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87.鸚鵡三
    第二天早上, 楚博城在一片靜逸中醒來,他臉沒洗牙沒刷就去看許諾拉了沒, 許諾還在籠子里酣睡,不時砸吧一下鳥嘴。成了鸚鵡,她也具備了鸚鵡的本能,蹲著睡覺也能睡的無比香甜,爪子把桿子抓的牢牢的。

    籠子里還是干干凈凈的, 楚博城微微皺起了眉毛, 這鸚鵡一定是病了, 不行, 他得帶它去看醫生, 要不然爺爺那里無法交代。

    楚博城去洗臉刷牙,然后打電話給合伙人, 告訴他今天自己有事要請一天假, 合伙人葉秋快急瘋了,“博城,今天你不能缺席!今天趙氏集團的人要來看我們開發的新項目,有些專業問題只能你回答!你到底有什么事,你說,我替你辦!”

    楚博城猶豫了一會兒, 帶鸚鵡去看病似乎不是非他不可,但是讓葉秋帶小鳳去看醫生行嗎?

    他在電話里和葉秋道, “我考慮一下。”

    這時候許諾也醒了, 不刷牙不洗臉, 醒來直接吃東西真不習慣,她一邊吃蘇子一邊在想,鳥有口氣嗎?

    楚博城觀察著許諾,精神看著挺好的,東西也不少吃,就是不叫喚不拉屎了,反正一定要搞清楚它到底生沒生病。

    正當楚博城在吃早飯,葉秋殺了過來,“博城,你到底有什么事,非要今天去辦啊?”

    兩人的小公司剛成立了兩年,現在才有了起色,今天趙氏的來訪至關重要,一點不能怠慢!他十分不滿意楚博城輕重不分。

    楚博城道“你看我這只金剛鸚鵡,兩天了,光吃不拉,也不叫喚,我怕它病了,要帶它去看醫生。”

    葉秋和許諾不約而同的看著他,葉秋是憤怒的,許諾是驚訝的。

    想到楚博城的作用,葉秋勉強壓制住怒氣,“我替你帶它去看醫生,你去公司接待趙氏的人,大哥,今天很重要,千萬不能搞砸了!”

    他沒有多少家底被楚博城瞎折騰,開公司的錢還是從父母和姐姐手里借的,他身上擔子很重!這時候他忘了楚博城是被他忽悠進公司的,要不然憑楚博城的能力和淡然的性格,他早就去大公司搞研究去了,賺的一樣不少。

    聽到葉秋愿意帶鸚鵡去看病,楚博城還有疑慮,“你先去試試看,看它能不能接受你,我爺爺說了,鸚鵡很認生,它要是不接受你,你也不能帶它去。”

    葉秋非常不以為然,一只扁毛畜生罷了,慣的!拎著籠子就能走!

    他走到許諾的籠子邊,許諾早就感覺這個人身上戾氣太重,她不喜歡!她死死盯著葉秋,看他把手伸過來,一爪子就抓了下去。

    還好葉秋手縮的快,她也沒想真把人抓出血,她渾身的毛立起來,沖著葉秋低聲的嘎嘎嘎叫著,表示自己很憤怒。

    楚博城驚訝道“哎呀,小鳳叫了!看樣子嗓子沒問題。葉秋你離它遠點,它好像不喜歡你。”

    葉秋暗暗翻了個白眼,被許諾看個正著,這就是那個最后離開的合伙人?看著就不像好人!

    他回頭道“你這鸚鵡到底怎么了,這不是挺精神的?”

    楚博城道“你看看籠子里,它不拉,光吃不拉,那不是得病了。”

    葉秋勉強拿出十二分的耐心,“博城,今天真的不行,你看它目前還是好好的,先應付過去今天,明天你帶這只鳥去看醫生行吧?或許晚上回來它就拉了呢。”養什么不好養鸚鵡!真是嘚瑟。

    楚博城擔憂的看了許諾一眼,想了想道“好吧,那我就明天帶它去看醫生。”

    葉秋的一顆心落了下來,然后等著楚博城一起走,走前楚博城給許諾添好食水,把蘋果和胡蘿卜都切成條狀,然后輕輕碰了碰許諾,哄她道“在家里乖乖的呀,晚上回來陪你。”

    許諾呆滯的看著他和葉秋關門離開,老娘不是兒童好多年了,你這語氣我聽了渾身起雞皮疙瘩。

    家里又變得安靜起來,許諾熟練的打開籠們,先上了個衛生間,還試著打開水龍頭漱了一下口。

    今天也沒什么事可干,還是熟悉自己的身體為主。不過今天楚博城的臥室門沒有關牢,她溜達進了臥室,看著一塵不染,被子鋪的整整齊齊的床鋪,她很想蹦上去糟蹋一番。

    但是一旦跳上去,她目前肯定無法恢復床鋪的原樣,楚博城回來會以為家里鬧鬼了。

    看了一眼臥室,她蹦跶著去了廚房,費盡全力打開了冰箱,叼出一盒酸奶,其他的東西沒引起她的食欲。

    叼著酸奶飛到沙發上,很好,今天翅膀用的很熟練。

    她打開電視機,蹲在沙發上看電視,因為沙發的高度是按照人類的身體比例制造的,對于她來講就有點矮,看電視要仰著腦袋,太累了,所以她把靠背枕頭放平,蹲在枕頭上看電視。

    她一邊看,一邊用爪子換臺,一邊喝著酸奶。此刻要是被人看見,這只鸚鵡絕逼成精了。看了一上午的電視,實在無聊,她又去學習說話,今天比昨天還要好,說話流利了不少,就是聲音還是怪聲怪氣的。

    下午她就和門把手較勁,想要打開一扇門。一次次的摔下來,看的九號都捂住了眼睛,他忍不住道“主人,你過兩天再試吧,過幾天你的力氣變大了,開門就容易多了!”

