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32.女仆十二
    弗蘭克最后被魔法師協會開除, 終身不得再進帝都。但他畢竟還是個貴族,瑟琳娜公主也沒受到什么嚴重的傷害, 他被罰了一大筆錢, 然后灰溜溜的離開了帝都。

    許諾在小客廳里喝著酒,凱爾道“您已經狠狠的報復了弗蘭克, 安德魯也因為他在協會里抬不起頭。瑪麗小姐,您滿意了嗎?”

    許諾笑了,她一口喝干杯中酒,“你以為讓他安然離開帝都,希拉就會滿意?他現在還是個貴族呢, 他如今受到的痛苦比不上我和希拉當初所受的百分之一!我的報復……才剛開始!”

    許諾給瑟琳娜配置了很多魔藥化妝品, 效果都是極佳的。這天兩人正在小花園喝下午茶,許諾不經意道, “弗蘭克回去了,他被終身禁止進入帝都。”

    瑟琳娜冷冷道,“便宜他了!”

    許諾笑道“是啊,太便宜他了, 殿下您知道他為什么要偷幻魔果嗎?”

    瑟琳娜道“哦,難道不是因為缺錢花么, 這些公子哥每月的花銷可不少呢。”

    許諾道“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最近才知道的, 他從圖書館里找到一張古老的魔藥方,那張魔藥方上需要幻魔果這個材料。我四處去拼湊這張藥方, 發現按照那張方子或許可以調配出讓人對下藥者死心塌地的魔藥!”

    許諾說著打了一個哆嗦, “那真是太可怕了, 要是他對我用了這個藥,以后我就成了他的奴隸!弗蘭克.羅恩真是一個卑鄙的小人!”

    瑟琳娜眼里翻滾這怒意,“果真如此?”

    許諾道“那張方子我也沒看過,這些是我根據蛛絲馬跡推測出來的,要是弗蘭克還保留著那張藥方,我想他肯定會四處收集藥材,到時候不知道誰會倒霉!天啊,我真是再也不想見到他了!”

    瑟琳娜原本已經不想記起弗蘭克這個讓她惡心的家伙,被許諾一提,她想的更多,與其給瑪麗下藥,還不如給她下藥來的更痛快,到時候她瑟琳娜公主對這個男人將會言聽計從!

    瑟琳娜臉上陰云密布,公主可不只是驕縱,她學的政治手段也不少呢!假如藥方是真的,那么這張藥方對皇室的意義更加重大!

    瑟琳娜派人去盯著弗蘭克在家干嘛,一打聽就知道弗蘭克果然還在四處收集幻魔果,這下瑟琳娜完全相信許諾說的話,要不然他干嘛還要四處收羅幻魔果?公主的眼里冒出陰狠的怒火。

    弗蘭克回家后確實受到父母的責備,他把魔藥方子拿出來,又說了前因后果,“現在已經是這樣了,只有把魔藥配出來,想辦法接近卡頓公爵,我們家還有翻身的希望!”

    羅恩子爵和夫人都覺得兒子的主意不錯,只要搭上卡頓公爵,家里就還有希望。所以全力支持兒子繼續配置魔藥。

    這些在瑟琳娜眼里就成了羅恩一家都不安好心!不過沒有切實證據,她也不能把一個子爵怎么樣,貴族的身份都是世襲,無故對一個貴族下手,會讓別的貴族不滿,她作為公主也不能濫用皇權。

    瑟琳娜在煩惱,她對羅恩子爵一家都痛恨不已。但是她不能毫無證據的出手對付身為貴族的他們,要是平民的話,她可以讓他們生不如死!

    許諾給瑟琳娜又配了新的護膚品,她在陪伴瑟琳娜的時候說起一個故事,“……女伯爵為了美麗殺害了好多年輕的女子,用她們的鮮血洗澡。最后她的罪行被大家發現,可惜她的身份太高貴,無法接受審判。最后一個睿智的法官提了一個建議,伯爵的爵位讓別人繼承,沒了爵位,法律就可以對她進行審判,最后女伯爵得到了應有的懲罰。”

    她把血腥女伯爵的故事改頭換面告訴了瑟琳娜,瑟琳娜若有所思。

    回到家,許諾找到阿曼達和莉迪亞,她微笑道,“你們有沒有興趣去做貴族小姐?”

    兩個姑娘對望一眼,“我們應該怎么做?”

    許諾微微一笑,“來,我告訴你們該怎么做!”

    ……

    瑟琳娜對著自己的母親撒嬌,講述弗蘭克的無禮和她所受到的傷害,“這種人根本不配做貴族,母后,您要替我出氣啊!”

    皇后道“你的父皇不是已經不準他們回到帝都了嗎,以后你再也見不到他了。”

    瑟琳娜湊近母親的耳邊,把弗蘭克有這張藥方的事情說了出來,皇后神色一凝,“果真如此?”

    瑟琳娜道“確切的消息我也沒有,不過,他們確實還在四處尋找魔藥原料。假如不是對這張藥方有絕對的信心,他們為什么非要配出來?只要把他們一家拉下來,這張方子拿到我們手里,不就都知道了嗎?”

    皇后心里就活泛開了,不管消息準不準確,這張方子是關鍵,假如是真的,藥方一定要拿到自己手里,如果是假的,滅掉一個子爵也算不得什么,還可以讓女兒高興一下。

    有皇后出手,還沒配出藥的羅恩子爵一家被追究冒犯皇室的罪責,因為瑟琳娜公主被弗蘭克冒犯后一直驚慌不斷,晚上睡覺也會嚇醒,皇后因此非常生氣,質問皇帝,“難道以后哪個人冒犯了皇室,只要讓他離開帝都就可以了嗎?皇家的尊嚴從何而來?瑟琳娜受到的傷害就算了嘛?”

