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快穿之九號系統 > 17.大姐六
    這次許諾和妹妹們商量要蓋房子,“家里有了些錢,房子也是時候拾掇一下,你們都大了,得給你們一人一個房間。”

    二妞三妞道“姐你看著辦就行!我們只管養雞賣雞!”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這么些年二妞三妞跟著大姐養雞,那真是什么苦都吃過了,小雞小的時候得注意生病。一看到呆頭呆腦的雞就得趕緊隔離,還要一口口喂藥。

    夏天蚊子多,姐妹幾個怕點蚊香不利于雞成長,都是抹花露水防蚊的,手腳上咬些蚊子包那是極為正常的事。

    冬天山上冷,人且顧不上,先要注意給雞保暖,整個雞場都是姐妹三個在照看。好在養雞的副產品雞蛋盡夠吃的,靠著雞蛋,許家姐弟也沒有營養不良。賺的錢都是許諾在保管。

    許諾保證家里每個妹妹都能有足夠的學習用具,都能穿上沒補丁的衣服,她自己反而都不在意這些,二妞和三妞看在眼里,心里更加尊敬大姐。

    所以許諾的所有決定,許家沒人反對。加上幫著養雞買雞,許諾也從不藏著掖著,二妞和三妞大致都知道自家有多少家底,蓋個房子綽綽有余。

    許諾笑瞇瞇的。說干就干,她請來泥瓦匠,買來建房子的材料,許家的小茅屋總算拆掉了。

    大伯娘在家里埋怨丈夫,“你說大妞養雞不賺錢,她這房子都蓋了,怎么會沒錢!”

    許大伯怒道“人家那房子再不蓋就不能住人了!三弟都走了,你還要和幾個孩子計較,你不要臉我要臉!你要再去找大妞,老子就揍你!”前幾年背地里已經被人嘀咕的夠夠的,大伯還想要些臉呢。

    許諾要蓋新房了,現在鄉下人蓋的樓房都是直通通的幾大間,地方是大,毫無美感,也不美觀。她就想蓋成套房式樣的小別墅,每人一間三十平米的臥室。樓下是客廳廚房衛生間,樓上衛生間、書房、小客廳。

    她這房子占地頗廣,好在鄉下最不缺的就是地,干活的匠人都勸她別把房子隔的那么小,看起來不氣派,再說了,茅廁放在屋里頭,那氣味多么難聞。鄉下人還不習慣用城里的抽水馬桶,都是在家里另蓋茅廁的。許諾笑著搖搖頭。

    大家也沒別的辦法,畢竟主家想怎么蓋就怎么蓋。這種房子在鄉下人眼里特別怪,房間小,隔成一個個鴿子籠,這有什么好看的?想起許家孩子多,大家也都默認了。

    平房打完地基就開始蓋樓房。許諾給的工錢足夠,還管飯,伙食也不錯。干活的工人手腳也快,兩三個月房子也就蓋好了。

    許諾沒有多余的裝修,鋪了個地磚,墻上刷白。然后把家具買回來,屋內錯落著放些盆景,然后把這么些年妹妹們得到的獎狀往書架上一擱。就這么一收拾,家里特別整齊好看。

    大客廳里一溜的木沙發,墻上簡簡單單掛著一些畫,上了學的妹妹們知道這些都是世界名畫的仿制品。鄉下人覺著還是年畫喜慶熱鬧,許家大姐審美特別怪。許諾還買了一臺電視機。雖說現今的電視機還沒后世那么大那么好看,現在也不錯啦。

    幾個孩子等房子蓋完,看見屬于自己的臥室,喜的驚笑聲一片。

    許諾道“個人的臥室衛生自己搞,做的不好就要受罰!家里一步步走到現在都是大家團結起來才得到的,誰都要付出努力!”沒人有異議,許小弟早就習慣做家務了。

    他的成績和許諾記憶里一樣的出色,每個學期都能捧回獎狀,許諾把各人的獎狀分類,整整齊齊的放在書架上。

    妹妹們知道這就是報答大姐最好的方式,在學校里念書格外用工。

    家里四個孩子在上學,許諾帶著兩個妹妹掙出這么一份家業,旁人都看在眼里。雖說許家蓋的房子奇怪,但是看起來就是比別人家的要好看。大伯娘等許諾蓋好了房,她又去找她,這回簡單明了,讓許諾參與養奶的老。

    “你爹雖然沒了,你做孫女的也不能逃避養長輩的老!”大伯娘看著許諾家里干干凈凈清清爽爽,家具不多,看起來愣是賞心悅目,屋外頭那么多的野草樹木,家里還要放上幾盆,真是閑的慌!

