臘月二十八晚上, 從京城到巖城的火車進了站。

    蘇佳空著手,衣著光鮮的走在前面,跟在后面的蘇天雖然穿著也不差,但背上手上卻是大包小包的, 頗為狼狽。

    “姐, 你有沒有告訴姐夫我們今天回來呀?”,走了一段路, 還不見王大義,蘇天停下來,將手中的袋子放到地上緩了緩手臂。

    “說了呀!”, 蘇佳往四周望了望, 心中也挺奇怪的,王大義不可能不來接她吧,難道真的被野女人勾去了?

    “那人怎么還不來, 不是記錯時間了吧?”

    “不會,他做過這趟火車的, 不可能會記錯。”, 蘇佳道,“算了,我們先出去等。”

    與此同時,巖城一處小院子內, 王大義急急忙忙的將三輪車從院子里推出來。

    趙芬抱了兩床不要了的厚棉絮鋪到三輪車的車廂里, 叮囑王大義,“你路上小心點, 蘇佳知道等你的。”

    “行,我知道。”,王大義皺著眉頭,臉上滿是急色。

    他早就該去火車站了,可是臨走前制醋坊那邊出了點小狀況就把時間給耽擱了。

    趙芬看著三輪車走遠轉身進了院子,招呼王代全一起做飯,蘇佳姐弟坐了一天一夜的火車,肯定又累又餓,她把飯做好,等他們回來正好吃上熱飯。

    天黑了,路上人不多,車也很少,沒有阻礙,三輪車開得比平常快多了,大半個小時就到了巖城的火車站,遠遠的就看見路燈下穿著黑色大衣的漂亮女人,她散著的頭發長至腰間,圍著一根顯眼的大紅色圍巾,在黑色頭發與紅色圍巾中間是嫩白如玉的臉頰。

    三輪車剎的一聲停在蘇佳面前,蘇佳驚了一下,仔細看去,坐在三輪車駕駛位上的不就是王大義嗎,只是瘦了好多。

    “姐夫!”,蘇天朗聲喊道。

    “嗯。”,王大義下車對蘇天點個頭后就不再看他,走到蘇佳面前,碰了碰蘇佳的手和臉,見不冰才松口氣,“回來了。”

    蘇佳抿唇一笑,“等你好久了。”,語氣里有一點點埋怨,可更多的是小女人的撒嬌。明明他們有兩三個月沒有見面了可一點生分的感覺都沒有。

    “有點急事耽擱了。”,王大義低聲解釋,蘇佳久了沒見他,思念正濃,自然不會因為這點小事生氣。

    

    蘇天看他們這旁若無人的樣子,嘆口氣,自己動手把東西裝車。好在王大義還記得有他這么個人,看他搬東西立刻過來幫忙。

    

    愛美是人的天性,蘇佳這么一個美麗精致的女人站在這兒自然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結果等王大義一來,再看到他那明顯是兩口子的親密動作,眾人驚了,呆了,這樣一個女人居然嫁了一個開三輪車的男人。

    雖然對于這些人來說,三輪車他們也買不起,可這不妨礙他們可惜蘇佳這么一個美人坐這樣一個會敞風的三輪車,在他們想象中,蘇佳這樣的漂亮女人就該做小汽車。

    王大義沒有忽略眾人打量的目光,他看看蘇佳一身講究的衣服,再低頭看看他自己,為了趕在過年前多屯一點貨,他有好幾天沒換衣服了,不至于黑黢黢的,但看著還是灰頭土臉,和蘇佳站在一起就跟癩□□與天鵝似的。

    “上去拉我一把。”

    正想著,他忽然聽到蘇佳的聲音,扭頭看去,蘇佳笑靨如花的望著他,又白又嫩的手已經伸到他面前了。

    什么都不想了,王大義跳上車子,握住蘇佳的手輕輕一帶,人一下子就撲到了他懷中,熟悉的香味瞬間縈繞在鼻間。

    再不配也是他的女人。

    早就上了車的蘇天看看自己的手,心下想著:可能是他姐心疼他剛才拿了這么多東西才不讓他拉她上車的。

    三輪車在一眾惋惜的眼神中離開了火車站。

    ***

    有了蘇佳給的制醋釀酒的方子,王大義回到巖城后就立馬著手開始干。

    他開始是想先想法子把戶口轉到縣城去,在縣城買幾間房子來制醋釀酒,沒想到在回巖城那天晚上,段永受葉明儒之托來接了他,又碰上了方建軍在段家,幾個男人喝了酒后不免就多說了幾句,段永一聽王大義的打算立馬拍手,讓王大義來巖城辦。

