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崛起于卡拉迪亞 > 第二百三十八章:杰爾博格的新傭兵

第二百三十八章:杰爾博格的新傭兵

    繞過杰爾博格堡進入諾德腹地絕非易事,這座宏偉的巖石城堡的歷史可以追溯至兩百年前的卡拉德帝國時期,在諾德入侵期間這座城堡就曾一度擋住了諾德軍隊南下的步伐,直到因為內亂和背叛導致對方兵不血刃的奪得了整座堡壘...但是直到今天,這座城堡都是諾德王國的南方重鎮,作為諾德人少有的巖石結構要塞保護著王國的南疆。

    但是雖然龐大的城堡堵住了幾條最重要的道路,封閉了山口,使得任何一支大規模軍隊都無法在不占領這座城堡的前提下進入北方,但是如果只是一兩個人騎著馬從周圍的丘陵和山林間像偷獵者一樣偷偷溜過去的話,問題也不是很大。尤其是現在諾德王國的主力軍隊都在南邊和哈勞斯國王作戰,城堡里的巡邏隊根本不夠巡視城堡周圍的全部土地。

    拜倫就這樣從杰爾博格堡附近的丘陵間溜了過去,進入了敵對國家的腹地之中。這實在是無奈之舉,他昨天找到了偷獵者口中的村莊,并且裝成旅行者去跟對方問路,結果差點撞上諾德的巡邏隊。和村里的人交流過之后他才知道,不知出于何種原因,杰爾博格和提哈的部分諾德守備部隊突然開始南下,要把杰爾博格堡到瑞泊萊特的所有道路和好走的小徑全都設立上關卡,這個時候他要是南下返回,不碰到一大票諾德巡邏兵才怪。

    而且拜倫也發現戰事這朝著意想不到的地方發展,明明前天他們剛和諾德軍團展開血戰,可是今天北邊的諾德部隊就封鎖南方邊境,這仗打的是不是太快了?而且消息傳遞也太快了,他可不覺得諾德人的斥候兩天之內就能把戰事相關的消息送到提哈。就算送到了,他們的人也不可能來的這么快。而且就算他們真的能做到,那么他們的行為也顯得十分奇怪。如果前線贏了,他們大可不必如此。如果他們輸了,那屯兵杰爾博格以逸待勞才是對付斯瓦迪亞大軍的正確選擇,稍微派些斥候出來打探消息就行了,也不必構建那些無用的關卡和防線,在大軍面前這就和送人頭無異。

    會不會有可能,哈勞斯國王興師動眾的在瑞泊萊特展開作戰只是一次傷亡更大的佯攻,斯瓦迪亞的某支軍隊已經在其他方向對諾德內地展開了攻勢?這樣的話,那諾德人的行為就說的通了,他們必須加強對邊境線的封鎖,以防止類似情況的出現。

    如果這是真的,這對斯瓦迪亞而言這是戰術上的勝利,哪怕代價慘重。而對拜倫而言,這無疑是個壞消息。南下的道路被封死,北上的話還容易被抓住,進退兩難。再三思索之后,他只能硬著頭皮,北上前往諾德王國內地,之后從東方繞路維基亞返回斯瓦迪亞。現在維基亞王國和斯瓦迪亞還是停戰狀態,雙方邊境線雖然檢查嚴格但是還是開放的。

    .............

    杰爾博格立于北方那起伏不定的山丘之間,城鎮主體建立在半山腰的平地上,類似的丘陵緩坡和山間空地在小鎮周圍還有不少,都被善于務農(更善于搶掠)的諾德農民們建成了農莊和果園,家禽和牲口在人為驅趕下穿梭于其間,清理害蟲的同時,糞便落在田里,成了最好的肥料。靠著這散落在山間的繁多農牧設施,這座看似不起眼的小鎮成為了為富饒的城市薩格斯和提哈提供農產品的主要地區,養活了數以萬計的市民。

