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83.姨妹十七
    蘭卿的身孕也有了五個月, 她小心的照顧著自己,關凌云一向表現的情深義重。

    云棲無意中提到“夫人, 您的侍女金盞嫁給了誰啊?上次我陪老夫人去上香,無意中瞥見,她也大著肚子,使喚著丫頭,很是威風呢。”

    蘭卿微笑道“這個我也不知道, 她只說家里親戚曾經受過她父親的恩惠, 如今不忍見她當婢女, 所以把她贖了出去。聽你這么一說, 看樣子她現在過得也挺好。”

    云棲笑了, “是這樣么,夫人的婢女小門小戶求都求不來, 這可不是一般的奴仆。不過個人緣法不同。不知道金盞有沒有請夫人吃喜酒啊?”

    蘭卿道“這倒是沒有, 她來請我也不能去。也不過備上一份禮罷了。”

    云棲感嘆道“金盞怎么能這樣,好歹和夫人多年的情誼,居然連成親都不讓您知道,我看她的肚子比夫人大多了!……哎呀,我說這些干什么,都放了出去, 自然不和夫人相關。”

    云棲走后,蘭卿一開始還沒在意, 銀瓶嘀咕道“金盞真是沒良心, 她成親就是喊我們一聲, 也不費什么事啊,就是去也不會空手!難道怕我們吃窮了她,真是的!”

    蘭卿笑道“你就是小家子性,可能她有別的原因呢,你沒聽云棲說,她的肚子比我還大呢!”

    她心頭一動,什么叫肚子比她還大?比她大說明月份比她多,月份比她多的話,那時候金盞還在關府呢!

    蘭卿心頭狂跳,一時間不知道該不該想下去,她忍不住道“我去躺躺!”

    躺在床上,眼里心里全是那句“肚子比你還大呢!”

    蘭卿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她還想或許金盞懷的是雙胎呢,可這想法也完全不能讓她放下心里瘋狂增長的懷疑。

    等到關凌云回來,蘭卿忍不住說了一句,“金盞這丫頭離開這么久,半點消息都沒來,也不知道她過得怎么樣。”

    關凌云一愣,他含糊道“不過一個丫頭,走了就走了,你還惦記她干嘛,讓我看看咱們兒子今天有沒有鬧你娘啊!”

    蘭卿不經意道“我是沒放在心上,有個下人說是看見她了,挺著大肚子,還有丫頭伺候呢!”

    關凌云臉色一變,趕緊掩飾道“許是嫁了人。今天你想吃什么?”

    蘭卿背著身,從銅鏡里看到關凌云臉色變了一變,她的一顆心沉了下去。

    她嫁給關凌云以后軍中的事就不再插手,想調查金盞一時間也沒人調派。

    回到娘家,蘭母不放心女兒,來一次給她請一次大夫。說來也奇怪,在關家看的大夫總說她沒什么問題,一切都好。

    蘭母請的大夫總是叮囑蘭卿一定要好好保養,胎兒太弱,隨時有危險。以往蘭卿還認為是關凌云體貼她,讓她放寬心的意思,現在她不知道該怎么想。

    看著母親殷切的臉,蘭卿什么也說不出來,問了下外甥的學習,又強笑著說自己一切都好。

    這時原本蘭卿的手下陸湛來看望蘭母,陸湛現在也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將領。他看見蘭卿滿臉的喜色,“蘭將軍,你也來了?”

    蘭卿看見陸湛,她微微笑了一下,兩人寒暄了幾句。

    吃過午飯,蘭卿道“娘,我要回去了,讓阿湛送送我吧。”

    陸湛護送蘭卿出去,蘭卿茫然的看著遠處,“阿湛,我能拜托你一件事嗎?”

    陸湛斬釘截鐵道“將軍請吩咐!”

    蘭卿低下頭,“我有一個侍女名字叫金盞,六個多月前我放了她的奴籍,聽說她現在嫁了人……有了孩子,我想知道她孩子的爹是誰。”

    陸湛驚疑不定,但是什么也沒問,而是點頭道“將軍請放心,末將一定給您查清楚!”

    回到家,蘭卿又開始長時間的沉默,她現在都不知道該怎么面對關凌云,那心底疑云如同瘋長的雜草,讓她一刻不得安寧。

    才不過兩三日,陸湛帶信給她,說是查到了。蘭卿又回了娘家,關老夫人一邊看著奶娘手里的小孫子,一邊抱怨道“三天兩頭的回娘家,誰家的媳婦也不像她這樣眼里沒我這個婆婆的,還不是仗著凌云待她好!”

    到了娘家,和蘭母寒暄了幾句,蘭卿留下陸湛,陸湛幾乎不敢抬頭看她。

    蘭卿輕輕道“說吧,我有準備。”

    陸湛低頭道“末將派人去查了一下,金盞住在城西豆腐胡同里,左鄰右舍都說她是被人包養的外室,末將的人等了一天,就看見…看見關凌云進了金盞的院子。過后這個賤婢殷勤的把關凌云送了出來,”

    蘭卿閉上了眼,得到確切的消息,她反而更加茫然了,知道了又怎么樣,她肚子里還有一個孩子呢!金盞曾經是她的侍女,就是鬧出來,她的臉面又在哪里?

