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重生哈利波特 > 第203章 不同的課不同的故事

第203章 不同的課不同的故事

    很快,黑魔法防御課成了很受歡迎的一門課程。

    馬爾福變了很多,以他嘲諷技能點滿的實力,雖然盧平不再衣衫襤褸,但是他對他的那個破舊木箱很愛惜。

    馬爾福本應該嘲諷這一點,但他最近變得很安靜。

    老老實實的上課,老老實實的寫作業。

    沒有了高爾和克拉布這兩個毒瘤,狐朋狗友,馬爾福正在向一個正常人靠近。

    就連斯萊特林的其他人,馬爾福也懶得搭理。

    唯一能和馬爾福多說兩句話的就只有以前也是馬爾福那個小團體的成員之一的潘西了。

    盧平也終于讓同學們知道了黑魔法防御課究竟是什么樣的。

    他是一個很合格的老師。

    接下來的幾節課也像第一節課一樣生動有趣。

    學完博格特,他們又學習了紅帽子。

    這是一種類似小妖精的丑陋的小東西,潛伏在曾經流過血的地方,如城堡的地牢里、廢棄的戰場的坑道里,等著用大棒襲擊迷路的人。

    紅帽子之后,他們又開始學習卡巴,一種生活在水里的爬行動物。

    模樣像長著鱗片的猴子,手上帶蹼,隨時準備掐死在它們的池塘里涉水而過的毫無防備的人。

    學生們終于學上了真正有實用的魔法。

    魔藥課上,斯內普很暴躁。

    原因當然是因為納威,納威給斯內普穿上一身他奶奶的衣服的樣子,這事根本隱瞞不住。

    當初納威笑的有多開心,現在一上魔藥課,他哭的就有多難過。

    赫敏曾認為斯內普對納威太不公平了,總是為難他,所以魔藥課上,她偶爾會幫助納威解決一些問題,

    可最近一段時間,連她也不敢觸斯內普的霉頭。

    特里勞妮的占卜課,自從上過第一節后,哈利和赫敏就再也不去了。

    免得自找不痛快。

    不過貌似不少人被蠱惑已經找不到北了,許多同學對這位教授尊敬得近乎崇拜。

    帕瓦蒂,拉文德,羅恩中午吃飯的時候喜歡到特里勞尼教授的塔樓教室去,回來時臉上總是掛著一副討厭的高深莫測的表情,似乎她們知道了一些別人不知道的事情。

    而且,現在他們說話時壓低著聲音,用詭異的眼神看哈利,就好像哈利快要死了似的。

    赫敏憤怒的排桌而起,眼睛盯著那邊三個竊竊私語的三個人。

    那邊則心虛的低下頭。

    “哈利,他們絕對沒說你的好話。”赫敏生氣的說。

    哈利拉住赫敏,讓她重新坐下,說道“赫敏,我對他們只有可憐,連嘲笑他們的念頭都沒有。”

    赫敏說道“可你知道特里勞妮在課堂上說什么嗎。”

    赫敏連教授都懶得稱呼她了。

    “納威告訴我,她在課堂上編排你太懦弱,沒有直面死亡的勇氣,如果你能對她尊敬一些,她不吝嗇告訴你一些活下去的方法。”

    “而且,她說我顯然不具備高貴的占卜學所需要的天賦,雖然只見了一次,但從沒見過的哪個學生的腦子像我這樣如此平庸、無可救藥”

    “她還說幸好我們有自知之明。”

    “還記得她之前說過一句話嗎會有一些同學永久的離開我們,現在一堆人說那是她早就預言到了我們兩個人要離開占卜課,而更加相信她崇拜她。她當時的意思明明是指有人會死亡”赫敏一臉厭惡。

    “為什么我們必須要強迫自己從什么都沒有的東西上看出不詳,愚不可及”赫敏生氣的小臉都紅了。

    哈利說道“對愚蠢的人,我的善良總會多出那么一絲,他們愿意做舔狗那是他們的樂趣。”

    “不要把特里勞妮放在心上,她只是一塊礙眼的小石塊,一腳踢了便是。”

    “本學期圣誕節時,你會向所有人證明,特里勞妮她,只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騙子,她的余生都將在窮困潦倒中度過。”哈利輕輕的說道。

    赫敏點點頭“對,我會在占卜領域堂堂正正的戰勝她,揭穿她騙子的面目”

    赫敏立刻埋頭苦讀起來。

    這時候她的心思不只是因為哈利的話,還因為自己被特里勞妮如此蔑視。

    一向為自己的聰明而驕傲的赫敏發毛了。

    海格的保護神奇生物課,帶給同學們新奇,刺激。

    因為每節課,海格都會換一個新的生物給同學們認識。

    當哈利把那一點小小的問題解決后,海格的保護神奇生物課,就一直順順利利的上下去。

    馬爾福非常喜歡這節課,表現很好,和與人打交道,他發現和動物打交道更簡單,更純粹。

    海格剛開始對馬爾福很驚訝,因為他深知馬爾福的父親有多么傲慢。

    但他也不會拒絕一個愿意親近神奇生物的巫師。

    “這個纖細的、小樹枝一樣的護樹羅鍋是一種非常害羞的植物,可以變成任何葉子的樣子。”海格介紹著手中一個綠意盎然的柔嫩樹苗。

    護樹羅鍋,它們的作用是保護生產出魔杖的樹木。

    “雷鳥有一雙強力的雙翼,可以感知超自然的危險”。

    隱形獸,看起來像個猴子,可以在任何環境中隱藏自己。

    鳥蛇,是一種有鳥的頭,蛇的身體的動物,它的能力是,為了適應它的生活地,會隨著周圍空間長大或者縮小。

    海格讓同學們大開眼界。

    哈利很欣慰看到海格的保護神奇生物課有一個截然不同的走向。

    1993年10月,魁地奇賽季鄰近。

    四個學院各自開始訓練。

    因為場地有限,每個學院訓練的時間分開。

    格蘭芬多是在每周四。

    拉文克勞是在每周三。

    于是哈利的時間安排中又多了一件事,周三晚上在賽場觀陪張秋訓練。也就是他坐在觀眾席上看而已。

    拉文克勞對今年拿到魁地奇冠軍充滿信心。

    因為他們的找球手張秋有了一個最棒的火n-ǔ箭。

    他們重新制定計劃和戰術,以張秋為中心,想充分利用出火n-ǔ箭的速度優勢。

    而且他們一直在隱藏著張秋擁有一把火n-ǔ箭的事情,準備打其他三所學院一個措手不及。

    因為魁地奇戰隊為7人一隊,所以哈利給他們的戰術起名為“六保一戰術”,全靠一c來帶飛。

    哈利一開始是不被允許觀看的,因為他是格蘭芬多學院的。

    萬一訓練計劃透露出去了怎么辦。

    不過在知道張秋的火n-ǔ箭是哈利贈送后,他們就無話可說了。

    沒過多久,格蘭芬多的魁地奇隊長伍德找到了哈利。

    言語中表示,他今年是7年級,最后一次比賽了,他不想留下遺憾。

    哈利一開始并不明白他說這些什么意思。

    還不死心想拉我進戰隊

    直到他婉轉的表示,讓哈利告訴他拉文克勞的訓練內容,讓他做些針對性的方案。

    伍德一幅可憐兮兮,懇求的樣子。

    哈利恍然大悟。

    他微笑道“滾”

    伍德離開時,眼神惡毒。

    幾天后,僅限格蘭芬多范圍,關于哈利冷漠無情的風言風語就流傳起來。
魔法糖果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