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奸妃在七零年代 >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車子駛出客車站。

    在蘇佳和王大義看不到的地方,一個三四十歲的男人望著車子久久回不過神來。

    “明儒, 那三個人有什么問題嗎?”同行的男人奇怪問道。

    男人回神, 皺眉遲疑半晌后搖了搖頭喃喃道, “那女孩兒看著有點眼熟?”

    那人不相信, “一個眼熟就讓你從古玩街一路跟到客車站?”

    男人沒回答朋友的問話, 他眉頭皺得比剛才還要深了,望著車子離開的方向思索著他是什么時候見過那個女孩。

    但巖城他是第一次來,看那女孩的穿著,他也應該不可能在別處看到她……

    “行了, 我們走吧。”,友人道, “一會兒約好的人就要到了。”

    友人的話不知觸動了男人的哪根神經, 他瞳孔驟然一縮, 臉色大變,扭頭看著朋友。

    男人終于想起了那個女孩像誰。

    他見過一張老照片, 上面的那個女人和今天他看見的女孩至少有九分相似。

    “派人查一下剛才那個女孩兒。”,男人神色嚴肅, 語氣不容置疑。

    “怎么了?那個女孩有什么問題嗎?”

    “先查查看, ”,男人聲線中有微微顫抖, “她和我媽年輕時候長得太像了。”

    友人臉色驟然一變, 他知道其中大部分細節, 今日約好的人也與這件事有關, 竟不想隨便一逛就能看到一個相似之人。

    友人正要應下, 忽然想起一件事,“不對啊,你姐應該有四十歲左右了吧,那小姑娘看著還二十不到。”

    男人沉著臉,半晌后道,“我姐如果結婚早,那她兒女應該也有這么大了。”

    *

    天氣太大,到了縣城后他們沒立即回長巖村,去劉大娘那待了一個多小時。

    孔星已經帶著團子回巖城了,劉奶奶看到他們來了十分高興,問起她們去巖城的原因蘇佳說了買香料做泡菜的事。

    劉奶奶驚訝問,“你會做泡菜?”,這話里的“做泡菜”自然不是農戶家里的那種泡菜。

    蘇佳搖頭,“偶然得了個方子想要試一試。”

    不是隨便一張菜譜都能稱得上是“方子”。

    劉大娘低聲,“那你好好做,我記得我小時候去鎮上趕集,有家大酒樓就是靠著他家的泡酸菜掙錢的。現在雖然不能自由買賣,可又不是一層不變的,指不定什么時候就又可以賣了,到時候你有這做泡菜的手藝就能掙錢了。”

    蘇佳莞爾一笑,“我也是這樣想的,再說就是不能賣以后也能送給親朋好友嘗嘗。下次我來的時候給你帶一點過來,讓您嘗嘗味道。”

    太陽西斜,沒有那么曬了他們三個才騎著自行車趕回長巖村。

    可能是冤家路窄,在村口碰上了提著東西進縣城的蘇儀。

    她看到蘇佳三人,放下手中的袋子,站在路中間,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走近。

    蘇佳眼尾一挑,眼底閃過一抹興味,捏住剎車,單腳踩地,停在蘇儀前面一米遠的地方。

    王大義緊隨其后的停在了她旁邊。

    蘇天跳下后座,站到蘇佳面前呈保護狀的瞪著蘇儀。

    王大義看了眼蘇天的動作,無聲一嘆,這就是名正言順的好處。

    蘇儀冷冷一笑,罵蘇佳,“□□。”

    蘇天握拳,正要罵回去時身子被人往旁邊一推,蘇佳上前兩步,彎起嘴角,不見半點怒氣,“不好意思,我還是黃花大閨女,擔不起這個‘婦’字。”

    話一落,蘇佳嘴角瞬間下沉,目光銳利,在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手一揮,一個巴掌狠狠甩到蘇儀臉上,啪的一聲讓蘇天都情不自禁的打了個顫抖。

    “嘴巴這么臟,你真以為我不敢打你。”

    蘇佳神色冷峻,看蘇儀的目光如同在看一樣死物。

    蘇儀捂著被打的臉頰,憤恨的瞪著蘇佳,像是要把她吃了。

    之前被蘇天打得鼻青臉腫,她沒臉去棉紡廠上班,逼不得已請了假,現在又被蘇佳打一巴掌,臉火辣辣的,肯定有掌印,她還怎么去上班。

    新仇舊恨,蘇儀腦子嗡的一聲就要向蘇佳撲過來卻被蘇佳的話叫停了

    “想打回來?”,蘇佳語氣里又有些笑意,“我們有三個人,你才一個人,你有勝算?”

    王大義和蘇天像是在響應她的話一般圍了上來,對蘇佳的維護顯而易見。

    蘇儀見此死死的咬著嘴唇,目光落到王大義身上,指著蘇佳對他怒吼,“她是天煞孤星的女兒,你還要她?”

