熄燈很久了, 魏蘭怡還睜著眼睛。

    她推了推葉凱,低聲問,“你覺得蘇佳為什么要送我們衣服和藥酒?”

    葉凱喝了酒覺得身上暖洋洋的,已經睡迷糊了, 魏蘭怡問了他好幾遍他才聽清, 想也不想就說,“我們是她外公外婆, 她送點禮物哪有什么為什么。”

    魏蘭怡皺眉,覺得不應該如此簡單。

    且不說藥酒,就衣服而言, 對蘇佳他們的條件來說也太過貴重了, 而藥酒,從蘇佳的話來看,恐怕也另有玄機。

    只是他們雖然是她外公外婆, 但初次見面,她對他們的感情能有多深厚, 值得讓她送上這樣的厚禮。

    想著想著, 魏蘭怡忽然心神一凜。

    或許蘇佳對他們進孝心是一回事,但同時也是在感謝他們把她和蘇天帶到京城來,更有可能是在向他們展示她的本事,暗示他們:她有能力, 不是只會依附他們的人。

    “好了, 不要多想了,”, 葉凱清醒了點,小聲寬慰,“就算這其中還有點什么,可以后她就在你身邊了,時間一長,她自然就會和我們親近了,再說,她能干也是好事,我們只需要為她高興就好。”

    魏蘭怡微微一怔,隨即一笑,是她想多了。她太希望蘇佳能夠待她親近,卻忽略了從蘇佳的角度看待事情。

    來到一個陌生的環境,她將事情考慮得多些才是正常的。

    “你說得對。”

    葉凱見魏蘭怡想通了,體貼的伸手幫她捻了捻被子,溫聲道,“你睡不著要不要再喝一杯藥酒,那東西好,喝了身上暖洋洋的。”

    剛才還溫和的魏蘭怡瞬間變臉,聲音大得院子外面都能聽到,“喝什么喝,別以為我不知道是你還想喝一杯。”

    “我……”,葉凱委屈,雖然他的確是還想喝一口但主要還是為她想的,“不喝就不喝,這么兇干什么。”

    魏蘭怡冷哼,睡一張床的人,誰不知道誰。

    第二日,葉明儒帶著蘇天去辦理入學的事宜,蘇佳和王大義不放心,跟著一起去。

    學校離明月胡同不遠,做公交車的話只有四站。

    

    蘇天可惜,“早知道把我們的自行車也帶來了。”,自行車太大不好搬,留在了長巖村。

    葉明儒一邊開車一邊道,“家里自行車多的是,你想騎就騎,不要拘束了,以后這里就是你的家了。”

    “謝謝舅舅。”,蘇天看眼蘇佳,笑著說。在火車上他還有點忐忑不安,但見到葉家人后他就放下心了,葉家人比他想象中更溫和,更好相處。

    車子停在學校外面,蘇佳一行人緩步走進去,京城不愧是首都,學校要比縣城里的好太多,一排排四層樓高的教學樓巍峨壯觀,現在正是在上課的時間,隱約聽到朗朗讀書聲。

    蘇佳走著忽然想起什么扭頭問葉明儒,“蘇天從縣城里的學校來,會不會跟不上學習進度?”

    有差距的不僅是學校的建筑,還有各種師資力量,蘇天在縣城里的學校能拔頭籌但在這兒就難說了。

    葉明儒略微思索了下,“沒關系,如果真的跟不上就給他找兩個家庭教師補補課。”

    蘇佳點了點頭,只能這樣,蘇天現在讀高一的上學期,總不好讓他明年重讀一次高一,這樣浪費時間不說,對他的心里狀態也不好。

    蘇天一臉自信,“姐,你放心吧,我跟得上的。”

    “那就好。”,無論如何,有這個自信都是好事。

    葉明儒熟門熟路的帶著他們去了一間辦公室,進門前蘇佳晃了一眼門牌,上面寫著“校長辦公室”幾個字。

    這個馬校長似乎和葉明儒是好友,沒說幾句就介紹了他們幾個。

    馬校長震驚,“你什么時候有這個漂亮的外侄女和侄子了?”

    葉明儒大笑,“一直有,藏著的。”,又對蘇佳他們道,“你們喊馬伯伯就行了。”

    “馬伯伯。”

    蘇佳暗松一口氣,有葉明儒和這個校長的關系在,蘇天以后在學校也有人照應。

    馬校長問了蘇天的成績,又拿出他早就準備好的幾張試卷讓蘇天做了,成績中等偏上,于是馬校長高高興興的叫來一個二十五歲左右,帶著眼鏡的女老師,將蘇天編入了這個老師的班級。

    馬校長介紹,“這是我內侄女馬悠悠,雖然年輕,但有能力,手底下的學生成績都不錯。”

    蘇佳走到這個老師面前,伸手,女老師看著蘇佳的手,有一瞬的驚訝,隨即抬手握住。

    蘇佳勾了勾唇角,“我是蘇天的姐姐蘇佳,以后我們蘇天就麻煩馬老師了。”