    段永作為巖城的一把手,最近一直在想巖城以后的發展,由于地理位置的原因,巖城不比海市這一類的城市,更比不上京城,要想發展得好,還是得靠他們自己。

    王大義的制醋釀酒如果真的能辦上路,以后規模大了勢必能帶動巖城的經濟發展,退一步,即使他失敗了,對于段永來說也沒有什么損失,反而因為幫他讓葉家承他一個人情。

    王大義琢磨了下,巖城的市場更大不說,以后往外發展也更方便,他順勢同意了下來。

    有段永在后面撐著,王大義很快就把戶口轉到了巖城來,為了能夠全心全意的制醋釀酒,王大義還辭去了棉紡廠司機這個鐵飯碗。但是他心中也沒完全放棄做倒爺這條路,只是想先把這邊整上正路后再考慮那件事。

    來了巖城后,他先買了一個四合院,一邊用來制醋,一邊用來釀酒,然后又請來了幾個信得過的幫手,這兩個小作坊就這么風風火火的做了起來。

    雖然大多都是新手,但好在蘇佳給的方子十分的詳盡,差不多兩個月,釀酒作坊里就有了讓王大義較為滿意的成品,制醋則因為需要長時間的發酵是以還沒有成品。

    男人大多愛酒,王大義作坊里做出來的味道又還好,加上他們產量有限,幾乎是一開賣就是供不應求的情況,雖然遠遠沒有掙回他投入的成本,但至少終于有了進賬而不是一直花錢。

    臨近春節,王大義又起了買房的心思。

    自開始籌備制醋釀酒的事,他為了方便就一直和幾個工人住在四合院內,可蘇佳回來總不能住在四合院內,就是蘇佳同意,他也舍不得。

    轉悠幾天后,他買下了一個小院子,不在巖城市中心,有點偏郊區,但勝在房子寬敞,他們一家人來都能住得下。

    剛買下沒兩天,得知他買了房的趙芬拉著王代全來了巖城。

    他們兩個老的在長巖村又沒掙公分,現在王大義為了掙錢這么累,他們在長巖村無所事事的還不如進巖城來照顧兒子生活。

    趙芬剛把菜燒好就聽到三輪車回來的聲音,連菜都來不及端到桌子上去她就往院外跑,剛走出院子就看到王大義扶著越□□亮的蘇佳下車。

    漂亮得跟朵花似的兒媳婦和最近瘦得不成樣的兒子并排站在一起,趙芬作為王大義的媽,就是再心疼王大義也不得不承認她兒子看著真的配不上蘇佳。

    “蘇佳回來啦?”,她走上前,臉上的笑容非常燦爛,“呀,蘇天也回來了,我還以為你今年不會回來。”

    “大娘好。”,蘇天禮貌問好,“姐姐一個人做火車我不放心,正好我放寒假就跟著一起回來了。”

    趙芬一臉笑瞇瞇,“回來好,還可以給你爸媽去上墳燒紙。”

    蘇天笑,“我也是這樣想的。”

    “媽也在?”,蘇佳驚訝的扭頭看王大義。

    “一會兒和你說。”

    王大義轉身去幫蘇天拿東西,房子的事他想給蘇佳一個驚喜,事先并沒有告訴她。

    “我才上來幾天……”,不用王大義給驚喜了,趙芬一股腦的將所有事情都告訴了蘇佳,特別強調了一下王大義是為了蘇佳才買這個房子的事。

    蘇佳回頭笑看一眼王大義,再回頭的時候,面色瞬間暗了下來,對趙芬小聲道歉,“都是我不好,要是我留在家里的話,也不用麻煩你和爸來照顧大義哥了。”

    “都是一家人,這有什么麻煩的,你再說這樣的話,媽就要生氣了。”,趙芬搖頭,佯裝生氣的模樣。

    且不說當初蘇佳去京城的事她是知曉且同意了的,就據大義說的,葉家比他們想象中更為顯赫,蘇佳完全可以把王大義踹了再找個好的,可她沒有這么做不說,還主動回來過年,就這點,她就對這個兒媳婦放心滿意。

    況且平日里聽王大義的話,趙芬也明白兒子能這么順利的來到巖城,順利的做起了釀酒坊,這里面少不了葉家的幫忙。

    蘇佳親密的挽住趙芬的手臂,乖巧點頭,“是,聽媽的話,我不說了。”

    飯桌上,王代全不好多問兒媳婦的事情,就關切的問了問蘇天的學習,得知蘇天成績在京城的學校也那么好非常高興。

    “好好讀書,給你未來的侄子侄女做個好榜樣。”

    “就是。”,趙芬附和,同時還意味深長的看了看蘇佳和王大義,這次回來又要住一兩個星期,她兒子爭氣一點,說不定蘇佳就能懷上了。

    蘇天很大方的回道,“我一定努力。”

    王代全抬頭,看蘇天的眼神帶著意外,轉頭對蘇佳道,“這孩子變化挺大的。”

    蘇佳想了想,“是和原來有點不一樣了。”

    以前的蘇天沖動易怒,現在則要沉穩不少,看著有點成熟男人的架勢了。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