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天才剛蒙蒙亮, 穿戴一新的蘇天就騎著自行車去上學。

    蘇佳想送他去被拒絕了,只好送到大門口看著他一溜煙的騎出明月胡同。

    天還暗著,看不太清晰,回院子的路上王大義忽然牽住蘇佳的手, “我發現你待蘇天比待自己的兒子還好?”

    蘇佳愕然, 隨即瞪王大義,“胡說, 我又沒有兒子,怎么能比。”

    她的話剛落下,王大義緊接著道, “那就是比對我還好。”, 就好像這句話早已經在他嘴邊了,隨時準備著說出來。

    “呦,”, 蘇佳愣了下,怪笑一聲的走到王大義前面攔住他, 伸手在他胸膛點了點, 一臉揶揄道,“你這是吃醋還是怎么的呀?”

    “就是吃醋了。”,王大義握住蘇佳點他胸膛的手,“我只想讓你對我一個人好。”

    蘇佳目瞪口呆, 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這種話居然是王大義說出來的,這還是他嗎?

    用另一只手摸了摸王大義的額頭, 蘇佳目露擔憂,“你是不是撞邪啦?”

    王大義一本正經,“撞了你的邪。”

    看來還是沒撞邪,蘇佳吐了吐舌頭,轉身往前走,嘴角卻忍不住的往上翹,心里比吃了蜜糖還甜。

    在大秦她有一個閨中密友,那個密友比她命好,嫁了個知心人,兩個舉案齊眉,相敬如賓,當她在后宮中已經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時候,她問這個朋友嫁了知心人是什么樣的感覺,這個朋友告訴她:如冰雪消融,春暖花開。

    吃過早飯,魏蘭怡拉著蘇佳問她在長巖村的生活,王大義則是被葉凱叫走了。

    魏蘭怡好笑的看著蘇佳盯著王大義的背影不放,溫聲道,“放心吧,你外公不會為難他的。”

    蘇佳收回視線,微笑說道,“我沒擔心外公為難他,我只是在想外公會和他說什么。”

    魏蘭怡笑笑,不拆穿蘇佳,蘇佳自己也覺得這個理由不是很站得住腳,主動說起長巖村的生活。

    其實蘇佳也不是真的擔心王大義,從這兩天來看,葉家人對他們姐弟好,對王大義也不差。只是隨著日子一天天的過去,想到王大義不久就要回長巖村,她就想讓人一直待她身邊,一秒也不想浪費。

    另一邊,王大義跟著葉凱來了書房。

    上京之前他就知道會有這一番談話,如今的情形比他想象中要好多了,是以心中還算淡定。

    葉凱從進房后臉上的表情就沉了下來。

    這幾天蘇佳和王大義形影不離的,他這娘家外公的譜還沒開始擺呢。

    “坐。”,他親自去泡了兩杯茶,然后坐到了王大義的對面。

    出于禮貌,王大義端起喝了一口,隨即眉頭微不可見的一皺:還比不得蘇佳用野菊花泡的茶。

    

    “好茶。”,王大義違心贊道。

    葉凱冷哼一聲,他用的自然是好茶,只是剛才他仔細注意著王大義的神色,那一瞬間的表情他可沒有忽略,打仗要的可不是蠻力,眼力一樣重要。

    斜睨著王大義,葉凱端起茶杯,慢悠悠的喝了一口,漫不經心的問他,“你喝過比這個還好的茶?”

    話雖這么問,但葉凱卻不相信王大義一個當司機的有什么好茶喝,他這個茶可是國家專門發給他們幾個老家伙喝的,放古代,那就是皇親國戚才能用的貢品。

    臉色被看穿,王大義也不尷尬,將茶杯放下后他抬頭,“不瞞外公,蘇佳泡的茶味道的確比您這個還要好點。”

    葉凱:……

    好氣哦。

    可是還不能像訓葉明儒葉鴻浩那樣的訓他,不然蘇佳肯定要生氣。

    他是有專門的主治醫生的,為了他的身體,蘇佳送的藥酒不可能什么都不做就喝了,所以昨天他就讓警衛拿了一小杯的藥酒送去給醫生檢查,不是怕藥酒有什么問題,而是怕不適合他的身體,雖然他已經喝過一次了。

    誰知醫生打電話告訴他這個藥酒很好,長期喝對他的身體很有好處,那個醫生還想問下這種藥酒是怎么泡的,被他三言兩語的打整了。

    是以因為藥酒的事,葉凱倒沒懷疑王大義的話,只是心中惦記著讓蘇佳為他泡一壺茶。

    葉凱瞪了瞪王大義,決定跳過這個憂傷的話題。

    “你今后有何打算?”

    葉凱沉下臉,眸光銳利,猶如一把拔出劍柄鋒芒畢露的兇劍,也讓王大義真正見識到了一個將軍的氣勢。

    王大義正了正神色,意有所指的問,“外公指的是蘇佳還是我?”

