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諾自然知道半妖清風打的什么主意,不過她心理強大, 不把這些小心機放在心上, 她只是一瞬間想起了希拉, 那時候自己的感情還是挺充沛的,哪像現在, 感情幾乎都退化了。

    樓船繼續飛行,清風果然十分會服侍人,哪怕樓船上什么都有, 他還是一日三餐的做飯, 給許諾放洗澡水, 連花瓶里的鮮花都日日不重樣。征得許諾同意, 連頭發都給她梳。

    許諾享受的坦然自若, 上輩子是靖寧大長公主, 幾乎天天過這種日子。再說了半妖清風也是為了本身的安危才如此巴結她,這有什么可感激的。

    到了軒轅派, 許諾先是見了空藥,然后去撰錄司把半妖清風劃撥到自己名下,然后遞給他一塊牌子, “這是你的身份牌,如非必要別四處亂跑, 就在丹峰修煉吧。”

    丹峰的弟子條件好,許諾作為空藥的弟子,有很大一個住處,安頓半妖綽綽有余。

    軒轅派有靈獸園, 很多財大氣粗的弟子直接豢養心愛的靈獸,許諾養個半妖自然無人說話,就是覺著許師妹口味特別,半妖并不強大啊。

    清風看著清幽的住處,似乎有些不敢相信,他什么時候住過這么好的地方,靈氣充沛不說,那玉紗帳,絞綃被,這可是他做夢都不敢想的。

    他一直堅信得到什么付出什么,在母親的領地里他也見多了男女茍合,妖族本來就不講究,何況他爹就是母親擄來的,要不是他還未成年,他也早就被人拆吃入腹了,現在跟著這個小道士來了軒轅派,清風早就做好了獻身的準備。

    許諾回到丹峰,空藥正在煉制一爐九轉紫金丹,此丹一旦成功飛升失敗等于多了一次性命,軒轅派自然是全力支持的。

    許諾的境界自然摸不到煉制九轉紫金丹的邊,她能做的就是幫忙煉制配料、于是一回來就忙的手腳不停。

    許諾用高級魔藥師的經驗和眼光看,認為這爐丹成不了。九轉紫金丹品階太高,哪怕是輔料,也需要極高的處理手法,空藥讓好幾個徒弟一起處理藥材,個人的手法都不同,最后自然融合不起來。

    加上九轉紫金丹基本屬于仙藥范疇,空藥的境界只是煉虛,離飛升還差了三個大境界,撞運氣也不是這么撞的。

    不過許諾沒有說什么,照樣做好自己的事,本來煉丹就是一邊摸索一邊改良的。

    半個月后,一爐丹煉好,旁的弟子喜形于色,空藥看著天空嘆了口氣,假如是九轉紫金丹,丹成前會有天地異像,如今風平浪靜,可見不是九轉紫金丹。

    打開丹爐,果然只是凡品的紫金丹,離九轉紫金丹差了十萬八千里,不過凡品當中也屬于極品丹藥了。

    空藥失敗都習慣了,他開始總結經驗,以便下次改進,順便讓弟子們休息一下。許諾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她看見了“怨夫”半妖清風一只。許諾拍拍腦袋,清風被腳環束縛住了,不好修煉,她都忘了這一茬。

    好在身處軒轅派大本營,她不用怕這只半妖翻出什么浪來,就大方的給他解開了腳環,還給他帶了個防御作用的手鐲,“戴著這個一來可以確保安全,二來別人一看就知道你是丹峰的,不會欺負你。”

    清風偷偷的看了許諾一眼,這個“主人”和他以前接觸的人或者妖都不一樣,她從不使喚他,也不要求他侍寢,反而讓他好好修煉。看著手里的聚靈丹,半妖清風的神情變幻莫測。

    許諾根本沒心思去考慮半妖的心情,救他是一時順手,帶回來是他硬扒住不放,養他也不費什么事,她只是略微關照一下就行。

    軒轅派是個大派,她還從藏書樓里找出了幾本適合半妖修煉的功法給他 ,清風拿著書看許諾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原身一直糾纏著空青,許諾根本沒這個心思,她在丹峰就是煉丹和修煉,心無旁騖。她仗著丹峰的優勢,又是空藥的弟子,各種靈丹更是不缺,哪怕是個五靈根,她的修行也是水漲船高,到達了筑基高階。

    這時候許諾已經接近三十歲了,她這個進度不算快也不算慢。空青的弟子慕容敏已經金丹大成,進一步就是元嬰,那才是實打實的天才,慕容敏比許諾還要小兩歲呢。

    現在清風已經習慣了許諾清心寡欲的模樣,他在許諾身邊這么多年,因為資源豐厚,他的法力也強了不少,那條尾巴已經不見了,耳朵還是毛茸茸的,再進一步,他的外貌就可以完全蛻變成人類。