    想起自己家雖然也早就蓋了房,家具可沒錢換新的!地上也沒有這種細膩的瓷磚鋪地,都是水泥地。許家客廳里的木沙發大伯娘看不懂材料,不過這么結實這么漂亮,還鋪著軟和的墊子,她眼熱的很!這回說什么也要大妞拿錢出來養老人!

    許諾沒說什么,也制止兩個妹妹要說的話,她點點頭“好的,我明白了!”

    大伯娘得意道“那你每個月給多少錢你奶?”

    許諾道“這個不是我一家說了算的,大伯娘把幾個伯伯都叫到一起,長輩們商量好了,該多少我們也就給多少,總不是大伯娘你嘴里說了算的。”

    大伯娘恨恨而去。二妞三妞道“大姐,怎么能如她的愿!奶一天都沒顧過我們,四妞她們還在念書,當初爸爸去世,奶已經拿了養老的賠償款,還要走了我們一半的賠償款!她怎么就不要臉還能說出這個話!”

    許諾平靜道“養老人本就是義務,大伯娘什么想頭不關我們的事,我們只要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二妞三妞心里雖氣,也不敢駁大姐的話,各自去干活。

    許諾等了幾天沒等到大伯家里回應,她想了想,把二伯四伯五伯都叫了來,然后又叫了村支書,一起到大伯家說清楚如何贍養老人。

    幾個伯伯聽許諾把前后說完,“大伯娘說的不錯,奶的老總歸是要子女養的,我家雖然爹走了,我出來頂門立戶,這責任我來當。不過要是單我一家死了父母的孤兒給贍養費,這說出去伯伯們臉上也無光,所以叫了大家一起商量。”

    幾個伯伯臉色變幻,大伯差點就想把自己家的蠢婆娘捶死!村支書道“這話也不錯,大妞沒了爹還能想著贍養老人,這種閨女好!”

    在村支書的注視下,幾個伯伯只能商討怎么贍養老娘,最后商量每家每月給老娘一百塊錢。

    許諾這時候道“當初我爹沒了時,一共賠了三萬塊錢,奶拿了一萬五千塊錢,這個事大家都知道。我不反對贍養奶,不過我家已經一次性支付了一萬五,這不能不算吧?”

    許老娘知道今天是兒子們商量每月給她錢的事,一聽大妞說起那三萬塊,她趕緊癟著嘴道“這錢我早就花用了,現在不能算!”

    許諾靜靜的看著許老娘,“哦,奶不光花完了您應得的賠償款,還花光了我們給的一萬五?”

    幾個伯伯忍不住低下了頭,老娘年紀一大也開始犯糊涂,那時候拿錢的時候怎么說的,“這就是三兒子給我的養老錢!”大伯娘看到那時候老太婆手里那么多錢,搶著要把人接自己家養活,現在還想借這個由頭占便宜,也不看看如今大妞還是那么好哄的人么!

    村支書都在一邊搖頭。許諾道“伯伯們一月給奶一百塊,我家就從這錢里扣,過幾年伯伯們給奶的錢多了,我家也一樣從這里扣,一萬五扣沒了,我就拿錢出來。要是奶覺著贍養費得從前幾年開始,我也沒意見,照樣先從里面扣!不過伯伯們得把前幾年的錢先補出來。”

    一番話說的沒一人開口,許老娘還要說話,被大兒子一聲吼,“夠了!你還想怎的!”許老娘就沒敢吱聲。

    許諾繼續道“要是伯伯們覺得我的提議不對,那我也沒意見,你們說出來我聽著,但要想把贍養奶的責任都掛在我家身上,于情于理這都說不過去吧。”

    村支書不住的點頭。大伯甕聲甕氣道“就這么定了,沒啥好說的。”

    許諾點點頭,“大伯說的是,那就這么定了,還請大伯娘以后別大小聲說著我家不養老人,以后要是我再聽見大伯娘這么說,那我也要說道說道!”