    這里的農民總會趕著載滿蘋果、卷心菜、風干肉和羊奶酪的驢車前往城里販賣產品,繳納供奉。而商人們也總會趕著他們的馬車來這里采購廉價農產品送到他們在城里賺取差價,或是加工之后牟取更高的利潤,所以當地人對外來人一般都很熱情。而且繁榮的農業貿易讓這附近劫道的匪徒不斷,傭兵也不時前往此處,賺些零花錢。拜倫只要稍微包裝一下自己,加上以前做傭兵時候積累下的經驗,很容易讓他們認為自己是一名運氣不好的重裝傭兵,從而糊弄過去。

    于是他盡可能的除去身上那些代表著貴族身份和不符合傭兵習慣的華麗飾品,牽著馬進入了鎮子里。就像他想的那樣,鎮子里的幾個衛兵過來盤問了他一會,有些問題是專門針對傭兵的,甚至于包含一些傭兵中的行話,外行的話很容易被揭穿假冒傭兵,不過像拜倫這樣的老傭兵應付起來自然沒什么問題。至于來意一類的他也想了很適合的借口,最后衛兵們也沒盤問出什么不對的地方。

    “在鎮子里老實點,你就不會有麻煩,雇傭兵。”衛兵放拜倫進了鎮子,在他們看到雷霆的時候,還不忘了稱贊一下。

    “真是一匹健壯的好馬!”

    “當然,我砍了四個腦袋才從一個斯瓦迪亞闊佬手里搶到它,養活它比養活人貴多了,不過也幸虧有它我才能活到現在,劃得來。”拜倫得意的笑了,不過身上卻出了些冷汗。雷霆是難得的好馬,買得起這種馬的人可不多,解釋的不好的依舊會招嫌疑的。

    好在,對方沒有太過在意,拜倫也平安的進了鎮子,來到了酒館里。他親自上手把雷霆照料了一番,而不讓酒館的人碰它,以免被人發現這匹馬這幾天做了大量的運動,讓他們環疑拜倫之前在干什么。更不要說馬背行囊里那件鍍金盔甲和昂貴的武器,要是被發現他可不好辯解。

    諾德王國民風彪悍,但是酒館里氣氛卻比南方要舒適度多。沒有那么多不懷好意的眼睛,地上也干凈不少,酒館中間一般還會有篝火和烤肉,付得起錢的客人可以愜意的坐在火堆旁暢飲麥芽酒,享用美食。

    拜倫穿過喝酒du'b0的人群,徑直走到柜臺前邊,拉過凳子,忍著空腹和疲勞帶來的饑餓感,敲了敲桌子,遞過去一枚1第納爾的銀幣。

    “來杯啤酒,杯越大越好。再來點吃的,肉越多越好。”

    正忙著擦桌子的老板瞄了他一眼,看到了他身上的厚實鏈甲和腰間的戰錘,十分干脆的接過銀幣,從柜臺下邊端出一盤涼了的烤肉遞給他,隨后又替他倒滿一杯啤酒。

    “來找活?”

    雖然拜倫的裝備比酒館里那些所謂的雇傭兵好上幾倍,不過酒館老板還是很容易看出拜倫那當上貴族之后都抹除不了的傭兵氣息。

    “替兄弟料理喪事,他家住在附近一個村子里,可惜啊,他家里人都不在了。”拜倫接過食物,抓起烤肉邊吃邊編。等到酒到了,還不忘舉起酒杯一臉悲痛的做個樣子。

    “敬哈弗、米爾姆還有瓊恩!”

    拜倫說完,一口氣將大杯中的啤酒飲盡了一半。

    “這世道再正常不過了,人命不值錢。看你的樣子,處理劫匪這種小事賺的怕是連喂馬包養盔甲都不夠。怎么,要找人手?”

    酒館老板瞇起眼睛,這個大胡子壯漢比看上去要聰明的多。拜倫身上的裝備標明他不只是那些窮的養不活自己的傭兵。聽他的口氣,他更像是一支小部隊的頭目,手下人馬拼光了,給手下人收尸之后來這再找幾個幫手。畢竟真正賺錢的活往往都需要足夠的人手才能做的起來。而作為酒館老板,除了賣酒賣肉之外,販賣信息和介紹能打架的閑漢也是他工作的一部分。

    “非常正確。”

    拜倫點了點頭,把身體朝對方湊近了一些。

    “有什么合適的人選嗎?”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