    蘇佳偏頭,玩味的看著王大義。

    感受到蘇佳的目光,王大義頗為無奈,瞟了蘇佳一眼后才回答蘇儀,神情嚴肅,語氣鄭重,“不要說你說的話毫無根據,就算她真的是天煞孤星的女兒,我也不介意,以后不要讓我再聽到類似的話,不然不要怪我不講情面。”

    王大義的一字一句的傳入蘇儀耳朵了,震得她心神都散了,連人什么時候離開的都不知道。

    她從情竇初開時就喜歡上了王大義,一個班的女同學都在喜歡那些文質彬彬的知青的時候,她就看上了王大義,看上他的能干,看上他的男子氣概,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無情,她以為她進了棉紡廠,離他更近就會有更多的機會和他接觸,會有足夠多的時間讓他們在一起,可全都被蘇佳搶先了。

    蘇儀在村口佇立許久,有過路的村民看見她叫了她一聲后她才慢慢的往回走了。

    王會見到本該離開的蘇儀又轉了回來,臉上還有個巴掌印火冒三丈。

    “誰打的?”

    蘇儀暮氣沉沉的抬頭,“蘇佳。”

    “媽的,我們還沒找她算賬,她還又欺負上門了,”,王會拉起袖子,一副要跟人干架的趨勢,“走,我們去找她。”

    “干啥呢,”,楊秀梅從正房堂屋里出來,橫眉瞪眼,“你女兒要是沒先惹人家,人家怎么會打她,瘋了呀?你去鬧,最后丟人的還是你們母女兩個。”

    她看向失魂落魄的蘇儀,她的心思幾乎人人皆知,“王大義和你沒可能,不要再惦記著了,另外好好找個人嫁了。”

    蘇儀抬頭,淚水一點一點的落下。

    *

    “姐,你不是說最好套麻布袋子嗎?怎么你自己都動手了?”

    蘇天一想到那清脆的一巴掌就覺得痛快。

    “情形不一樣,當然要區別對待。”,蘇佳分析,“上次一事后我們和她關系不好人盡皆知,就算今天再打起來也不奇怪,況且動手的人又是我,不是你,情形自然就又不一樣了。”

    蘇天若有所思的點頭,男人是家里的頂梁柱,男人動手和女人動手的性質不一樣,即便他現在還由蘇佳養著。

    回家后蘇佳立即就著手將買回來的香料放入泡菜壇里。

    蘇天在一旁好奇觀看。他們媽媽在的時候也會弄泡菜,和村子的泡菜差不多一個味道,可蘇佳這個,蓋子一打開就聞到香味了,讓人口水直流。

    “姐,你什么時候得到這個泡菜方子的?”

    “之前去廢品站給你找書的時候意外找到的。”,蘇佳早就想好了理由,“沒事我就試一試,看味道是不是真的有方子上面說的那么好。”

    “那味道怎么樣?”,蘇天目光灼灼的盯著剛才嘗了味道的蘇佳。

    蘇佳抿了抿唇,狀似很專業的在品味道,須臾后她盈盈一笑,“還不錯,今晚上取點出來煮在魚里面一起嘗嘗。”

    蘇天遲疑的看了看壇子,“可是你不是才放了香料進去嗎?”

    “那些只是錦上添花的,不要也無礙。”,何況沒什么比得上她的靈泉。

    兩個壇子,蘇佳一邊拿了一些,加了靈泉的泡菜她分做兩份,一份留給他們自己和徐厚如夫婦吃,另外一份讓蘇天送到了王大義。沒加靈泉的味道也挺好,一樣是兩份,一份給了旁邊的王大嬸一家,一份送給蘇仁。

    加了泡菜煮的魚湯味道比之前更好,蘇佳姐弟和徐厚如夫婦都吃得很滿足。徐厚如再次真誠的稱贊了蘇佳的廚藝,得知泡菜是蘇佳參照古方做的更是贊不絕口。

    懂得專研的人,無論怎樣都能把日子過好。

    另外一邊,王大義收到泡菜,問過蘇天他們是準備怎么吃泡菜后就跟著蘇天一起去引了魚。

    只是是蘇天引魚,他在一旁看著,最后還很不客氣的拿了五條一斤左右的魚。

    五條魚晚上全部都煮了,叫上王代光一大家子人,湯都喝得一點不剩。

    飯后,小孩子在院子里玩耍,孫金花打趣王大義,“大義啊,你加把勁,早日把蘇佳迎進門,這樣的泡菜我們就能經常吃到了。”

    馮小云接話調侃道,“就怕到時候大義舍不得弟妹勞累,做泡菜給我們吃呢。”

    王大義笑笑,沒說話。腦子里卻在想,如果他娶了蘇佳,自然是將人好好寶貝著,這種泡菜嘛,逢年過節意思一下就可以了,畢竟他娶媳婦又不是來做泡菜的。

    這時候,王大義完全忘記的他期望中的媳婦是什么樣的!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