    馬悠悠詫異,面前的女人雖然穿著普通老舊的衣裳,可她容貌皎好,言行舉止大氣穩重,和那一身衣服十分的不搭。

    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她一副公事公辦的語氣,“客氣了,既然到了我的班上,那他就是我的責任,我會盡我所能的教導他。”

    蘇佳微笑著點頭。

    馬校長:“悠悠啊,蘇天可是你葉叔叔的侄子,你可得上心點。”

    馬悠悠意外的看眼葉明儒,剛才她只顧著學生,倒沒注意這個人。

    馬校長:“明儒,你還記得悠悠不?當年她小的時候可是很黏你的。”

    葉明儒尷尬不失禮貌的笑笑,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馬悠悠幽幽的瞪了眼馬校長,然后看向葉明儒,面無表情,“葉叔叔好。”

    

    “咳咳,”,葉明儒輕咳兩聲,“呃,你好,以后蘇天就麻煩你了。”

    “嗯,”,馬悠悠抬起手臂看了看手表,“我一會兒還有課,就先走了。蘇天什么時候開始入學上課?”

    蘇佳想說今天就可以,拖了這么幾天自然是早點入學好,但她還沒說葉明儒就先開口,“明天吧。”

    蘇天眼睛一亮,成績好也不代表不想多玩一天,蘇佳見狀就不說什么了。

    馬悠悠:“行,那我就先走了。”

    “馬老師再見。”

    處理看蘇天入學事宜差不多要到中午了,葉明儒邀請馬校長一起吃午飯,馬校長也不見外,樂呵呵的應下。

    往校外走時,葉明儒帶著蘇天和馬校長走在前面,蘇佳和王大義兩個走后面。

    蘇佳碰了碰王大義的手,“忽然覺得這個時代挺好的。”

    “嗯?”,王大義偏頭看她。

    蘇佳抿了抿唇角,語重心長,“國家最重要的就是人才,而這個時代,大多數的孩子都能上學,以后都能成為國之棟梁,這不是很好么。”

    “沒有大多數,也有很多孩子上不起學。”,王大義低聲,狀似無意道,“而且你這話說得像你不是這個時代的人一樣。”

    蘇佳眸光一動,笑,“可比以前好些了不是嗎?相信以后也會越來越好,讓孩子們上學不再是一件難事。”

    王大義扭頭看著教學樓,“肯定會的。”

    午飯是在離學校不遠的飯店吃的,結束前王大義什么也沒說,搶先去付了帳,葉明儒得知后笑笑沒有說什么。

    送馬校長回學校后,他們一行人沒有回家而是去附近附近的商場逛了逛,蘇佳想要給蘇天買衣服。

    在能力范圍內的,蘇佳想要給蘇天最好的一切。

    蘇天瘦高瘦高,天生的衣架子,隨便一件衣服套在他身上都很有型,不大會兒,蘇佳就給他挑了三套冬裝。

    王大義付錢的時候被葉明儒攔住,“蘇天是我侄子,我一個當舅舅的給侄子買點東西不行嗎?”

    王大義無奈,只好讓他付了錢。

    離開前路過一家女裝店,王大義非要蘇佳去試一件淺藍色的妮子大衣。

    蘇佳拿著衣服似笑非笑的問王大義,“你是不是覺得我沒有那個馬老師穿得好看呀?”

    蘇天的班主任馬悠悠穿的就是一件妮子大衣,看著干凈利落又有氣勢。蘇佳仗著自己長相好,不在意這個,但王大義卻是上了心,進商場后他就特別注意了一下賣女裝的店子,一眼看重了這件淺藍色的呢子大衣。

    王大義語氣平靜,“不,我只是覺得你穿上應該會更好看。”

    蘇佳懷疑的打量了會王大義,見他表情不變才滿意了,讓他伺候著脫了棉外套,穿上長至小腿的呢子大衣。

    對著全身鏡照了照,本來就貌美如花的女人在這呢子大衣的襯托下越發有氣質,蘇佳正面側面都看了看還算滿意,轉身問三個男人,“好看嗎?”

    三個男人一齊點頭,齊聲,“好看。”

    是真好看,店子里其他客人也都看向蘇佳,還有人問店員還有沒有這種衣服。

    蘇佳咬唇笑,見王大義還打量著她,“有問題么?”

    王大義搖頭,“沒問題,只是一會兒我們再去買雙高跟的皮鞋。”

    蘇佳聞言低頭看了看她腳上的鞋子:她這雙鞋子也是皮鞋,是王大義結婚的后兩天偷偷給她買回來的禮物,但跟不高。

    葉明儒贊同,“是應該配高跟皮鞋,更有氣勢。”

    賣衣服的女店員跟著勸,“這衣服顏色特別,看重的人很多,但不是人太矮就是人太瘦,撐不起衣服,這位女士卻是剛剛好了,就像是為她量身定做的一樣。”

    蘇佳被說得心里熨帖得不行,對王大義眨眨眼睛,“那要了?”

    王大義嗯了聲,爽快的付錢。

    葉明儒猶豫了下沒有和他搶,反正他沒多久就要離開了,等他離開,他們再帶著蘇佳出來買衣服,想買多少買多少。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