    許諾開口怪聲怪氣道“你給我滾!”九號趕緊閉嘴。

    估摸著楚博城要回來了,許諾把自己掉的羽毛都撿起來扔進了垃圾桶,垃圾桶里還有她喝完的酸奶盒子。

    有了心理陰影的楚博城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看許諾拉了沒,鳥籠子還是干干凈凈的,不過今天鸚鵡好像有些發蔫。

    廢話,你摔一下午試試,能不蔫嗎?

    楚博城打開鳥籠,輕輕撫摸許諾,“小鳳啊,明天就帶你看醫生,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啊?”這次許諾沒有躲避,因為太累了,愛摸就摸吧,老娘不在乎了。

    安撫了鸚鵡一忽兒,楚博城給自己煮晚飯,這時候他發現客廳垃圾桶里有空酸奶盒和羽毛。這就怪了,他明明記得垃圾桶都收拾過了呀,他忍受不了垃圾留在家里,一定會及時收拾干凈的。

    再說早上他也沒喝酸奶呀,昨天喝了嗎?還是因為早上葉秋來了,所以他沒收拾垃圾桶?這幾天家里為什么有些奇怪啊,抽水馬桶忽然失靈,鸚鵡不叫喚不拉屎,垃圾桶里多了莫名其妙的垃圾。

    好在他是唯物主義者,沒去七想八想,只是懷疑了一會兒,就皺著眉頭去煮飯了。

    許諾蹲在鳥籠子里看了楚博城半天,被他的細心給驚到了,這個男人太仔細了吧,垃圾桶都看,那明天她該如何處理自己產生的垃圾?

    楚博城吃了一半的飯,就被爺爺的電話給打斷了,楚爺爺焦急道“我看到留言了,博城你給我看一下小鳳,要是癥狀確切,你一定要盡快帶它看醫生。”

    楚博城打開攝像頭給楚爺爺看許諾,許諾側著腦袋看著手機里精神矍鑠的老人,楚博城想給爺爺看個鸚鵡全身,所以繞著籠子轉圈,許諾的身子就跟著轉,轉了幾圈看到的還是鳥腦袋。

    小樣的,想看老娘屁股,下輩子吧!(鸚鵡有屁股嗎?)

    楚爺爺受不了了,“行了行了,轉的我都暈了。我看小鳳的精神還不錯,毛色眼睛都很好,你還是帶它看一看去。還有,盡快給它換那種架子,不要放在籠子里了,我看它不叫喚就是因為一直關在籠子里抑郁的,你也要帶它出去透透氣……”

    楚爺爺傳授了一大通養鳥的注意事項,楚博城不停的嗯嗯嗯,許諾看著桌上快涼的飯菜,忍不住提醒道“喳喳喳。”飯冷了!

    楚博城一下子興奮了,“爺爺,它叫了!你聽到沒?”

    楚爺爺道“叫就叫唄,五彩鸚鵡本來就鬧騰的很,它們喜歡有同伴,它一直不叫肯定是寂寞了,你帶它多出去多轉轉。”

    許諾的好意提醒沒有被楚博城接受到,反而神經病一樣繼續和楚爺爺絮叨,她沒辦法,只能蹲下無聊的用爪子磨嘴。

    和爺爺講了半天電話,楚博城才掛掉有些發燙的手機,繼續吃冷了的飯菜,他的養生飯菜有熱乎氣的時候吃著還行,冷了味道就差了一大截,許諾幸災樂禍的在籠子里遙遙看著,心里想“活該!”

    平靜的一晚又過去了,許諾吸取了教訓,上衛生間的時候把門掩上,這樣也能隔絕一下聲音。楚博城裝修的材料用的都是隔音材質,所以這回沒有驚動他。

    第二天一早,許諾還在迷糊,楚博城早早起床吃飯收拾,然后提溜著大鳥籠出門,直奔寵物醫院而去。

    許諾在寬大的越野車后座上徹底醒了過來,這蹲在籠子里坐車的體驗可謂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她默默的看著窗外的景色。來了這里三天,她第一次出門,還是因為她不拉屎,飼主帶她出來看醫生,這叫什么事。

    楚博城從后視鏡里看著她,他越發擔憂,除了昨天小鳳寥寥叫了幾聲,現在坐在車里都一聲不吭,肯定是病了,就是不知道病的嚴不嚴重。

    他還記得把它帶回來的那一路,可把他給吵的呀,差點都耳鳴了,晚上睡覺耳朵里全是喳喳喳,嘎嘎嘎,他差點沒把鳥嘴給綁住。

    可現在這鳥不叫了吧,他這心里還挺別扭的,覺得還是鬧騰一點好,最起碼健康啊。

    就好像家里有孩子的母親,孩子整天不聽話鬧騰拆家,恨不得把熊孩紙給打包賣了,這要是孩子一生病,躺在床上發燒昏睡,當媽的恨不得孩子天天拆家好了,那代表健康有活力。

    楚博城現在就是這個心態。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