    就這么的,許諾把事情明明白白攤出來講。沒一人說她做的不好。村支書還四處說大妞仁義!大伯娘過后被大伯關上門一頓胖揍,揍的幾個星期不敢出來見人。

    二妞和三妞看著大姐都是星星眼。許諾道“和人爭吵不算本事,句句在理上,別人想吵也吵不起來。有那不講理的,也別客氣就行!”

    許家姐妹養雞養弟妹,生活過的精精神神。

    這天,三妞神神秘秘的拖著許諾道“大姐,和你說個事。姚老板有個兒子你知道嗎?”

    許諾點點頭,“我知道啊,姚老板現在都讓小姚來拿雞,他和我說過的。那小姚怎么了?”

    三妞笑道“小姚啊,他不就是看見二姐就兩眼發光嘛!”

    許諾微微皺起眉頭,“那你二姐怎么說?”

    三妞道“二姐我不知道啊,那小姚還送給二姐一條絲巾呢,你今天看,二姐脖子上那個就是!”

    許諾對三妞道“我知道了,你別和二姐說什么。”

    許諾想想二妞今年也二十一了,談朋友不是不可以。她得和二妞談談。

    今天二妞送雞回來,許諾一眼就看見二妞脖子上的絲巾。她讓二妞到自己臥室,姐妹兩一起坐下。

    許諾道“二妞,你是不是在和姚老板的兒子談戀愛?”

    二妞的臉刷的紅了。許諾拍拍她的手道“你別怕,小姑娘大了談朋友沒什么。大姐有幾句話你聽好了。”

    二妞認真的點點頭,“大姐你說,我一準聽你的!”

    許諾接著道“處朋友很正常,你們去逛公園看電影都可以,不要老讓對方掏錢,也別老盯著男人的口袋。任何時候保護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女孩子和男孩子不一樣,女孩子受的束縛多。你談戀愛大姐給你錢,但是婚前最好別和男朋友住在一起。這是自己對自己負責。不過你也記住,一旦有任何意外,都可以告訴大姐,大姐永遠在你身邊。”

    二妞紅著眼睛道“大姐,你放心,我一準保護自己。”

    從此二妞談戀愛成了公開,許諾想著兩個妹妹也大了,她每月給她們一些零花錢,讓她們隨意支配。

    小姚還正式拎著禮物上門拜訪過小姚來的時候說的明明白白,“大姐,你別看我家開了個飯館,我也是個不識字的,所以才早早的給我爸幫忙,我一定會對二妞好!”

    許諾微笑道“我不反對你們交往,你爸爸知道你和二妞談朋友嗎?”

    小姚道“知道,我爸挺喜歡二妞的!”

    許諾過后對二妞道“小姚是城里人,你是鄉下的,不過你也別覺著自己配不上他,你人聰明,心地善良,勤快肯干活,將來你出嫁大姐也決不讓你被人小看。要是小姚覺得你和他在一起是你占了便宜,那大姐勸你再考慮考慮。”

    二妞道“大姐你放心,這些我都知道!”

    村里人得知二妞談了個老板兒子,紛紛夸獎二妞厲害。大伯娘背地里道“城里小伙哪能看上一個鄉下妞,多半是玩玩的,大妞也是被屎糊了眼,把妹妹送人玩!”

    她家閨女許言,初中畢業在家里擱了幾年,后來到外頭打工三五不時的換工作,不要說孝順爹娘,不問爹娘要錢已經不錯了。兒子現在在初三,成績也就一般。

    四妞五妞初二,成績可是得到老師夸獎的,每個學期都有獎狀回來。兩個小的也是成績出眾。大伯娘心里不忿的很。

    明明自家看著什么都比那一窩沒爹媽的小崽子強,偏偏日子就是過的不如人家,以前大伯娘還挺有優越感的,現在許諾把家操持的這么紅火,她拍馬也趕不上,心里能高興才怪。

    她心里一失衡,她就想給許諾下絆子挑刺,可惜大伯娘戰斗力太差,一直是一敗涂地,加上上次想占便宜要許諾每月支付許老娘的贍養費,結果許大姐家一分沒出,幾個弟妹當著她的面好一頓冷嘲熱諷,回頭自己又挨了一通胖揍,大伯娘現在都避開許家姐弟走路。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