    陸湛擔心道“將軍,蘭將軍,你怎么樣?”

    蘭卿睜開眼,疲憊道“我沒事,謝謝你。”

    陸湛道“那您,現在準備怎么辦?”他簡直想劈死關凌云,迎娶蘭將軍的時候說的什么?現在又做了什么?簡直無恥至極!

    蘭卿嘆氣道“不怎么樣,就這么的吧。她曾經是我的侍女,鬧出來大家都沒臉。”

    陸湛著急道“將軍,這明明就是關凌云不要臉!你……”你怎么能輕易放過他!

    蘭卿輕輕把手放在肚子上“他也是我孩子的父親,我現在……就當不知道吧。謝謝你阿湛。”

    陸湛看著蘭卿瘦弱的肩旁,別的孕婦可都是吃的白白胖胖,一臉的喜氣。蘭將軍除了肚子,渾身沒有一點肉!但是他能做什么,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回到關家,蘭卿默默的坐在窗臺邊,天黑了都沒動一下。關凌云回來照例對著蘭卿噓寒問暖,蘭卿看著這張虛偽的臉,她忍不住嘔吐起來。

    關凌云焦急道“怎么了,卿兒,孕吐不是過去了嗎?”他扶著蘭卿的肩旁給她拍背。

    蘭卿趕緊搖手掙脫開他,“沒什么的,讓我休息一下就好了,你出去吧!”

    關凌云自然覺得妻子最近情緒不大好,他以為是孕婦獨有的反應,他微笑道“好好好,你千萬照顧好自己啊。”

    等關凌云離開,蘭卿才平靜下來。

    下一回回娘家,大夫嚴重警告她,“胎兒本就虛弱,關夫人似乎心情更加抑郁,你這是不想要這個孩子嗎?”

    蘭卿低頭,半響道“大夫,這孩子存活的希望有多大?”

    大夫摸著胡子道“老夫不敢打包票,要是前些時候,關夫人一意保胎,情緒也穩定,倒有一兩分的把握,現如今,您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可就說不好了!”

    蘭母急了,“卿兒,你到底是怎么了,前些時候還好好的,現在你在想什么呢!”

    蘭卿道“娘,我沒事,我一定盡全力保下孩子。”

    蘭卿強迫自己吃吃吃,關凌云的事她也強迫自己不要去想。就這樣,八個月的時候蘭卿發動了。

    關家的穩婆也早就找好,經過一番聲嘶力竭,蘭卿產下一子,孩子面色鐵青,在穩婆手里半天才發出小貓一樣的哭聲,也是弱的幾不可聞。

    蘭卿強忍住疲累沒有閉眼,虛弱道“讓我看看孩子,就一眼!”

    穩婆把孩子抱給蘭卿看,蘭卿看著這個瘦小的嬰兒,忍不住流下眼淚,她輕輕摸了摸孩子,在孩子的鎖骨處看到一顆小小的痣,她用自己的臉貼著孩子的臉。因為體力流失的太多,熬不住昏睡過去。

    等到她醒來,她已經回到房間,關凌云趴在一邊守著她。蘭卿啞著嗓子道“孩子呢,把孩子抱來我看看。”

    關凌云急忙抬起頭,“卿兒你醒了,孩子很好,奶媽在喂奶呢。”

    蘭卿堅持道“讓我看看孩子!”

    關凌云吩咐下去,奶媽把孩子抱了過來,蘭卿一看到這個白白胖胖的嬰兒,渾身就如同掉進了冰水里。

    她顫抖道“這就是我的孩子”

    關凌云笑道,“是啊,你看,咱們兒子多可愛,白白胖胖的!”

    蘭卿伸手要抱,關凌云急忙攔住,“你身體還虛著呢,等好了再抱。”

    蘭卿執意要抱,“我看一眼,就一眼!”

    奶媽小心的把孩子交給蘭卿,蘭卿顫抖著輕輕拉開襁褓,鎖骨上什么也沒有!她眼冒金星,手足冰冷,示意奶媽抱走孩子,她疲倦之極的躺下,“我要休息了,你們下去吧,不要打擾我!”

    等人都走光了,蘭卿忽然淚如泉涌,她的孩子到底怎么了,在哪里?關凌云你怎么能這樣對待我!

    晚上銀瓶來服侍蘭卿,蘭卿道“你回蘭家,讓母親把陸湛叫來見我!”

    銀瓶覺得夫人神態有些不對,她不敢多說什么,馬上去傳了信。

    陸湛很快就來關府見蘭卿。

    關老夫人又在嘀咕,“已經成親的人了,還這么無所顧忌的見外男,要不是看在孫子的份上,我就不能由著她!”

    陸湛看到骨瘦嶙峋的蘭卿,他緊皺著眉頭,拳頭捏的死緊。

    蘭卿半躺在床上,“阿湛,我要你替我查一下……”

    她的話還沒說完,陸湛忽然道“您的孩子沒了!生下來半個時辰就沒了。關凌云把金盞的孩子替換了進來,她的月份原本就比你大,也是在前不久生下的孩子。”

    蘭卿滾滾不斷的眼淚,“那……我的孩子埋在了哪里?”

