太陽能發電是長遠的利益,許諾連替代的電池板都預備了好些,真要是來冰雹,現在的全毀了,她還能拿出新的重新裝上。就是擔心冰雹時不時來一下,那損耗太大她也補不過來。

    唉,萬事總有疏漏,走一步看一步吧,反正現在沒有冰雹。

    兩人喝著熱飲看著飄雪聽著音樂,許諾擔心太陽能板被雪壓,方文輝還在擔心冰雹,在冰天雪地里艱苦生存的人們吃不飽還要受凍。

    零下三十度也沒到人類生存的極限。人類的適應能力其實很強,單純的高溫或低溫都造成不了太大傷害,最重要的是溫差。

    習慣了一年四季如春的人們,忽然遇到寒流,適應不了溫差就會死亡。愛斯基摩人長年生活在零下四十度都沒問題,不過要是他們忽然經歷三十五度以上的高溫就難說還能活得下去。

    現在全球天氣都紊亂了,極為考驗人類的生存和適應能力。許諾估計之前的高溫就滅掉了一大批人,現在是低溫,又是一大批人將被淘汰。

    如果水電齊活,待在家里就能安然無恙,如今的環境,防寒只能靠自己。運動可以產生熱量,但是消耗能量,沒有取暖物品,沒有充足的食物,想運動也運動不起來,這個冬天能活下來的人不會很多啊!

    第二天,雪還在下著,已經堆積了厚厚一層,許諾把方文輝叫醒,“去鏟雪啦!”方文輝迷迷糊糊的起來,洗漱好了去吃飯,然后他去洗碗。

    許諾還在催促,“快點快點,別磨磨蹭蹭。”

    方文輝趕緊收拾完,許諾遞給他保暖防水的靴子、沖鋒衣、手套帽子和口罩,她也是差不多的打扮。

    “開工了!”她推開門,拖著鏟子拿著掃把出發。乍一離開溫暖的室內,兩人忍不住都打了一個寒顫。

    為了御寒,兩人身上還貼了暖寶寶,可謂武裝到了牙齒。架著梯子爬上集裝箱頂部,兩人開始清理電池板上的積雪。

    這時候方文輝才發現許諾沒有給他帶腳鐐,他微微一怔,想到可能是怕他干活不方便吧。

    兩個人動手確實快,差不多半天就把所有電池板上的積雪給清除了,雖然雪還在下,總不會越積越多了。

    許諾還查看了一下其他的集裝箱頂,她準備的集裝箱太多,有六百個左右,兩個兩個堆疊在一起,十分牢靠。

    接著兩人又在基地里轉了幾圈,把一些隱患排除掉,才回到屋內休息。兩人身上都出了汗,黏著難受。

    許諾道“洗澡吧,你先洗,我后洗。我看著監控。”

    方文輝就去洗澡,和許諾在一起雖然沒有以前的燈紅酒綠和熱鬧,生活水平卻回到了從前。熱水澡想洗就洗,屋子里壁爐點著,空調開著,暖意融融。

    飲料除了咖啡還有牛奶,許諾還有各種酒,酒柜上白酒紅酒一應俱全。方文輝還開玩笑問過“怎么沒有果汁?”

    許諾道“鮮果汁不好保存啊,又不像別的,真空包裝的倒是有,你想喝嗎?”方文輝笑著搖搖頭。

    他一邊洗澡一邊在想,有沒有許諾沒想到囤的東西?反正就目前來看,糧食和肉類還有燃料都是夠得,她居然連暖寶寶都囤!

    等到方文輝洗完出來看監控,許諾去洗。這時候他才發覺許諾果真沒給他上腳鐐,這絕不會是她忘了。方文輝眨眨眼,鼻子有些發酸,心里脹脹的難受,她信任他了嗎?不管怎么樣,他絕不會傷害她。

    許諾洗完澡出來,方文輝遞給她一盤切好的蘋果,“中午吃什么?”

    許諾癱在椅子上,“一上午太累了,餃子或者面條吧,這個你也能煮。”餃子凍在冰箱里還有,方文輝就去煮餃子,還切了一碟子臘肉。

    現在兩人每天的工作就是鏟雪巡視基地,外加到山頂上砍些柴回來,氣溫不斷下降,積雪也阻止了人們的活動,許諾已經好久沒看見有人出現在吊橋那里了。

    兩人消耗的物資不多,許諾的一個地窖也空了一個角。自從不再給方文輝帶腳鐐和手銬,許諾也會帶著他去地窖里取東西。

    方文輝看著許諾對著空了一個角的地窖嘆息,他的嘴唇就忍不住抖動,外面這么多集裝箱一個都沒動,地窖也不知道有幾個,她還對著只空了一個角的地窖嘆息!

    看著地窖里堆的滿滿的箱子,方文輝也十分有滿足感,下半輩子都不用愁了!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