    皇帝很頭疼,懲罰已經公布,他不能出爾反爾一再對一個貴族下手。

    皇后微笑道,“陛下何須頭疼,貴族擁有豁免權我當然知道,不過這種品行不端的人,如何能繼續做子爵。羅恩一家冒犯了皇室,他們的兒子還有偷竊行為,這種人不配繼續擁有爵位,陛下應該把爵位交給羅恩家里更虔誠,更懂得謙卑的人!”

    皇帝眼前一亮,這倒是一個絕佳的主意,這樣他可以更好的掌控貴族!就從羅恩一家開始,試探一下貴族們的底線!

    羅恩子爵一家被貶為了平民,羅恩家的遠房親戚有兩個女兒,這兩個女兒是平民,大女兒得知自己和妹妹將成為子爵小姐,頓時對著皇帝的使者跪下行了個大禮。又真誠的表達了自己最虔誠的感謝和祝愿。

    成為平民的羅恩一家再也沒能力湊齊藥方上的藥材,一家三口在回旅館的半路又被人悶頭蒙腦打了一頓,醒來時身上值錢的東西和那張弗蘭克看的很重的藥方也不見了。

    為了防止藥方被偷,弗蘭克沒有把藥方抄下來,他差不多已經把藥方背了出來,但是現在全完了,他們一家已經是平民,再也無力把藥配出來,就是配出了藥,他又要如何去接近卡頓公爵?

    當審判結束時,羅恩子爵一開始還在咆哮掙扎,“這不可能,我們是貴族,擁有豁免權!魔法協會已經懲罰過我們了!”

    法官敲著桌子道“安靜!你們已經不是貴族,子爵的爵位現在是阿曼達和莉迪亞小姐的。懲罰過你們的是魔法協會,陛下并未對你們做出懲罰,現在才是陛下的懲罰!”

    羅恩一家被法官派人扔出了法院,他們互相埋怨著,直到被人打昏。醒來后羅恩夫人還想去投奔女兒,但是女兒拒絕見他們,派了一個仆人給了他們五百個金幣,“這是主人能給的所有,還請夫人和老爺以后不要再去找我們的夫人。因為我們的老爺會很生氣,他不會讓夫人和你們有任何瓜葛,否則我們的夫人將再也見不到小少爺和小姐。”

    貶為平民這件事要是發生在女兒身上,羅恩老爺也會這么對待女兒。現在他卻咒罵不停,想要親自去女兒家里問問清楚。

    仆人淡淡道“老爺帶著夫人去了帝都,您一家好像是進不了帝都的。”

    羅恩老爺被悶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最后只能拿著五百金幣先去找地方安頓再說。

    凱爾看著在花園里拿著面包喂魚的瑪麗小姐,他的心情很復雜,這個女孩從一無所有到現在擁有貴族身份,甚至讓阿曼達和莉迪亞搖身一變也成為了貴族,這種手段和計謀讓他驚嘆。

    但是瑪麗小姐并不信任他,至今她還是不愿給他徹底的解藥,不過瑪麗小姐也從未刻意刁難他。他覺著瑪麗小姐完全有能力自保,根本不需要他。

    馬丁現在已經是一個合格的貴族少年,他看見許諾在喂魚,他笑著走過來,彬彬有禮道“姐姐,看樣子馬上要下雨了,你可要注意身體!”

    許諾仰起臉微笑道,“好的,謝謝你的關心,我親愛的弟弟。”

    兩人相視而笑,馬丁干脆拿起面包一起喂魚,“聽說阿曼達子爵小姐非常想感謝陛下,但是因為前子爵少爺的無禮,讓她又非常愧疚。”

    許諾道,“這有什么,陛下一直是仁慈又寬厚的,公主殿下更是一位淑女。對公主殿下無禮的人又不是阿曼達小姐。讓她放心吧,她們來了我會介紹瑟琳娜公主給她們認識,子爵小姐應給為自己的家族做一下努力!”

    凱爾忍不住道,“那原本的弗蘭克一家現在怎么樣?”

    馬丁把手里的面包全部喂給池塘里的魚,然后拍拍手道,“聽說他花光了女兒給的錢,被人從旅館里趕了出來,現在住在貧民窟里,羅恩老爺和夫人什么活都不會干,弗蘭克會一些基本的魔法,正在給貴族打工賺錢養活父母呢。”

    凱爾道,“他們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許諾站起來,她冷冷道,“不夠!他們還活的好好地,希拉已經死了!凱爾,如果你憐憫他們,那你可以去拯救他們,就像你當初救馬丁那樣!”她轉身就走。

    馬丁遺憾的看著凱爾,“……大哥,為什么你會憐憫這些惡魔?約瑟夫主教害死的人還少嗎?我們只不過是幸運罷了,要是沒有姐姐,阿曼達已經死去,我也被送去干苦力,其他人的命運也不會變好,連你……也在饑餓邊緣掙扎。”

    “姐姐說因為你曾經也是一名貴族,所以你天然站在貴族一邊,只不過你還有良心,因此你救下了我們,但是你不會對貴族有反抗之心。約瑟夫害死了那么多的人,你只是向教廷反映情況,從沒想過自己動手解決約瑟夫,因為你不想承認貴族的糜爛,或者說你是站在貴族一邊的,是嗎?”

    馬丁看著震驚的凱爾,他輕輕嘆了口氣,“大哥,我一直感激你救了我們,但是我們的仇恨還沒有消除!”他轉身離去。

    凱爾看著池塘里的游魚,緊緊的捏住了拳頭,他表情痛苦,站在那里一動不動。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