    葉凱皺眉,氣勢越發威嚇,換個膽子小的人來只怕會緊張得話都說不出來,王大義卻是面色不變,眼神也沒有一絲躲閃。

    “如果您指的是蘇佳,那我完全遵照蘇佳的意思,不會有任何的阻撓,如果您指的是我,我只能說我會盡我所能給蘇佳最好的一切。”

    “你應該知道蘇佳母親的事吧,”,葉凱道,“我實話告訴你,只要我和你外婆在世,是絕對不會允許蘇佳再次離開京城的,我虧待他們姐弟倆母親的會加倍的還在他們姐弟倆身上。你如果真想和蘇佳長長久久,唯一的辦法就是到京城來。”

    王大義:“外公,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葉凱抬了抬手,示意王大義不忙,“我問你,你是現在到京城來還是以后到京城來?如果你現在就愿意到京城來,我雖然老了可在這京城地界兒也有兩分面子,把你和你父母的戶口都轉到京城來也不是啥難事,到時候再給你找個工作,好好做的話,以后身份地位也不會低。”

    王大義打斷,“那我不愿意現在就來呢?”

    葉凱喝了口茶,意味不明的道,“我老了,你外婆年齡也大了,而蘇佳她大舅有自己的家庭,你二舅雖然現在單著但總有一日還是要結婚的。”

    王大義聽懂了葉凱的意思,葉家人中,只有他和外婆待蘇佳姐弟才是最最上心的,其他人以后難免有他們自己小家的考量,可他卻不得不拒絕他的好意。

    “外公,我懂你的意思,只是這兩年,我還是不打算來京城。”

    “你真想清楚了?”,葉凱濃眉緊皺。

    “是,想清楚了,不后悔。”,王大義斬釘截鐵。

    書房里安靜許久,屋外不知什么時候又下起了雪,簌簌的落在園子里。

    “罷了,誰叫蘇佳中意你呢。”葉凱長長的嘆了口氣,像是對王大義無可奈何,“只是有一點,現在你可以不急著來京城,但到適當的時候你要是還不上京,就不要怪我不給你留情面了。”

    王大義點頭,神情嚴肅認真,“外公放心,我不會辜負蘇佳的。”

    王大義覺得他這個承諾說得再認真不過,上一次這么認真還是他和蘇佳領證的時候。誰知葉凱深深的看了一眼,居然大聲嘀咕,“長得這么黑,也不知道跟塊美玉似的蘇佳怎么就看上你了,還這么看重珍惜,真是瞎了眼了。”

    剛才還氣勢洶洶的將軍瞬間變成了討人厭的老頭子。

    “外公,你要沒事的話我就回去陪蘇佳了,再過不久我就要回巖城了,蘇佳舍不得,我想多陪陪她。”

    葉凱:……

    葉凱鼓著個大眼睛,又開始瞪人,“我話還沒說完,你著什么急,以為有蘇佳當擋箭牌就行了?”

    剛剛離了椅子的屁股又坐了回去,王大義好聲好氣的問,“那外公你還有什么要叮囑的?”

    葉凱看了眼窗外,低了聲音,“最快半年,最遲兩年,國家肯定有大變動,你自己看著點,我可不想我花兒一樣的外孫女以后和你吃苦。”

    王大義心下一凜,瞳孔緊縮,第一次在葉凱面前露出異樣。

    葉凱嫌棄的撇了撇王大義,“干啥呢這是,還當家的男人呢,這點都受不住了?”

    王大義斂了斂神色,誠摯道謝,“多謝外公提點。”

    大約是看王大義表情還算認真,葉凱沒再擠兌他什么,“行了,回去吧,再不回去,一會兒蘇佳得來跟我要人了。”

    “外公說笑了,蘇佳就是過來那肯定也是為了看外公。”

    “呵,”,葉凱冷呵了聲,“現在是看外公了,剛才還說蘇佳舍不得你呢。”

    “外公想岔了,舍不得我走和過來看外公這兩者間又不沖突。”,王大義心中微哂,但好聽的話還是一句接一句的冒出來,“何況蘇佳是把外公外婆放到心上了的,比如她給你們做的衣服就沒有為我做過,可見她還是把你們看得更為重要。”

    葉凱略微意外,他以為王大義是那種雖然品行正,但死腦筋,不會轉彎又不會說話的人,沒想到變得這么快,拍馬屁的功夫快比得上葉鴻浩了。

    “行了,你回去吧。”,好聽的話聽著心里舒坦,葉凱的語氣好了點。

    王大義起身離開,出門前又回頭叮囑,“下雪了,路滑,一會兒您走路小心一點。”

    “嗯。”

    晚輩的關切讓葉凱很受用,露了笑意,

    只是笑著笑著,忽然表情就僵住了。

    蘇佳做給他的那種衣服明顯是給老人家穿的,怎么可能會給他做。

    還騙他蘇佳心中更看重他們。

    兔崽子一個。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