    他自然感激許諾,是許諾把他從泥沼里拉了出來,如今還能正大光明的修煉,用不著卑躬屈膝,也用不著出賣尊嚴,他生活的十分快樂。

    九號看的嘴巴張著都合不上了,魔王啊,怎么就成了主人身邊的小奶狗!這個世界沒有具體的任務目標,以許諾不愛惹事的性子,可以十分順利的渡過。

    可是現在呢,魔王已經蝴蝶了。那個許愿的大妖還欠著許諾一個人情,九號對許愿者都報以同情,重來一遍您似乎還是沒解決自己的因果呢。

    許諾這幾天正在準備沖擊金丹,清風殷勤的替她準備各種丹藥等物,遇見王師兄還笑著談了幾句話。

    丹峰的人都知道清風是許師妹養的半妖靈寵,沒人閑的無事去招惹清風。而清風從小生活的地方讓他極會察言觀色,所以幾乎人人都喜歡他。

    那些小姑娘看見他更是要拉著他說上不少的話,因為清風長的美啊,這么多年養尊處優,清風那種雌雄莫辯的美讓人看了忍不住就想呵護。有的女弟子私下都說清風和空青的容貌簡直不分上下。

    也有不少女修明里暗里問許諾愿不愿意讓出清風,她們開的價碼都不低。許諾找來清風,用一雙清冷的眼睛看著他,“你可愿意去當別人的靈寵。”

    清風看著許諾,毫不猶豫的搖搖頭。他年紀雖然不大,經歷的事情太多了。旁人對他的喜歡就像是對待一個物件,喜愛過了恐怕就是棄如敝履。

    只有眼前這個女人,她對他可以算得上冷淡,但是清風卻覺得只有在她身邊他才是安全的,才是不用擔心會被侮辱的。

    看到清風拒絕,許諾也不多話,“以后你想離開了就同我說。”接著她就開始修煉。

    晉級金丹也是水到渠成的事,別人可能還需要心境上的歷練,許諾只是受限于五靈根的資質,她坦然的接受著自己修煉要多花五倍的精力就好了。

    晉級金丹,她可以被尊稱一聲真人。她已經有了單獨的煉丹室。空藥只有煉制極品丹藥時才會找她幫忙,其余時間讓弟子好生修煉。

    有充足的藥材供應,許諾煉制的丹藥品級相當高,很快就能完成門派任務,余下的全是她的私產。

    她現在已經是金丹,師父空藥除了那個樓船,還給了她一個須彌戒指,相當于隨身儲物空間。許諾在空間了放了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基本上手里多余的東西想著可能以后有用就扔在戒指里。

    這種空間法器幾乎人人都有,但是空間法寶擁有的人就不多了,許諾這個須彌戒指就是法寶級別的。

    許諾很為原身感到不可思議,腦子里塞啥了放著這么好的師傅不要,要去巴結那個空青?就因為空青長著一張好皮子?

    到現在為止,許諾都沒見過空青一面,軒轅派是大派,能入高層眼的修士起碼是元嬰級別,許諾一個小金丹,還沒人特別在意她。

    就這么煉丹修煉的日子過得飛快,紫元秘境要打開的消息傳了過來。進入秘境的修士以筑基和金丹為主,元嬰也有,都是以照料門下弟子的名義進去的。

    紫元秘境地域廣闊,出產豐富,是眾多修士都不想放棄的機緣,各個門派都會組隊前去,更不要說是散修了。

    軒轅派也在挑選弟子前去,筑基的需要演法對決爭取資格,金丹只要自家愿意就能去。許諾本來是不想去的,空藥希望她去找一種九轉紫金丹里的一味配藥,聽說紫元秘境里有。

    師父有吩咐,許諾自然聽從,空藥又給了她好些防身的法寶等物,清風看著許諾欲言又止。

    許諾淡淡道“想去就跟著我,不過先提個醒,進入秘境我們就會被迫分開,到時候遇到危險你只能靠自己了。”

    清風喜的眼睛都亮了幾分,連連點頭。他在許諾身邊這些年,修煉的速度很平穩,但是他想追上許諾,進入這個秘境就是對自己的歷練。許諾給了他一些保命的法器丹藥等物。然后就等著出發。

    出發前她回許家溝見了許老六一家,如今最小的許小弟也成了親,二妮和三妮早就嫁人生子,由于許諾的存在,兩個妹子嫁的人家地位都不低,家境也十分好。許家在當地已經是數一數二的人家。

    家人的生活跟以前比那是翻天覆地,二妮三妮雖然生活無憂,歲月的痕跡已經爬上了臉龐,許諾看著還是青春正盛。望著大女兒,許老六和許氏臉上滿是敬畏的笑容,許諾知道以前的親情回不來了。

    這次進入紫元秘境,聽說要二十年才能出來,對于修真者,二十年如同白駒過隙,眨眼之間。對于凡人,二十年就是小半輩子,那時候許老六和許氏可能已經壽盡了。許諾這次探望他們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作者有話要說:  感謝噴薄的火山的地雷!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