    陸湛低頭道“關凌云吩咐心腹埋在了亂葬崗,我給重新找了個地方埋了。”

    蘭卿掙扎著起來,“你帶我去看看,我要看看!”

    陸湛一把扶住她,“您如何出去?關家老夫人不可能放您離開的!”

    蘭卿擦去眼淚,“讓銀瓶代我躺在這里,我一定要去看看我的孩子!”

    蘭卿跟著陸湛離開關府,她身子骨太弱,陸湛找了馬車給她坐。

    到了城外一處僻靜的地方,蘭卿看到一個小小的墳包,連牌子都沒一塊。

    蘭卿跪在這個小墳包處,無聲的流著眼淚。哭過,蘭卿站起來,“阿湛,我要去邊關,今生今世也不想回到京城了!我要遵從父親的遺愿,永遠鎮守邊關!”

    陸湛扶著蘭卿,“那關將軍……”

    蘭卿目光堅定,“我要和離,我和他,已經過不下去了!”

    蘭卿沒有回關家,她回到蘭家,動手寫了一封奏折,交給陸湛,“替我遞上去吧!我會盡快離開關家的!”

    蘭母還在懵懂,蘭卿一五一十的告訴了母親,蘭母嚎啕大哭,心疼女兒的遭遇,又不想女兒離她遠去。

    蘭卿安慰母親,“娘,鎮守邊關本就是父親的愿望,你和鵬兒好好在京里,有時間也能去看我,我不想做個糊里糊涂的關夫人,我想做回我的蘭將軍!”

    蘭卿回到關府,關老夫人驚訝的直眨眼,“她什么時候出去的?孩子一天也不管,現在連出門都不打個招呼,這還像什么樣!”

    蘭卿在院子里等關凌云,關凌云回家后先被母親拉去聽了一耳朵的抱怨,他安撫母親道“蘭卿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一定是有事,娘你別老是針對她。”

    關母氣道“我哪里敢針對她,這家里她都快是長輩了!你還老是顧著她,我這副老骨頭干脆給她讓位算了!”

    關凌云也煩啊,母親一意要壓蘭卿一頭,蘭卿軍營里待慣的,小節從來不放在心上。看來他確實要提醒蘭卿一下,母親畢竟是長輩。

    他來到蘭卿的院子里,沒在意這里靜悄悄的,蘭卿獨自坐在小圓桌邊。

    關凌云笑道“卿兒,你怎么起來了,你身體還沒好呢。”

    蘭卿看著眼前溫柔依舊的關凌云,這個男人怎么能如此心安理得,不去想他做的事,只看他對自己態度,怎么能相信他會是如此一個虛偽的人。

    納妾是關母逼迫的,那金盞是怎么回事?蘭卿似乎能想到關凌云的回答,肯定是金盞勾引他的!

    那換掉自己的孩子呢?是為了不讓她傷心難受?蘭卿幾乎笑出聲來。

    關凌云想去觸碰蘭卿,蘭卿把頭一偏,“關凌云,我等你回來就是要提出和離的。”

    關凌云一呆,“卿兒你在說什么?”

    蘭卿道“和離,我要同你和離,我會去鎮守邊關,已經給皇上上了折子。”

    關凌云皺著眉頭,“蘭卿,你是不是糊涂了,我們已經成親,你剛剛生了孩子……”

    蘭卿笑了,“關凌云,我非常清醒。我來問你,金盞的男人是誰?我生的孩子在哪里?府里這個孩子究竟是誰生的?”

    關凌云如同五雷轟頂,他瞠目結舌,喃喃道“卿兒,你……你在說什么……”

    蘭卿嘆了口氣,“你把我當傻子一樣耍的團團轉,可惜我不是真傻。好合好散吧,做不成夫妻,我們還是同袍,別把最后的情誼給消磨掉了!”

    關凌云順著桌子就給蘭卿跪下了,他英俊的臉上滿是痛苦,“卿兒,你聽我解釋!金盞是主動跑來找我的,那天我喝醉了,發現以后已經來不及了,我怕你難過,所以沒敢說出來,哪知道她懷了孕,所以我才把她送出去……我們的孩子生出來就沒了,我怕你傷心難過,這才瞞了你,我都是一片好意……”

    蘭卿眉間一片疲倦,“你的好意我消受不了,關凌云,我們的緣分盡了,你別讓我看不起你,即便你不同意和離,我也一定要去邊關。我走以后占著你們關家夫人的位置,你怎么迎娶新婦,難道不停的納妾嗎?”

    關凌云伸手拉住蘭卿的衣角,還想辯解,蘭卿掏出匕首割斷衣袍,“凌云!給我們彼此留些面子!別讓我看見你就惡心!”

    蘭卿站起來,她吩咐銀瓶,“收拾收拾,我們回家!”

    關凌云眼睜睜看著蘭卿帶著侍女離開了關家,他頹然倒地。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