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文學 > 法象仙途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被逼無奈的血修羅

第二百七十三章 被逼無奈的血修羅

    法象仙途第二百七十三章 被逼無奈的血修羅有聲在線收聽

    “呼呼呼!!!”

    狂風呼嘯,天地色變,血紅色的天空之中,一個偌大的血海漩渦橫貫于天地之間,攪動了無邊風云,濃郁無比的恐怖殺氣幾乎凝為實質,染紅了整片天空,讓戰場中的眾人都心中一寒,悄然的停止了手中戰斗。

    然后便看到,一柄猙獰的古劍在血海漩渦中央緩緩升起,沖天殺意便是從此劍上散播而出,震動了整片戰場,一眼看來,并不華麗,反而還遍布傷痕看起來慘烈無比,似乎隨時都要破碎一般。

    但是眾人僅僅看了它一眼,便都紛紛陷入了無盡循環的殺戮幻境之中,無一例外都是走向了死亡,如果不是大戰中的眾人都是修仙界最頂尖的一批修士,心志堅定,很快便強行擺脫了幻境,恐怕大部分人就要沉淪其中無傷而亡了。

    “修羅殺劍,天下皆殺?!!

    這一刻,無論是戰場中的眾人還是觀戰的張志平,都恍惚的發出了一聲呢喃,臉上帶著一個既在預料之外,也在預料之中的復雜表情,血修羅果然還是動用這一柄足以令天下素縞的恐怖殺器了,只是沒想到,會這么快便動用。

    修羅殺劍,乃是一柄自古流傳下來的恐怖殺器,論起品質來,其剛開始遠不是禁寶,甚至僅僅只是出身于凡人戰場上的一柄普通凡兵罷了。

    但是,其之后的經歷,卻又是特殊而充滿了傳奇的,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兵器也同樣如此,一柄普通的兵器是很難經歷多場大戰的,唯有那些飽飲鮮血,在主人的全心維護下以血啟靈的兇兵,才能不斷飲血成長,成為不輸于神兵利器的存在長存于世。

    修羅殺劍便是這樣一柄兇兵,最初為它啟靈的主人已經遙不可察了,但是在它誕生后的最初百年里,它一直作為一柄兇威赫赫的殺器在凡人戰場上流傳,參與了大大小小數十場幾十萬人的大規模戰爭,飽飲鮮血和殺氣,竟然在最后一場戰爭中,附身于劍奴,直接將所有人斬殺一空,兇戾之氣直沖天空,引來了修仙者的注意。

    然后就順理成章了,最初發現此劍的只是一個普通的修士,見此劍如此兇戾后頓時大喜,立即將其奉之為寶作為了自己的底牌所在,但是他卻想不到,此劍殺伐之意已然天賜,竟然連修仙者的神魂都已經可以侵蝕,很快,修仙界中便多了一個肆意殺戮的瘋子,沒過多久便被高階修士清除。

    但是此劍,卻一直流傳了下來,換了一個又一個主人,殺戮了無數修仙者后變得愈發兇唳,也就讓每一個得到它的主人都舍不得放棄,短短千年間,由其引起的修仙者殺伐便有數十萬之多,讓其飽飲鮮血得到了充足的成長,在此時,其品質已經不遜色于一件頂級法寶了。

    而這時,如此恐怖的兇兵終于引起了仙盟的注意,派出了一位元嬰期修士前來處理此事,原本想直接將其摧毀,不過卻被修羅教也同時發現提前收入了囊中,仙盟當時雖然做出了一番追擊,卻也并沒有太過在意,很快便將其拋之腦后。

    只是當時仙盟卻沒有想到,這最終會給魔道帶來一柄怎樣恐怖的魔兵,修羅教得到此劍后頓時如獲至寶,立即開始使用教中秘法對其進行不斷的淬煉,讓此劍迎來了最為關鍵的一場蛻變,

    每逢戰爭,修羅魔教必將其帶入戰場進行洗禮,最終在之后萬年內,殺伐無數,歷經數萬場戰爭終于成為了一柄蘊含無上殺道的至殺之劍,天下之間,無物不可殺,兇威之盛,竟然足以與禁寶匹敵。

    而此劍的表現,也沒有辜負修羅魔教的辛苦和期待,當時也同樣恰逢魔災,魔災之初,祭出此劍的修羅魔教可以說是所向披靡,上斬化神,下戮眾生,恐怖殺氣震驚寰宇,天下沉寂,數個頂級門派成了其出世的祭品,直接讓魔道再次崩碎了一條高級靈脈,可以說是仙盟十萬年前最危急的一場魔災。

    好在這時,此劍的殺氣之烈幾乎已經超脫了人間的極限,即使是手持此劍的魔尊也不免漸漸陷入了瘋狂之中,被當時孤注一擲的天命抓住機會,聯合仙盟盟主等近十位化神期修士以及天下大半禁寶對其發動了圍剿,在幾近全軍覆沒的代價下,終于擊殺魔尊,打斷了此劍,終結了此次魔災。

    不錯,修羅魔劍早在十萬年前被已經被打斷,但可惜的是,其殘劍最終還是被修羅魔教收了回去,重新精心培育修復,十萬年來雖然還沒有恢復到全盛時期,但每一次出世,都必然引起滔天殺戮,給仙盟造成了極大的損失。

    不過相應的,其噬主的特性似乎也保留了下來,幾乎每一任劍主最終都死于非命,所以即使是修羅魔教也不愿輕易的動用此寶,向來視為最后的依仗所在,想不到血修羅這一回,會這么果決的在此時便祭出了此劍。

    “屈洪洞,修羅之道,殺伐天下,本座知道血蓮可能有問題,但如果本座因此而畏懼的話,也就不會踏上這條道路了。”

    似乎是放開了所有顧忌,又或許是在屈洪洞的步步緊逼下讓血修羅終于下定了最后的決心,血修羅腳踩血蓮,傲然挺立于修羅魔劍旁邊,充滿了堅定和孤傲,然后在眾人矚目之下,他右手一把握住了修羅魔劍的劍柄,緩緩的拔了出來。

    “嗡!嗡!嗡!!!”

    這一刻,天地似乎在憤怒,也似乎在哭泣,哀嘆這柄殺伐眾生的恐怖殺器再次出世,屈洪洞臉色難看的看著這一幕,并沒有前去阻止,因為他知道,這一刻,血修羅已然無敵,哪怕是太玄道人恢復全盛時期,單打獨斗之下也未必是血修羅的對手了。

    “該死,我就知道,屈洪洞最后還是搞砸了!!!”

    張志平同樣也是神色難看的看著這一幕,口中忍不住的抱怨道,不過他也知道,此刻不是抱怨的時候,一旦此戰戰敗,天下大勢定然會隨之一變,道消魔長,整個大局,就一下子徹底崩了!
魔法糖果彩金